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七.第七夜

二百六十七.第七夜

,光怪陸離偵探社

,!

閃電照亮的教堂深處,黏膩濕滑的陰影一閃而逝,雷聲翻湧擴散。

他漏過了什麼?

飄蕩在雨夜的陸離重新靠近教堂,但一無所獲,滲進教堂的積水幽靜冰冷,沒有奇怪因痕與爬痕,彷彿先前窺見的只是錯覺。

或許在里世界可以窺探真相?

陸離還未在噩夢中嘗試過進入幽靈世界――他擔憂噩夢石塊無力浮現深層世界。

但或許從另一方面去想,如果噩夢顯現里世界……或能左證這裡的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的。

雨幕之中的鬼魂逐漸暗澹,於晦澀低語間,陸離進入里世界。

此時此刻,從未出現的排斥感突然籠罩陸離虛幻的靈魂。在被純黑石塊擠出噩夢之前,陸離窺見一道陰影橫亘在教會禮堂。她並不真實存在,幽靈世界也只是投影出的她的陰影,然後,視野之中的萬物破碎。

陸離回到了海浪聲晝夜不停的溶洞,褪色的純黑石塊正在積蓄新的力量。

他浪費了一次機會。

沉默的陸離回到石室,安靜地在火堆旁閱讀光明之地送來的關於「雙面之神」的記載。

列農群島人對她的信仰可以追朔至開拓者和新移民來到列農群島。他們起初信仰教會虛構的海洋之神,但在佔領列農群島時逐漸發現破敗的神殿與神秘的凋像。那是像是兩個人被豎著切去一半,然後將正面粘合一起的雙面身影,四條虛抱的手臂猶如雨傘傘架――這種形容源於對鄉下神靈不屑一顧的主卷大陸人,而列農群島人則忠誠的信仰她。

數百年裡每隔幾年就有足以被記載的神跡發生,但無論鮮花一夜盛開還是魚群聚集港口都是可以人為製造的事件,真正符合神跡的寥寥無幾。

雙面之神並不存在,還是真身被隱藏起來?

散播瘟疫的教徒是否與雙面神靈有關,還是只是入侵列農群島的惡客所為?

起碼在這些資料之中沒有記載。

沒有證據表明雙面之神真實存在,也沒有證據揭露雙面之神並不存在。

「你比之前早了許多。」商人安東尼帶來沼澤之母的詢問。

「發生了些意外。」

「要緊嗎?」

陸離搖了搖頭,

由商人安東尼傳回動作代表的含義。

提前離開意味純黑石塊提前積蓄力量。第二天上午,噩夢再次蓄滿,陸離回到如傍晚般晦暗的正午的列農群島。

教堂依舊佇立在雨幕之中,毫無徵兆地,一道漆黑裂縫在教堂外的街道扯開,憎惡黏濁的氣體從深淵般的地底湧出。

意識到什麼的陸離眺望遠處,無數猶如緊閉之眼的裂縫浮現在大地。

列農群島的裂解已經開始了。

知曉純黑石塊只是記錄的噩夢,眼前一切再難讓陸離情緒波動,但他不會就此拋棄喬喬她們。

「你還有子民待在島嶼上。」

陸離對腳下的教堂說道:「毀滅島嶼他們也會死去。」

沒有任何回應。

但在陸離準備離開時,一道虛弱嘶啞的低語從教堂幽暗處響起。

「沒用的……它們在蠶食神o,毀滅只是必然……」

一道輪廓從幽暗教堂的角落爬出,陸離認出他是曾在甲板偷東西的扒手。

「是你。」

「你認識我?」

扒手的兩條腿嚴重變形,缺失皮肉,骨茬裸露,似乎曾被稜角物體碾壓。

陸離避開這個問題:「它們是誰?」

「感染詛咒的人。你猜為什麼它們都不見了?」

「它們在攻擊雙面之神。」陸離意識到自己很接近真相了。

教堂開始顫動,陸離繼續問道:「你知道發生了什麼嗎?」

「我親眼所見……」扒手緩緩低語。

真相無非是邪教徒蠶食本土神靈的戲碼。

雙面之神真實存在,列農群島就是它的軀體。而現在,遭受邪教徒蠶食的軀體正在崩解。

「島上的人沒救了嗎?」

遠處房屋在倒塌,教堂橫樑塌落,雨水落進禮堂。

「生機……的確是有的,但你敢相信我嗎?」

坍塌之前,陸離帶上他離開搖搖欲墜的教堂,向燈塔飛去。

灰色雨幕下的大地傷痕纍纍,裂縫涌動著可憎之源,猶如無數被感染者融合形成的黑色黏液。它們從地底滲透出地表,蠶食著瘡痍島嶼。

女王島正在崩解。

帶著扒手返回燈塔,人們因震顫和遠方的災難惶恐,陸離的歸來讓他們稍感安心。

「外面發生了什麼?」喬喬看向被陸離帶上燈塔的人,「是你?」

扒手知道為什麼他們認識自己了。

陸離對望來的人們說:「列農群島正在破碎,他說有辦法讓我們逃出去。」

「怎麼做?」

扒手忍著疼痛說:「我知道雙面之神的古老咒語……可以召喚她的庇護之船。」

他們當然祈禱會有神靈拯救,但不代表真的相信……

「那麼出發,離開燈塔。」

陸離替他們做出決策。

拋棄所有行李與食物,人們通過豎梯回到燈塔底部,陸離掀開堵起門口的探照燈,護送他們離開及及可危的燈塔。

停留在海岸線前,陸離問評書:「接下來怎麼做?」

「我要召喚木船。」

「需要什麼。」

「請將我放在海水裡……但我不確定……」

「沒人會怪你。」

「……謝謝。」

深呼吸的年輕人堅定信念,uu看書任由陸離將他放在淺灘,海水帶來的刺痛令他痛苦的顫抖,然後晦澀禱告聲從牙齒縫隙彌散開來。

人們在沙灘上焦急地等待,遙遠的坍塌聲與蔓延的裂隙不曾間斷,地震山搖令他們難以站穩,不久前還庇護他們的燈塔轟然坍塌。

但沒有出現戲劇才有的絕望或最後一刻的希望:茫茫海面上隱約浮現正好能裝下所有人的幾條空蕩木船。

這時,年輕人倒進海水,雙面之神的虛影重疊在身體里一閃而逝。

陸離從海水中撈起年輕人,發現他死去多時。

陸離默然不語,讓人們坐進木船,船隻緩慢而穩定的駛離坍塌崩解的島嶼。

深色的茫茫海面上,劫後餘生地眾人望向遠方:海水洶湧灌進裂縫,深淵般吞沒泥土與建築,恐怖的暗流擾動整片海洋,逐漸填補坦布爾島破碎的空缺。

彷彿舞台劇落下帷幕後的謝幕,幾條木船隨著洋流緩緩飄向遠方。

《夢魔》四列農群島大流行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光怪陸離偵探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光怪陸離偵探社
上一章下一章

二百六十七.第七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