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三十七 撕了殷雲汐的偽裝,直播!

五百三十七 撕了殷雲汐的偽裝,直播!

謝譽本來沒想和殷雲汐有過多的交流。

但在進化者這個圈,殷雲汐十分出名,以後他定然也會和她有接觸,那麼把話直接說開好了。

殷雲汐的笑容徹底凝固:「謝公子,你在說什麼?」

雲風致上前一步,神情淡淡的:「殷小姐,你也不必擺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態,好像我們阿譽欺負你了一樣,既然你問為什麼,那我就告訴你為什麼。」

「我不介意你見死不救,但不代表你能夠在事後還當做什麼沒有發生,一句話,別來攀關係套近乎,不熟。」

都是成年人了,那點小心眼誰看不出來?

雲風致雖然在心裏給謝譽記了很多筆,但這小子要關上門來收拾,在外他不允許任何人欺負他兒子。

看着殷雲汐略微蒼白的面龐,雲風致冷笑:「怎麼,你擺出這副受傷的姿態,難不成想讓阿譽背上黑名,門都沒有!我也不會吃你這套!」

「……」

周圍一片寂靜。

進化者們都有些驚愕。

殷雲汐更是內心大震,大腦一片空白,第一次不知道作何反應了。

她完全沒有想到她和護衛的對話竟然一字不差地被謝譽聽了去。

她當時雖然沒有走近,但也能看出謝譽重傷垂死,呼吸都幾乎只進不出了。

這樣的重傷,竟然還聽到了她講話?

果然體魄十分強悍!

但謝譽絕對不可能看到她的人,還有挽救的機會。

殷雲汐適時地露出了一個疑惑的表情,手心卻出了汗:「謝公子,是不是有什誤會?我們沒有見過面。」

「有沒有誤會你心裏很清楚。」謝譽神情懶散,「總之,想搭我這個關係,做夢。」

他雙手插兜:「爸,我還有戲要拍,走了。」

雲風致也沒有再看殷雲汐一眼,

徑直離開。

公然被撕開了遮羞布,殷雲汐的手指劇烈地顫抖著,在諸多進化者驚疑不定地注視下,她根本沒有再停留下去的勇氣。

殷雲汐咬着唇,眼圈瞬間紅了,她匆匆離開,背影十分狼狽。

她離開后,原地依然沉寂一片。

很長很長的一段沉默后,青年動了動唇:「剛才他們的意思是?」

另一個青年也很恍惚:「意思是雲汐小姐在謝公子受傷的那天明明遇見了他,卻直接走了?」

殷雲汐會見死不救?

這怎麼可能?

正是因為殷雲汐宅心仁厚,所以進化者們都很敬重她,哪怕是和殷家有過節的家族,對殷雲汐那也十分尊敬。

除了復仇組織一直想解決掉殷雲汐,其他人都會選擇保護她。

他們或多或少都被殷雲汐救過,很難想像殷雲汐有一天會漠視生命。

誠然死亡在進化者中十分常見,可放在殷雲汐身上,卻讓他們一時無法接受,有一種信仰忽然破碎的感覺。

「我們回去吧。」青年嘆息,「以後……」

他頓了頓,沒有把話說完。

但其他人也都知道他的意思。

以後還是少和殷雲汐接觸,否則一旦觸及到利益,誰又知道他們會不會成為下一個被拋棄者?

他們可還沒有謝譽的背景大。

如此一來,還是遠離殷雲汐為妙。

青年們不約而同地做了這個決定,這才收隊回進化者聯盟

**

這邊,殷雲汐回到了殷家,心裏十分煩躁。

她「啪」的一下將杯子拍在了桌子上,

護衛長小心翼翼地開口:「大小姐,只不過是他的片面之詞而已,沒有幾個人會信他,他也影響不了您的形象,您完全不用動如此大的肝火。」

「我知道。」殷雲汐緩緩地吐出了一口氣,她閉了閉眼,淡淡道,「我只是沒想到他的情商竟然如此之低,會選擇公然和我撕破臉。」

護衛長笑:「是他不懂人情世故,超自然管理局未來被這樣的人繼承了,也就只能等著孤立無援了。」

以殷雲汐在進化者中的影響力,只要她揮一揮手,就會有無數進化者站在她身邊。

而謝譽,只不過才初露頭角而已。

如何能與殷雲汐比?

