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

番外1

長寧省,永曜都,皇庭,皇帝寢宮。

天蒙蒙亮,薄如蟬翼的窗紙透著稀薄的微光,洛辰已經從床榻上坐起,掀起薄被挺直身體,屁股支撐著將雙腿懸空準備離開溫暖的床,突然被後面的一雙手臂纏住,嬌嗔的聲音在寢宮內迴響。

「不再陪陪奴家嘛……」

洛辰側過臉用餘光瞟了一下頭髮凌亂、媚眼迷離的女人,輕咬嘴唇的模樣確實惹人憐惜,昨夜她確實很棒。

「今天有要緊事,不可耽誤,你再睡會,我讓皇廚給你做點可口的菜肴。」

洛辰準備起身卻被細嫩的手指輕輕拽了一下,偏過頭看着這個女人,只見其溫柔的眼眸似是想要說些什麼,又沒表達出來。

洛辰心領神會,乾脆不動了,任由女人起身為自己穿上貼身衣裳,再起身任由女人為其穿上華服。

女人穿衣服的動作輕緩,手指卻並不老實,在洛辰的後背上輕輕摩挲,隔着衣服觸碰那些已經結痂的傷疤。

她記得第一次雲雨後問過洛辰後背上的傷是怎麼造成的,洛辰只道是被人暗殺未遂,在後背上留下了疤痕。

以皇庭里那些頂尖的醫者手段,這種疤痕去除有上百種手段,可以使肌膚恢復如初,根本看不出任何痕迹,但被洛辰拒絕了。

「留下這些疤痕,讓我可以睡覺前記得那些跳樑小丑的模樣。」

女人猶記得當初聽到洛辰說起這句話的時候,就感覺置身於一個冰冷刺骨的冰窖之中,呼吸都有些徹骨的寒意。

洛辰也不急,任由女人為其穿好衣裳,換好鞋子,回頭對女人示以溫柔的笑容,便走出了寢宮。

身側一群侍僕跟隨,洛辰走出了內宮,抬起手臂微微晃了晃手指。

「吾皇有何指示。」

洛辰看着眼前已經四肢伏地的侍僕,心頭滿意的緊。

嗯,這是在我身邊活得最久的侍僕吧,全宮上下就屬他最能察言觀色了。

「和皇廚交代一聲,為寢宮那位專門做一份膳食,要精心製作,讓她走的自然些。後續收拾就由你來操辦。」

「奴才這就去辦。」這位侍僕已經在洛辰身旁服侍了有三年了,皇庭內的規矩他已經熟門熟路,此刻他哪聽不出皇帝的話中門道,這是要把嬪妃給處死的意思啊!

雖然不清楚這位嬪妃哪裏冒犯了皇帝,但這也不是自己這種小人物配思索的,在這皇庭里不需要動腦子,皇帝說的話就是一切。

伴君如伴虎,自己這種如同鐮齒盜鼠一樣的小人物還是老老實實遵從吧。

洛辰很滿意,這個侍僕是自己出生以來用的最順手的工具人了,他就喜歡這種有分寸感的奴才。那些喜歡動腦筋的奴才很快就會死在皇庭,他最討厭身邊的奴才揣摩自己的想法。

至於剛剛寢宮內的女人嘛……他最討厭別人給他穿衣服,有一種自己是傀儡任人擺佈的感覺。剛剛他忍受了足足一盞茶的功夫被當做木偶人被穿衣服的屈辱,這個女人再如何美艷都不能留了。

將侍僕喝退,自己只身前往朝堂,此時此刻眾位官員早早地來到了朝堂,一個個都不敢動彈,站的筆直,靜候洛辰到來。

百官之所以如此積極,只因為洛辰篡位稱皇后立下規矩,以後他可以選擇來朝堂,也可以選擇不來,但若是他來了發現官員沒來上朝,誅其九族。來了發現沒好好站着,拖出去杖斃。

若是自己一直沒來嘛,等侍僕來通知各位官員可以退朝回去用餐了,

自然就可以回去了,不算壞了規矩。

記得最初洛辰誅殺了十六個官員,屠盡了九個官員有關聯的所有血親,永曜都那一天起了濃霧,民間都稱那一天為血霧。

在場官員自那天起再也不敢造次,從前支持其他皇子的,中立沒有站位的都戰戰兢兢。這些人每天來的比那些很早就擁戴洛辰皇子的官員還要早,生怕一不留神就把家人牽連了。

洛辰其實還真沒當回事,那會兒只是借題發揮,正好把眼中釘肉中刺給拔除,那些官員都是完全站在與他競爭皇位的皇兄那邊的,早早地剔除了這些刺自己平日裏看不見,心情自然就好一些。

