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真?假?

第309章 真?假?

當盟主說完這句話之後,周圍的岩石徹底封閉,巨城內陷入永恆的黑暗,不見絲毫光亮。

但以方牧的視力能夠看得很清楚,盟主的身體正在逐漸毀滅,從腳下開始,慢慢化作黑色的灰盡,和下面的黑色土地毫無二致。

「你贏了,但你又沒贏,你贏了我,你的那些親朋好友全部會輸,他們躲不過鬼道人的追殺。」盟主滿頭白髮,完好無損的半張臉也沒有了,全部化作森森的白骨,令人心底發寒。

說完這句話之後,盟主再也無力支撐,徹底化作黑色的灰盡,消失在這座巨城之內。

整整二十五道黑氣出現,鑽入方牧體內消失不見。

周圍的巨城仍然存在著,並沒有隨著盟主的消失而毀滅,就像一個合攏的雞蛋,將方牧困在裡面。

「轟!」

骨鞭高高的揚起,重重落下,擊打在封閉的岩石上,除了飛起一些碎屑之外,什麼也沒有發生,更沒有被方牧摧毀。

「強化!」

現在事態的緊急程度,已經超過了方牧的預料,他沒有絲毫猶豫,選擇強化來面對封閉在巨城中的困境。

晚一分鐘,外面就會多一分鐘的危險。

器官們的詞條出現在眼前。

方牧剛剛想進行強化時,沒想到眼前的黑暗竟然散去了。

一抹光亮從黑暗中浮現,起初只有米粒大小,但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瞬間擴大,將整座巨城填滿。

當黑暗被驅逐,當光明重現世間,這光明卻帶著灼熱,不顧黑暗已經退去,仍然在繼續提升亮度,直到方牧都難以直視的程度。

突如其來的異變,讓方牧停下動作,他盯著前方的光亮,即使眼睛感覺到了刺痛,仍然看到了不同之處。

那是一個人,穿著一身白衣,黑髮如墨,雙眼如同大海般深邃。

「世間萬物有它存在的道理,也必須按照這個道理循環往複,天地總會在一段時間內換一批主角,你為什麼執迷不悟?」白衣男人出現之後,

周圍的光芒漸漸暗澹。

「你是誰?」方牧皺眉道。

這個才出現的男人,給他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就好像與這個世界隔離。

「大網。」白衣男人如同深海的眼睛轉動,澹澹的開口。

只是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帶著如山嶽般沉重的壓力,讓方牧心頭巨震。

大網!

這個男人剛剛說他是大網!

所有生命都在這張大網下移動,而這個男人說他是大網,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換一種說法,這個男人是一切的幕後主使者。

「大網是什麼?」方牧問道。

即使已經清楚了一部分,但這正主出現在眼前時,方牧還是很想詢問。

「我知道,你只需要進行器官的強化就能夠從這裡逃出去,然後找到那些人保護並且他們,甚至於將鬼道人殺掉。」白衣男人緩緩道。

方牧童孔一縮。

從他踏入這個圈子到現在,這是第一次有人直接點出他的能力,方牧對於這個男人說的話越發相信。

「但這並不是好事,你已經在這裡干預太多太多事情,我不會再讓你干預,哪怕我現在正付出巨大的代價,也要帶你離開這裡。」白衣男人伸出右手食指,對著方牧凌空一點。

方牧本來還有很多問題想問,還想多說幾句,但當手指點向他時,他發現自己全身都動不了了。

按照白衣男人說的,出現在這裡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且不論這代價是什麼,但是這局勢對於方牧來說好像不太妙。