這麼做,不過是自掘墳墓罷了。

到時候超自然管理局如果想找醫生,那都是難上加難。

殷雲汐被安慰到了,她也無意再去想謝譽的事情,抬頭問:「爺爺呢?」

護衛長忙道:「大長老正在校場訓練小輩們,大小姐要過去么?」

殷雲汐頷首道:「走,順便幫幫忙。」

她也要讓殷堯年一家人知道,現在的殷家不是二十年前那個時候了。

無論是人心還是實力,她的地位都牢不可破,無法撼動。

與此同時,殷堯年的住處。

「堯年,你們回來也有些時日了。」殷平生淡淡地開口,「家族打算給你們舉辦一場接風宴,你看看什麼時間比較合適,把時間定下來后,才好邀請其他家族的人。」

「沒有這個必要。」殷堯年想都沒想,直接拒絕,「傾傾和以安都很忙,沒有時間回來。」

殷平生眉頭一皺,語氣冷淡了幾分:「堯年,你心裏有怨,也不至於讓兩個孩子和你一起受苦,雖然他們的天賦不好,但也未必不能成才,你要讓他們多結交結交貴人。」

「另外,家族又申請到了兩個永恆賬號,三星級,讓兩個孩子可以去永恆大陸轉轉。」

三星級是很普通地賬號,很多地方如鬼谷都進不去。

這種賬號殷家手上很多,只有傭人護衛才會用三星級的賬號。

殷堯年豈會不知道殷平生打得什麼注意,他很冷漠:「不用,我們有。」

話題徹底無法進行下去了。

殷平生也不想再說什麼,拂袖而去:「行,那你們好自為之。」

同時,他內心只感覺到了十分的可笑。

有永恆的賬號?

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

殷堯年這些年東躲xz,都沒有機會和自由洲接觸,哪裏來的賬號?

既然殷堯年不要,他也懶得再施捨。

到時候司扶傾和年以安在進化者界混不下去,也和他無關。

**

幾天後,北州。

曲凌雲新電影的發佈會即將開始,路導不僅很痛快地給司扶傾批了假,還大發慈悲地讓劇組所有人跟着她一起去格萊恩湊湊熱鬧。

導演也有電影導演和電視劇導演之分,路導在電視劇的拍攝上建樹頗多,但對於電影還十分陌生。

這次格萊恩之行,於他來講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

曲凌雲時隔多年再次出山,吸引了無數演員停下手頭的工作,只為來參加這一場發佈會,包括數位格萊恩影帝影后。

畢竟曲凌雲可是捧出了雲瀾這個格萊恩終身成就獎。

而格萊恩終身成就獎是他們的終極目標。

童洛芸還在格萊恩的幾個劇組之間跑龍套,自然有着大把的時間。

她本想靠着曲女郎的名頭漲漲熱度,卻成了群嘲的對象。

她倒要看看,誰是新任的曲女郎。

如果只是一個新人,那就別怪她接着拉踩了。

「今天來的大咖不少。」她身旁,經紀人掃了一眼,感嘆了一聲,「不愧是曲凌雲,他的影響力在國際上是數一數二的。」

就連對童洛芸不屑一顧的夏洛蒂·哈夫曼,也都親自到了現場。

上一次曲凌雲已經宣佈新電影的主角是大夏人,所有人都絞盡腦汁想知道具體人選。

只不過曲凌雲的保密工作做得太好,媒體們也沒有挖掘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今天不僅要公佈女主角人選,同時也會海選配角。

童洛芸抿了下唇:「我有沒有可能拿到曲導電影里的配角?」

「難。」經紀人遲疑道,「他都親自出來回應了,估計已經記住你了,他一向討厭營銷。」

童洛芸此刻有些後悔。

早知道曲凌雲竟然會出來回應,她無論如何都不會下水軍營銷。

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咦——」經紀人忽然驚訝道,「洛芸,你看。」

童洛芸抬頭看了過去,面色頃刻間沉下。

司扶傾?

司扶傾不是正在北州拍攝鎮國女將呢嗎?

來這裏做什麼?

一想到她在網上一直被嘲諷到現在,童洛芸就無法抑制住自己的怒氣。

尤其是她給曲凌雲道歉,卻到現在都沒有得到任何回應這件事讓她更是難堪。

童洛芸把這些事全部記在了司扶傾的頭上。

周圍的大夏人很少,現在也沒有記者和攝像頭,童洛芸不必擔心會被拍到毀她形象。

私下裏童洛芸的確脾氣不好,也喜歡耍大牌。

童洛芸整理了一下衣服,她上前幾步,攔住司扶傾的去路,神情譏諷道:「你來這裏幹什麼,你不會以為你還能演曲導的電影吧?怎麼着,還拖家帶口?沒來過格萊恩?」

這話把整個《鎮國女將》劇組都罵了。

但劇組的反應卻不在童洛芸的預料之內。

有驚訝,有愕然,唯獨沒有任何憤怒。

劇組人員只是用一種十分古怪的目光看着她,像是在看一個傻子。

童洛芸被看得很暴躁,她冷聲:「你們這是什麼眼神?我說錯了?土狗。」

還是路導和藹地開口:「童老師,是這樣的,因為我們這些土狗第一次來,所以我們還在直播中。」

頓了頓,他委婉道:「所以你剛才闖入鏡頭了。」

------題外話------

路導:我有什麼辦法,我也不知道有人會這麼傻

今天給路導求一張月票!

高速文字手打碧曲書庫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章節列表https://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被奪一切后她封神回歸
上一章下一章

五百三十七 撕了殷雲汐的偽裝,直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