百官並不清楚洛辰的心思,他們也不敢揣度皇帝的心思。

笑話,嫌自己命長嗎?

也不是沒有官員引咎提出退出官場的,洛辰都滿心答應了,只不過那些收拾細軟離開了的前官員不到一周的時間就死於非命,家人也無一倖免。

洛辰還在朝堂上假惺惺的痛哭出聲,那凄慘的哭喊聲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是真的哀悼辭官的死者。

用腳趾都能琢磨明白,這些都是洛辰以及他麾下的神威營所為。

百官見洛辰緩步來到皇位上坐定,如常齊聲叩拜,口中振振有詞,整齊劃一,和聲回蕩在偌大的朝堂上。

「伽羅帝國千秋萬代,吾皇千歲萬歲千萬歲!」

「伽羅帝國千秋萬代,吾皇千歲萬歲千萬歲!」

「伽羅帝國千秋萬代,吾皇千歲萬歲千萬歲!」

連呼三遍后百官保持叩拜的姿勢,無人敢動彈一下。

「平身吧,眾卿家可有事要奏報?」

朝堂上眾位官員紛紛起身,動作非常幹練,不敢做出很大的動靜,一個個都如受驚了的幼小靈獸。

朝堂上陸陸續續有官員上報了地方出現的情況,洛辰聽得津津有味。聽聞平瀾省的洪災於上個月被當地軍隊有效治理,並沒有波及農田時竟然還拍手叫絕。

官員紛紛彙報完畢,洛辰一一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百官紛紛應和。

其實官員雖然心驚肉跳,但都覺得每一次洛辰提出的解決方案都精準地切中了問題的癥結。

雖是個暴君,但卻又很會統籌和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談不上明君,但卻是一個足智多謀的聰慧皇帝。

忽然,吳天謀向前一步雙手托舉竹簡,頭顱垂的非常低,烏色的衣袍難掩脊椎的彎曲。

「神相有何事要奏報?」

吳天謀不疾不徐,頭並沒有抬起,仍然呈現拜服的姿態,儘可能將聲調拔高,只不過年邁的他聲音略顯嘶啞。

「回稟吾皇,這是微臣近一年針對邊境以及南北端的調查,微臣恐泄露其中細節,特撰書於這竹簡上,供吾皇閑暇時翻閱。」

洛辰咧開嘴笑出了聲,手指敲擊著膝蓋,聲音非常嘹亮。

「神相有心了。這些事並不需要隱瞞,讓眾愛卿聽聽又有何妨?賀亮!」

百官之中一位年紀較輕的官員急忙走出隊列,頭卻埋進胸膛,讓洛辰看到自己的身形,同時也看出自己的態度。

「賀亮,神相撰寫辛苦,就不讓他為朕念了。你是文塾院出身,就勞煩你念一下,如何?」

「吾皇恩典,乃吾之榮耀!能為神相代為念誦,是吾的榮幸!」

洛辰看着眼前的臣子如此上道,心中欣慰得很。

聽着賀亮聲情並茂的念著稿子,洛辰心裏想着卻是……

賀亮是個做播音主持的好苗子啊……

聲音是真好聽,樣貌也還算俊朗,可惜了,是個沒什麼靈武天賦的普通人。

還是前世好啊,有電視機,有電腦,有手機可以玩,有網絡,有香煙抽,還有酒吧和迪吧……

在這當皇帝屬實太無聊了,還以為當了皇帝會快樂一些呢……

退朝後找點什麼樂子好呢?

做皇帝真的太沒勁了啊,只能在這皇庭里轉悠,好想出去晃悠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點獸成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點獸成神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