五百零五、人族勢力的壯大

五百零五、人族勢力的壯大

【神兵圖譜】【】

帝釋天看着周恕,眼底深處閃過一抹複雜。

「沒有。

我沒有遇到危險。」

帝釋天開口說道,「剛剛走着走着,我忽然就看不到你們了。

城主,你們有沒有找到地方?

混沌星塵有沒有拿到?」

「拿到了。」

周恕點點頭,說道,「還算順利。

不過就是太貴了。」

「太貴了?」

帝釋天有些不解。

神聖判官撇撇嘴,說道,「一粒混沌星塵,都能買一座神兵之城了。」

「這怎麼可能?」

帝釋天說道,「神兵之城……」

「想買我的神兵之城,一粒混沌星塵可還不夠。」

周恕笑着說道。

他鑄造的神兵之城,可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一粒混沌星塵可不夠,起碼得……兩粒!

「好了,我們先回去,回頭等再收集一些鑄兵材料再來。」

周恕繼續道。

忽然,神聖判官心頭一動,開口道,「周閣主,你想要鑄兵材料?

我手裏倒是還有一些,我用鑄兵材料,和你換元始神兵如何?」

帝釋天眉頭微微一皺,看向神聖判官。

元始神兵,豈能隨隨便便地就換給他?

「可以。」

帝釋天還沒有開口說話,周恕已經回答道。

「我之前就說過,想要元始神兵,隨時都可以來買。」

周恕道,「你是看中了我剛剛拿出來的元始神兵吧?

那得看你出不出得起價格了。」

帝釋天看了看神聖判官,又看了一眼周恕,不知道兩人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有心詢問,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該問什麼。

「城主,你之前說,如果你能得到混沌星塵,你會給我一個驚喜?」

帝釋天忽然想起來什麼,開口道,「你要混沌星塵,到底是想要鑄造什麼元始神兵?

和我們的事情有關?」

如果周恕真的要鑄造出來能夠對世尊造成威脅的神兵,自己一定得提前告訴世尊才行。

帝釋天心中也是有些警惕,越是和周恕接觸得時間久了,他越是覺得看不透周恕。

周恕這個人,看起來非常簡單,但他就如同平靜的水面一般,讓人無法知道深淺。

如果是以前,他覺得周恕想要對付世尊,那就是痴人說夢,痴心妄想。

但是現在,帝釋天覺得,如果有一個人能夠打敗世尊,那個人,不會是楊治天,只有可能是周恕!

雖然現在周恕的實力看起來不如楊治天和世尊許多,但帝釋天就是有這種感覺。

他甚至感覺,如果自己現在和周恕放手一戰,那麼,死得人,絕對會是自己。

他甚至都想不通,周恕為什麼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變得這麼強大。

這或許也是世尊派自己來卧底的原因之一。

「有關,也無關。」

周恕笑着開口道,「這事,你回頭就知道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神兵圖譜】【】

周恕語焉不詳,帝釋天心中卻是更加的好奇。

周恕,難道真的要鑄造一件驚天動地的神兵?

不行,自己一定要想辦法搞清楚,他要混沌星塵,

是想要幹什麼!

這很有可能會威脅道師世尊的性命!

