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巨艦

第267章 巨艦

以他們的實力,雖然還達不到凌空飛行的層次,但從四五十米高的地方跳下去,並不困難。

落到地上,距離巨艦和十號安全區,已經不過三四公里,他們看到了前方地面出現了大量動物遺留的白骨。

「在那個方向。」玄城長老伸手朝著十號安全區的方向指去,道:「那八個人……一路逃到了這裡,就在那裡。」

正義城主抬頭,雙眼微微眯了起來,道:「好強烈的世界之力波動,果然,有人想要突破超態……」

「是梅小森,他想要突破。」玄城長老的黑袍下,一雙眸子里隱隱泛著兩道可怕的光芒。

梅小森在五大城之中都是相當有名的人物,羅剎長老和正義長老都知道他的名字,介面道:「原來是他。」

倒是正義城主不知道梅小森,只是澹澹道:「走吧,過去看看。」

隔著幾公里,他能夠遠遠捕捉感應梅小森八人的存在,身影飄忽,超過了玄城長老,很快隔著一兩公里的距離,已經可以遠遠看到盤膝坐著的梅小森等人,感受到那世界之力的波動劇烈,以他為中心,正在匯聚。

「才開始不久……」正義城主停了下來,並沒有再接近,其他三位長老和七個黑袍人也忙著停了下來。

正在這時,正義城主那張毫無血色的臉突然從眉心開始往下裂開,臉皮往兩邊翻轉,裡面露出一條條血紅色肌肉,這些肌肉扭曲往兩邊擠壓,突然一隻碩大的獨眼從中冒了出來。

這隻獨眼足有拳頭大小,於夜色中泛出一道詭異寒光,寒光掠過,他突然咧嘴而笑。

「果然,八個都是超態,並未完美。」

隨著這話,碩大獨眼收斂,重新縮回血紅色肌肉里,那往兩邊翻開的臉皮重新合到一起,恢復了原本死人般的正常人臉。

「走吧,八個超態,不足為懼。」正義城主身子一晃,開始朝著梅小森八人所在的安全區掠去。

玄城長老聽到這話明白了,正義城主很謹慎,剛剛並沒有貿然接近,而是運用某種特殊能力,遠遠觀察梅小森八人的真正實力層次,確定八人都是超態,這才完全放下心來。

他們十人緊跟其後,一兩公里的路程對他們來說,幾個呼吸就能抵達。

此刻的梅小森八人,除了梅小森正在尋求突破外,王宣、白千雪、武天和李天嬌七人,都盤膝冥想,感應四周世界之力的波動。

於冥想之中,眾人的感應十分靈敏,特別是王宣,在正義城主等十一人還沒有從樹冠跳下來的時候,他心頭就勐地感覺不安,從冥想中睜開眼睛。

「不對勁,有什麼危險正在接近。」王宣朝著遠方看去,眉頭立刻皺了起來。

除了梅小森,其他六人也紛紛睜開眼睛,朝著他看來。

「你確定?」武天詢問。

王宣點頭道:「我的感應不會出錯的,現在只是不知道這危險來自哪裡?有可能是玄城長老他們真的追上來了。」

正在說著,隔著幾公里,他隱約捕捉到了遠方的樹冠之上,似乎有人影正在往下跳縱。

隔著幾公里,雙方都在瞬間觀察到了對方的存在。

「十一個人……」

武天和白千雪等人也看到了,紛紛站了起來,只有梅小森背靠著鐵鑄龍旗,依舊處於冥想中。

「怎麼辦?現在立刻前往巨艦?」李天嬌開口,臉上露出緊張神色。

「沒有羅剎王,應該是幾個長老和黑袍人。」白千雪遠遠觀察出現在幾公裡外面的正義城主和玄城長老等十一人,從中並沒有發現羅剎王,當先鬆了口氣。

現在整個第三層世界,他們知道的第七形態強者,只有玄主和羅剎王,玄主被他們殺了,羅剎王沒出現,余者皆是超態,同等層次下,他們倒不是怎麼畏懼害怕。