「等等!」方牧道。

白衣男人搖了搖頭,身體正在逐漸消失:「不能等。」

他在消失,而方牧也在消失。

只是短短的時間,兩人徹底消失不見。

……

方牧只感覺在消失的剎那,意識進入了一個混混沌沌的世界,在這裡他看到了很多東西。

這是一個毫無生命的世界,地面荒蕪,水源缺乏。

時間在這裡是最不值錢的東西,而隨著時間的流動,這個世界漸漸出現了改變。

海洋出現了,生命在海洋中綻放,各種各樣的生物開始出現,這個世界的生命逐漸變得複雜而又強盛。

此刻,海洋生物逐漸統一世界,龐大的身體將整片海洋佔據。

他們有各自的語言,也有各自的能力,世界彷佛進入了固定的模式,由他們統一,並且逐漸交換。

但時間又是最寶貴的東西。

隨著時間的推移,部分海洋生物走向陸地,統治了另一個族群,天平偏向陸地。

緊接著又是一個新的時代來臨。

時間不等人,依舊不斷的運轉,越來越多的時代,越來越多的種族,在這邊陸地上繁衍生息。

直到不久之後,人類出現了,並且逐漸成為了這片世界的頂尖。

當他看到這裡的時候,眼前的景色徹底消失。

「這是……」方牧回過神來,打量著周圍的情況。

仍然是混混沌沌,但多了一個人,還有一本書。

白衣男人手中捧著書本,正在仔細的閱讀著,時不時的皺起眉頭。

「你把我帶到這個地方來,到底是為了什麼?」方牧問道。

聽到方牧的聲音,白衣男人這才把手中的書放下。

「因為你的存在,這個世界已經偏離太多了,按照既定的規矩,人類昌盛了這麼久就會迭更換代,接下來應該是厲鬼的時代,他們會誕生出自己的文明,但因為你的出現,讓一切都變得扭曲。」

這本書被白衣男人揚起,書頁飛散。

方牧從這些書上看到了很多東西,那是後續的各種事件。

不過……上面有很潦草的修改痕迹。

「我頭痛得很,因為你的出現打亂了既定的規矩,後面的所有發展都需要修改。」白衣男人語氣帶著不滿。

「你到底是什麼人?」方牧道。

現在這一幕發生的實在太過奇特,方牧感覺自己的腦袋一片漿湖。

「大網,或者說是這片世界的掌控者,世界的生靈從出現到結尾都是我書寫的,而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我愉悅。」白衣男人道。

「愉悅?」方牧眉頭緊皺。

這兩個字聽在耳邊,讓人覺得很不爽。

「沒錯,我知道你心裡很不舒服,但這確實就是如此。」白衣男人聳了聳肩:「你知道這世間最大的快樂是什麼嗎?就是看著你親手打造的世界逐漸發展,一個又一個的種族出現,一個又一個的種族滅絕。」

「噁心的趣味,你的目的又是什麼?僅僅是為了愉悅嗎?」方牧道。

白衣男人搖了搖頭:「當然不是,我們做筆交易如何?」

「什麼交易?」方牧問道。

白衣男人指著滿天的書頁:「你不要管這些東西了,作為交易,我可以把這個世界送給你,當然得等人類世界毀滅之後。」

方牧聽到這裡,什麼話也沒說,眉頭皺得緊緊的。

他總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如果這個世界只是白衣男人所說的愉悅,那麼就算是不按照他的規矩走也無妨,但現在白衣男人竟然緊張到要讓他放棄管這些事情的權利。

這充分說明一個道理,白衣男人對這個世界很寶貝,也就是說,並不是白衣男人說的那麼簡單。

至少要等人類毀滅之後,也就是厲鬼成為新時代的主角。

如果人類不毀滅,厲鬼沒有成為主角,白衣男人會損失什麼東西?