「城主——」

帝釋天還想再問。

周恕已經擺擺手,說道,「現在說什麼都還

早,我還需要再想想。」

說罷,周恕已經第一個向前飛去。

神聖判官緊隨其後,嘴裏還在不停地念叨什麼。

帝釋天無奈,也只能跟上去。

……

「大哥!」

神聖無常大聲道。

忽然,他看到了神聖判官身邊的周恕和帝釋天,表情一下子就警惕起來。

「轟——」

他身上不可控制地騰起強大的氣勢。

「二弟,別衝動。」

神聖判官連忙說道,「沒事了,全都解決了。

以後周閣主,跟咱們就是朋友了。」

「是朋友了?」

神聖無常神情還有些迷茫。

「二弟,我讓你找的東西,找到了嗎?」

神聖判官也沒有解釋太多,而是開口道。

「找到了。」

神聖無常點點頭,下意識地把兩個儲物工具遞了過去。

「嘩啦——」

神聖判官接過來,順手把裏面的東西傾倒而出。

各種天材地寶瀑布一般灑落,瞬間已經堆積成了一座小山。

「大哥——」

神聖無常臉色大變。

「二弟,咱們這些東西,在人家周閣主眼裏,根本算不得什麼。」

神聖判官開口說道,然後轉向周恕,說道,「周閣主,看看吧,這些,能換多少件元始神兵?」

「你是認真的?」

周恕似笑非笑地說道。

看着那琳琅滿目的天材地寶,這麼多天材地寶,就算是神聖判官,也不能隨隨便便拿出來吧,這應該是他所有的珍藏了。

「當然是認真的。」

神聖判官正色道,「不瞞周閣主,這裏的東西,是我們兄弟二人的全部身家。

我有一種感覺,這世道,已經不安穩了。

與其留着這些鑄兵材料,我還不如把它們換成神兵,這樣的話,真遇到了危險,我們還有拚命的機會。」

神聖判官十分認真。

雖然不知道自家大哥搞什麼鬼,但是神聖無常也沒有說什麼。

倒是帝釋天,有些意外地看着神聖判官。

這個判官,做事還是一如往常地出人意料。

當初他在自己手下做的好好,卻突然反叛。

現在周恕都已經跟他說了兩清,他卻又要傾盡身家來換元始神兵。

每一步,都讓人有些看不明白。

他都已經跳出了局外,以後世尊和祖地人族、和楊治天他們開戰,都與判官和無常無關了,他還能有什麼危險?

帝釋天心中不解地道。

神聖判官和神聖無常現在不屬於任何一方勢力,理論上,沒有誰會主動去招惹他們。….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神兵圖譜】【】

畢竟神聖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既然如此,你就隨便選吧。」

周恕笑着說道,伸手一揮,一件件元始神兵出現在空中,一瞬間,就已經有上百件。

上百件元始神兵懸浮在空中,那種場面,只要是見過的人,都絕對不會忘記。

神聖判官已經見過一次,再一次見到這麼多元始神兵,還是充滿了震撼。

神聖無常更是下意識地擺出了防禦的姿勢,渾身都冒出了冷汗。

上百件元始神兵,要是同時攻擊過來,他絕對是擋不住的。

帝釋天童孔收縮,心中對周恕的評價,再次上了一個台階。

他以前可不知道,周恕竟然隨身帶着這麼多元始神

兵!

這要是有人跟周恕動手,打着打着,一件件元始神兵源源不斷地用出來,想想都讓人覺得頭大啊。

「周閣主,我能選幾件?」

神聖判官躍躍欲試地道。

「你這些鑄兵材料,可以換三十六件元始神兵。」

周恕沉吟了一下,開口說道。

「三十六件?」

神聖判官大喜,口水都快要流下來了。

「二弟,還愣著幹什麼,選啊!」

神聖判官大叫道,「選你喜歡的,能用得上的元始神兵!」

說着,他自己已經率先撲了上去,開始挑選起來。

「城主——」

帝釋天挪動腳步,來到周恕身邊。

「真要把神兵給他?」

帝釋天眼神中閃過一道厲芒。

雖然這些元始神兵不是他的,但是看着神聖判官把它們拿走,帝釋天也感覺一陣彆扭。

按照他的作風,想要鑄兵材料,搶過來便是,為什麼還要給他們元始神兵?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他帝釋天,貴為天帝……