「不對,其中有一個穿著白袍的,那是誰?」李天嬌緊張的注意到遠方出現的十一人中,其中十人都是黑袍,只有一個人穿著白袍,在夜色中十分顯眼。

「白袍……」白千雪的眉毛皺了起來,正在這時,冥想中的梅小森突然睜開眼睛,從冥想中清醒過來,道:「走吧,我們前往巨艦。」

右手一伸,拔起剛剛插在地上的鐵鑄龍旗。

王宣見他再次中斷了突破,道:「你知道那白袍人是誰?」

梅小森搖頭道:「不知道,應該是餘下的三個城主之一,否則他們也不敢如此大張旗鼓的追來,畢竟在他們看來,我們可是有能力殺死玄主的,現在既然敢來,其中必然有第七形態強者,走。」

說到這裡,卻見遠方那十一道人影,已經開始加速,朝著他們這裡衝來。

雖然他們可以藉助傳送通道進入中心城,但這些人同為人類,一樣可以使用傳送通道,所以逃到中心城並不是辦法,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接近巨艦,就賭這些人敢不敢追上來。

梅小森提著鐵鑄龍旗,不再說話,身子一晃,徑直朝著巨艦而去。

王宣也沒有再說話,心裡明白,如果那白袍人真的是城主之一,第七形態強者,外加十名長老和黑袍人,這樣的實力聯合在一起,他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一旦被圍住,只有死路一條。

白千雪、武天、李天嬌、方陶鍾、鮑沖等人都不再遲疑,緊跟著梅小森,朝巨艦而去。

此刻正義城主正一騎當先,朝著眾人衝來,突然看到王宣八人竟然起身朝著巨艦的方向而去,他微微一怔,放慢了速度。

後面玄城長老、羅剎長老和正義長老追了上來。

「這些傢伙,真有他們的。」羅剎長老的聲音隱隱壓著一股怒意,他們都不蠢,看到王宣和梅小森八人的舉動,哪裡還不知道他們的想法。

「這巨艦詭異莫測,似乎籠罩著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怖力量,一旦接近,兇險難測,現在怎麼辦?」玄城長老的語氣里露出一絲猶豫,他掌握著的章魚觸手,感應靈敏,相比起其他人,他的感受更深,這巨艦在他的章魚觸手感應中,如同深不可測的汪潭,似乎只要他們接近,就能將他們吞噬,連靈魂和意識都要被拖進這汪潭中,永世不得超生。

強如正義城主,也慢慢停了下來,一張死人般的臉上,眉頭微皺。

梅小森注意到對方停了下來,他也立刻停了下來,此刻,奔得最快的他已經接近巨艦那腐爛的船頭,不足一公里,而正義城主這十一人離他們之間的距離,同樣約有一公里左右。

形勢變得有些詭異起來。

如果不是萬不得以,梅小森和王宣八人自然不願意再接近巨艦,但眼下只能看正義城主這十一人是如何選擇了,如果他們進一步逼近,他們也只能繼續接近巨艦。

王宣、梅小森、白千雪等八人,全都召喚出了各自的機械獸,進入合體狀態,眾人身上裝備,多少都有毀壞,連王宣的幽鬼護甲都毀了,幽鬼潛行已經無法使用。

彼此隔著一公里,都在觀察對方的動靜。

「如果他們真的不顧一切的衝上來了怎麼辦?」武天右手持著青銅戰矛,低聲說話,臉上神色,有些緊張。

「如果那個白袍人真的是第七形態強者,我們之中唯一有希望擋住他的只有王宣了。」梅小森看向王宣,想到王宣擊殺玄主的機械巨臂,還有之後長出第三隻鋼羽,似乎實力又有提升,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暫時拖住白袍人。