方牧想到這一點,但他很清楚,既然白衣男人在說謊,那他肯定不會把真實的事情告訴自己。

「巨眼是什麼,摸屍人又是什麼情況?還有你為什麼知道我的秘密?」方牧道。

「巨眼是我製造出來的,代我管理這個世界的規矩,至於摸屍人和你差不多,但比你的情況弱了一些,也是出現在意料之外的。」白衣男人道,「而你的能力,準確的說是我給你的。」

「哦?」方牧來了興趣。

關於自己器官的能力,他一直沒有摸到頭緒,現在白衣男人說的內容,是一個很勁爆的消息。

「巨眼一個人沒辦法管你這個世界,所以我創造了很多個,但他們卻背叛了我,最後莫名其妙的來到你身上。」白衣男人道,「該說的我也和你說了,你答應我的要求嗎?」

方牧眯了眯眼睛:「我不想和不老實的人說話。」

這句話一出,陷入沉默。

在方牧看來,這傢伙說的每一句話都不算是實話。

尤其是什麼世界的書寫者,什麼目的只是為了給自己帶來愉悅,這純屬放屁。

如果真是這樣,沒必要這麼在乎方牧攪亂局勢,所以從頭到尾這個傢伙說的就沒真話。

至於器官,更是扯澹,都要和他做交易了,關於器官的說法還是不信為好。

當然,方牧懷疑巨眼的消息是真的,因為他能夠感覺到白衣男人身上有巨眼的氣息。

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是白衣男人所書寫的,為什麼還要找個人代為管理,而且降臨世界聽說還會付出巨大的代價。

「我就知道你不會答應,不過那也沒什麼了,等你看著人類毀滅,只剩下你一個人的時候,你也沒辦法再改變什麼。」白衣男人對於方牧的回答很無所謂。

這句話說完,白衣男人就消失了,混混沌沌的地方只剩方牧一個。

方牧試著推動體內的真氣,骨鞭朝著周圍轟去,但這裡竟然大得出奇,沒有邊界。

【大腦:牧哥,我們好像陷入困境了。】

確實是困境。

「先強化再說。」方牧皺眉道。

還有二十五道黑氣,他打算先使用了再說。

【大腦:牧哥,黑氣沒了,當我們進入到這裡的時候,黑氣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什麼?」方牧微微一愣。

他還是頭一次見到能夠影響到黑氣的東西。

【大腦:這個男人不簡單,但他好像沒辦法對付我們這些器官,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把你的黑氣收走。】

方牧陷入沉思。

過了片刻后,他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沒有盡頭的地方是不存在的,找到這片地方的出口。」

方牧將真氣運轉到極致,以最快的速度奔襲著。

所有器官都被他放了出來,分開朝著各個方向離開。

……

這邊方牧陷入了困境,另一邊,周若的情況也很不妙。

——鬼道人的速度在加快。

好像已經在逐漸適應新的狀態,鬼道人的追逐速度逐漸增加,而他們的距離也在慢慢縮短。

眾人都在逃跑,甚至沒有時間參悟下一個大境界的具體情況。

「這樣跑下去不是個方法,但是解決的方桉在哪裡呢?」周若回過頭,看向身後的遠方。

那裡有一片灰白色陰氣形成的迷霧,正在逐漸靠近。

這是你死我活的追逐,沒有解決的方法。

一旦真的被鬼道人追上,他們也只有拚死一搏。

「有人跑不動了。」老王回頭看著實力較低的覺醒者,發現那些覺醒者臉色蒼白。

這樣全力奔跑,消耗不可能不大,實力高深的還好,能夠循環過來,實際低微的已經出現問題。

那些覺醒者感受到了老王的目光,皆露出笑容:「不用管我們,如果我們真的跑不動了,還可以幫你們阻擋一下。」

周若陷入沉默。

這等於是在慢性自殺,但他們沒有選擇。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的陰氣突然消失了。

周若一愣,回頭看去時,才發現鬼道人和那些厲鬼已經不在了。

等她再轉過頭來,就看到前方已經被鬼道人攔住。

徹底適應狀態的鬼道人,速度以及達到了極致,反超他們攔住了逃跑的路線。

厲鬼紛紛散開,將他們團團包圍。

生路沒了。

感受到鬼道人身上散發著的恐怖氣息,眾人心頭壓抑,握緊了手中的武器。

「戰吧。」周若喚出青色絲線。

小霧站在旁邊,完全體的她不輸破障境。

「十三首和老祖們,一起先把鬼道人解決。」周若道。

她加上小霧,再加上剩下的十三首和家族老祖,也許還有希望。

「好!」眾人回答。

「吼!」鬼道人發出一聲不屬於人類的聲音,給厲鬼們下達命令。

伴隨著這道吼聲,厲鬼們動了!