好吧,現在他已經不是天帝了,但道理就是那個道理。

誰夠強,誰就能佔據資源,根本不需要對着下位者低三下四。

「公平交易,為什麼不給?」

周恕看了帝釋天一眼,隨口說道。

他給出三十六件元始神兵,那些鑄兵材料,就能鑄造出來七十二件,甚至一百零八件元始神兵。

而且拿了他的元始神兵,那自動就會變成他的打工人。

怎麼算,他都不虧。

當然,這些生意經,他也懶得跟帝釋天解釋。

「不用着急,這次回去了,我就幫你鑄造你的元始神兵。」

周恕笑着說道,「跟着我,別的不好說,但是神兵,絕對不會少。」

說話之間,忽然周恕身上的氣息一陣波動。

在場三人都是瞥了一眼周恕,然後彷若無事地繼續著自己的動作。

他們的心裏,卻同時開始罵娘。

和周恕接觸這段日子,他們已經習慣了剛剛的一幕。

但習慣歸習慣,不妨礙他們繼續罵娘。

這***周恕,真他娘的不是人。

別的神聖,實力數萬年都難有寸進。….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神兵圖譜】【】

這周恕,時不時修為就會來個暴漲。

就好比現在這般,明明大家聊著天,什麼都沒幹,他的實力,竟然又突破了!

大家都是一個腦袋兩隻手,憑啥你能這麼優秀?

殊不知,周恕也是有些意外。

剛剛,神兵圖譜又給他帶來了一波反饋。

范士昌這個傢伙,還是挺給力的嘛。

周恕心中暗自道。

他的元始神兵,發放出去許多,但他第一反應,還是想到了范士昌。

如今平靜的情況下,唯一有可能用元始神兵擊殺偽神或者神聖的,就是范士昌了。

上次他讓范士昌帶回去五十件神兵,范士昌,肯定要搞事情的。

之前就已經有過一波反饋了,現在,又來了。

好事。

周恕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他腦海中,也開始思索起來,混沌星塵的用途。

……

「范士昌,你瘋了嗎?」

一處地方,俞鴻運聲色俱厲地吼道。

他身邊,一個鎮天元帥倒在地上,心口,已經被刺穿。

他對面,范士昌手裏提着一把神兵,背後站着幾十個氣勢洶洶的鎮天元帥。

「俞鴻運,你以為你招呼幾個人,就能跟我對抗了?」

范士昌冷笑道,「叛逆者,死!

他就是下場!

你現在乖乖地給我跪地認輸,我還能留你一命,否則的話……」

他身上殺機必現。

俞鴻運氣得渾身發抖。

「誰是叛逆者?

我們從來就沒有背叛過鎮天元帥!

從來沒有背叛過主公!」

俞鴻運怒吼道。

「哼!」

范士昌冷哼道,「沒有背叛?

我問你,主公交待的任務是清除祖地人族。

你是怎麼做的?

你竟然勾結祖地人族,還想讓鎮天元帥,給祖地人族送鑄兵材料?

你這是資敵!」

「不是!」

俞鴻運辯解道,「我只是想讓兄弟們都得到元始神兵而已。

范士昌,你不要欲加之罪!

要說勾結祖地人族,你也去了潼關,你也與周恕做了交易!

就算是背叛,也是你先背叛的!」

「哼,誰跟你說我和周恕做了交易?」

范士昌冷冷地說道,「你以為我跟你一樣?

這些神兵,都是我從敵人手裏繳獲的戰利品!

俞鴻運,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投降,或者死!」

范士昌舉起手上的神兵,一身凌厲的殺機,已經鎖定了俞鴻運和他身後的幾個鎮天元帥。

「投降,或者死!」

范士昌背後的鎮天元帥齊聲喝道,聲浪滾滾。

「主公會替我們做主的!」

俞鴻運怒吼道。

「哼,你有命見到主公再說!

既然執迷不悟,那就給我去死吧。」

范士昌冷冷地說道,「殺了他們。」

范士昌手中的長劍重重揮下。

「范士昌,我一定會報仇的!」

片刻之後,一聲凄厲的吼聲響徹天地之間,一道血影,消失在天邊。….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神兵圖譜】【】

俞鴻運,最終還是殺出了重圍,重傷逃遁。

而他的那些同伴,卻都把命留在了這裏。

「哼!

算你跑得快。

報仇?

我等你!」

范士昌冷冷地說道。

他回頭看了一眼那些鎮天元帥,臉上露出滿意之色。

這段日子下來,他已經把這些鎮天元帥,徹底收歸成為自己的力量。

現在讓他們攻擊俞鴻運等人都沒有問題了。

自己就是他們新的主公!