「千雪肯定還是要施展符紋大陣,儘可能的將這些人的實力壓制住,只要王宣你能暫時拖住那白袍人,在他們實力被壓制的情況下,我們幾個人需要在最快的時間內殺死幾個黑袍人,如果能夠做到這一點,也許有機會。」

梅小森說完,除了王宣外,眾人臉上都露出了難色,就算王宣真能暫時擋住白袍人,白千雪壓制住對方所有人戰力,只憑他們六個人,對抗對方十人,特別是其中還有長老這樣的人物,想要迅速殺死幾個黑袍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梅小森自己也知道這很難,只能嘆口氣道:「事在人為,當然,我希望他們不敢追上來。」

剛說到這裡,發覺那白袍人帶著另十個黑袍人,再次行動,朝著他們迅速接近。

「怎麼辦?還接近巨艦嗎?」武天看一邊只隔著一公里的巨艦,再看著正在迅速接近的十一人,每一個人臉上都露出了猶豫神色,充滿複雜。

王宣開口道:「等他們再近一點,我們就繼續往巨艦接近,既然正面對抗我們難有勝算,就只能將希望寄托在某些突發事情或意外上。」

八人中,王宣反倒顯得比另七人更冷靜,梅小森看到王宣的鎮定,暗暗有些佩服。

王宣明白,自己能這麼鎮定,也與他擁有恐懼之眼,和魔獸、藍色水晶鱗片以及鬼車的靈魂意識融合為一有關。

他的恐懼之眼能夠感受到梅小森等人的強烈恐懼,而隨著正義城主和另十人的不斷接近,他開始漸漸感受到了這十一人心裡隱隱出現的恐懼。

他們不是恐懼自己八人,而是來源於對巨艦的本能恐懼。

「是了……歪打正著,竟然藉助巨艦激起了他們本能的恐懼。」

王宣感應到了他們心裡出現的一縷恐懼,突然間信心大增。

他害怕的就是這些人不恐懼,既然他們產生了恐懼情緒,憑他現在成長了的恐懼之眼,就有了增強和放大他們內心恐懼的希望。

這些日子,恐懼之眼在不斷的汲取著大量強者的內心恐懼,成長速度很快,可以說現在他的恐懼之眼,已經成長到了第三形態,不過這陣子他一直沒有在戰鬥中使用過它的真正威力,因為恐懼之力想要發揮最強作用,特別是面對這些超態強者,想要影響他們,需要一個前提,那就是這些強者的內心中,需要產生恐懼情緒。

「我想到辦法了……大家都鎮定一些。」王宣突然開口說話,然後開始慢慢行走,緩緩接近巨艦。

他相信越接近巨艦,這些人內心的恐懼情緒會越深,越容易受到他恐懼之眼的影響。

「你想到了辦法?」梅小森七人都露出意外神色,就算是王宣說的,他們依舊感覺到了半信半疑。

面對第七形態強者和一群超態極限的存在,王宣還能有什麼辦法對付他們?

「對,待會如果他們朝我們出手,大家都多準備一些防禦水晶,你們不要想著殺人,都儘可能的先保護自己不被那白袍人傷害,餘下的交給我。」

聽得王宣的話,梅小森明白過來,道:「你的意思,你準備讓我們想辦法困住白袍人,然後你想辦法殺死長老和那些黑袍人?」

他想到了王宣擁有的機械巨臂一擊,那威力已經超越了超態極限,應該是堪比第七形態強者的一擊,長老和黑袍人處於被壓制狀態中,真有可能抵擋不住,一個照面被殺死。

「對,這白袍人如果是第七形態強者,想要殺他不容易,但如果大家能夠拖住他一會兒,我有信心先將其他人殺了,只要將這些人殺死,只一個白袍人,就當他實力和玄主一樣,我們之前聯手能殺玄主,就一定能殺他。」