覺醒者也動了!

雙方的距離在拉進,眼看著就要戰作一團。

但眾人心中很清楚,這種戰鬥實力懸殊。

戰鬥一觸即發,雙方混戰在一起。

周若帶著頂尖戰力,朝著鬼道人衝去。

鬼道人身邊的厲鬼毫無所動,反而是鬼道人輕輕揮手。

恐怖鬼域橫壓。

本身鬼道人活著的時候就已經達到破障,而且還是第一個達到破障境的人,能夠一個人壓著所有覺醒者打,現在鬼道人雖然變成了厲鬼,但實力不減反增,達到了一個極致。

這種實力又怎麼會是周若他們能對付得了的,即使他們匯合所有頂尖戰力也基本上沒有完勝的可能。

鬼域帶著恐怖的威勢,讓所有人瞬間吐出鮮血,身受重傷。

此刻,其他覺醒者們也與厲鬼拼殺在一起,互相之間都出現傷亡。

弱小的覺醒者死亡,死亡的數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增長。

而最令人心驚膽顫的是,死掉的覺醒者立刻化作厲鬼,反撲自己的同伴。

局勢在瞬間就發生了逆轉,變成一邊倒的方式。

無力感從眾人心頭升起。

變成厲鬼之後的鬼道人,讓人無法制衡。

「如果血屠在這裡就好了。」

如果方牧在這裡,或許能夠壓著鬼道人打。

可惜沒有如果。

周若抹掉嘴角鮮血,青色絲線寸寸斷裂。

在她身旁,小霧等人都受了重傷。

鬼道人並沒有給他們留情面,又朝前踏了一步,鬼域轟然砸下。

天地變色,黑雲在鬼域的衝擊之下消散,空間也開始扭曲。

這一擊如果砸下來,不只是周若他們,連同其他覺醒者也會死亡。

周若等人無能為力,也無力阻止。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所有的一切陷入靜止。

鬼道人停了,厲鬼們停了,就連已經到了面前的鬼域也停了。

周若一愣,心中彷佛有一絲感應,抬頭看向天空。

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旋渦。

旋渦帶著毀天滅地般的氣勢,從裡面鑽出巨大無比的眼睛。

巨眼出現之後,盯著周若等人,目光中帶著嫌棄。

當然,嫌棄的目光只是停住了一會兒,就將目光越過周若,看向遙遠的前方。

眾人不自覺的轉頭,順著巨眼目光的方向看了過去。

在那裡,有一個人正在逐漸接近,捧著一本書,臉上帶著澹然自若的表情。

「唉,還是和你們見面了。」

澹澹的話語從他嘴裡傳出,帶著一股無奈。

「摸屍人!」

當有人認出這個人的身份時,不自覺的喊了起來,緊接著,那些不認識的人也都震驚到無以復加。

摸屍人,當年的無敵之人。

在絕望中看到摸屍人,所有的人都激動不已。

「老王,很久沒見了,還有各位,看來大家都挺好。」摸屍人笑道。

老王擦掉嘴角的鮮血:「這就是你所謂的挺好?」

十三首去了大半,剛才的戰鬥,覺醒者也死了大半。

這叫很好?

摸屍人搖了搖頭:「我來了,那就是挺好的。」

天空中,巨眼微微震動起來,摸屍人不把他放在眼裡,似乎讓他很不滿。

「不要激動,馬上我們兩個都不用激動了。」摸屍人澹澹的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遇到詭異,我的器官覺醒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遇到詭異,我的器官覺醒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9章 真?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