我范士昌,又豈是屈居人下之人?

從今以後,我范士昌,就是天下的第四個巨頭!

范士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

「噗——」

俞鴻運一口鮮血噴出,身體踉蹌了一下,差點倒在了地上。

他看着前方不遠處的潼關城,臉上露出一抹狠色。

被范士昌追殺,他又不知道主公去了什麼地方,現在天下之大,竟然沒有地方可去。

不知不覺之間,竟然跑到了潼關城。

「范士昌,你不是說我勾結祖地人族嗎?

我現在就真的勾結一個給你看看!」

俞鴻運咬牙切齒地道。

他沒有其他的選擇,現在只有這裏

,能保住他的性命。

「俞兄?」

俞鴻運向前飛去,距離潼關城還有一段距離,一道人影已經飛了出來。

不是張國卿,又是何人?

「張兄,救命!」

俞鴻運大喜,開口道。

「俞兄你這是怎麼了?

有人在追殺你?」

張國卿扶住俞鴻運,開口問道。

「是范士昌!范士昌誣陷我勾結祖地人族,所以要殺我。」

俞鴻運說道。

「這樣啊,俞兄你並未勾結我們啊,要不,我去跟他解釋清楚?」

張國卿輕描澹寫地說道。

「解釋不清的,范士昌瘋了!」

俞鴻運道。

「那怎麼辦呢?」

張國卿道,「總不能讓俞兄你白白地被冤枉吧?」

「張兄,這件事你不用多管,我想在你這裏修養一陣,你看……」

俞鴻運說道。

「抱歉,俞兄。」

張國卿一臉為難地說道,「不是我見死不救,實在是我祖地人族風雨飄搖,我不能因為一己之私,把祖地人族拖入危險之中。

范士昌,我們得罪不起啊。」

「啊?」

俞鴻運傻眼了,他沒有想到,張國卿會這麼說。

「張兄,我們不是朋友嗎?」

俞鴻運說道。

「我們是朋友。」

張國卿一臉認真地說道,「但祖地人族,是我的家人。

俞兄,我可以出面向范士昌解釋,但我真不能隨便讓一個外人,進入我們潼關城。」

「我如果投靠你們,那就不是外人了啊。」

俞鴻運脫口而出。

「這樣啊。」

張國卿露出思索之色。

「張兄,我是神聖,我如果投靠了祖地人族,祖地人族就多了一個神聖。….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神兵圖譜】【】

他日范士昌那些人再來欺凌祖地人族,我可以幫你們動手啊。」

俞鴻運着急道。

如果現在祖地人族把自己拒之門外,那自己可就真的是死路一條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當然沒有問題。」

張國卿沉吟道,「我祖地人族,一向是求賢若渴。

如果俞兄真的有心,那我張國卿就算是拼了這條命,也肯定要保護俞兄你。」

「我俞鴻運,今日投靠祖地人族,從此生是祖地人族的人,死是祖地人族的鬼……」

俞鴻運迫不及待地大聲道。

「我相信俞兄。」

張國卿笑着說道,「從今以後,俞兄,我們不是朋友了。

我們是兄弟。

走,進城。

來到這裏,范士昌要是還敢來追殺你,我會讓他知道一下我們祖地人族的厲害!」

張國卿態度大改,熱情地扶著俞鴻運就進了城。

城頭上的齊天,只是抬了抬眼皮,貌似翻了個白眼,不過他旋即就重新閉上了眼,讓人懷疑剛剛那個白眼是不是錯覺。

……

一處雷鳴閃耀之處,混沌之中。

楊治天的身體盤膝而坐。

他面前的混沌之中,有一團黑影若隱若現。

楊治天的眉頭緊皺,好像察覺到什麼一般。

「快了,快了。」

他喃喃自語。

「轟隆——」

混沌中的黑影似乎在發怒,排山倒海一般的氣息撲面而來。

楊治天臉上露出狠厲之色,冷哼一聲,身上亮起刺眼的光芒,和那氣息對抗起來。.

樂不思薯片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神兵圖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神兵圖譜
上一章下一章

五百零五、人族勢力的壯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