聽得王宣的分析,眾人都露出振奮神色。

「擋住他很難,但如果在短暫的時間內想辦法自保,應該可以試一試,但王宣你真的確定自己可以迅速殺死長老他們?」武天開口,想到自己如果一心想自保,以自己的實力加上防禦水晶,應該可以一試。

「煙霧水晶、火焰晶石還有爆炸水晶,大家都可以一股腦的用出來,拖延一下應該問題不大。」方陶鍾微微點頭,沉聲說著。

在他們的低聲商議中,正義城主帶著三位長老和七個黑袍人,已經接近他們五百米之內,而他們也慢慢接近巨艦,與巨艦之間的距離,縮短到了七百米。

《最初進化》

越接近巨艦,眾人心頭的不安越強烈,不論是梅小森和白千雪等人,還是正義城主、三位長老和七個黑袍人,所有人心頭都隱隱生出不安與恐懼感,王宣的恐懼之眼感應捕捉這些漸漸強烈的恐懼,顯得活躍起來。

這可是超態強者,甚至於還有一位第七形態強者的恐懼,這恐懼能量何等強大,讓恐懼之眼貪婪的汲取著這些恐懼之力,王宣的眉頭之中,皮膚在微微波動,恐懼之眼幾乎要急不可待的從中睜開。

正義城主等十一人的速度也不快,一邊接近一邊觀察,對於面前這座龐大無比的巨艦,每一個人都心頭不安。

越接近越感覺到自己的渺小,這座巨艦從千米高空的空間裂縫出現,筆直插往地面,連船身的一半都沒有顯露出來,可以想象這艘巨艦的總長度,至少也超過了兩千米。

這是何等龐大的鋼鐵巨獸,就算正義城主是第七形態的強者,面對這巨艦,心頭都有些惴惴不安。

而且隨著接近,他身為獸的本能感應越強烈,似乎正在一步步邁向死亡,面前的巨艦,隨時可能將他吞噬。

此刻,王宣等人已經接近巨艦不足五百米,而他們和王宣八人之間的距離,縮短到了一百米。

正義城主的速度越來越慢,再一次的停了下來。

百米距離對他們來說幾個飛縱便能逼近,但身為獸的本能讓他又一次停下,竟有些不敢再靠近。

他身後的三位長老和七個黑袍人,同樣渾身都在微微顫抖,冷汗淋淋,心頭的恐懼越來越強烈,相反倒是梅小森八人中,除了王宣感應強烈外,餘下的七人雖然同樣感覺恐懼,但反倒沒有正義城主他們十一人這麼強烈。

這是因為人類和孵化獸的本能感應強弱有別。

「你們難道真的想要送死?」突然,正義城主開口,聲音遠遠傳了過去。

「你是誰?」梅小森深吸口氣,說心裡話,他現在心頭也越來越恐懼,這巨艦隱隱散發著一種令人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我是正義城的城主。」正義城主聲音顯得很平常,甚至還帶著一些溫和,道:「你們八個人都是五大城的精銳,都是有希望成就完美的天才,這巨艦里隱藏著一些不安全的東西,你們再接近,會有危險的。」

梅小森哈哈一笑,道:「你們退回去,我們自然不會接近。」

玄城長老開口,提高聲音喝道:「梅小森,你們這到底是想幹什麼?你想要突破超態,我們歡喜還來不及,你們偷偷跑到這裡來幹什麼?」

梅小森搖頭道:「長老,你也不要再偽裝了,你們的真實面目,我們都知道了,你們雖然頂著一張人皮,以人類自居,骨子裡卻都變成了孵化獸。」

「荒唐。」玄城長老的聲音微微變了,變得有些陰森起來,道:「我們都是人類,只是我們由普通人類進化為了新人類,我們這趟來,也是想要幫你們,幫你們一起進化成為新人類,你別不識好歹。」

「不錯,一切好商量,都出來吧,不要再接近巨艦了。」正義城主的聲音越發溫和,道:「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們的真正目標,是希望人類走上正確的進化之路。」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7章 巨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