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加僉都御史

第三十五章 加僉都御史

楊嗣昌報捷、沈樹人立功,崇禎卻先給沈廷揚明升暗降了官職。

這並不是崇禎腦子不清楚、和稀泥,而是給沈樹人陞官的事兒不用急,可以慢慢商議。

而給沈廷揚陞官,卻涉及到朝廷對剛剛試行了兩三個月的厘金新政的蓋棺定論。

只要沈廷揚的官職名義上是升遷的,就意味着對厘金政策的肯定,可以把這項制度從試點轉為長期政策。

今天沒反對沈廷揚陞官的人,明天也不好意思再舊事重提單獨反對厘金推廣,這事兒也就這麼混過去了。

朝議結束之後,站在文官班列之中的沈廷揚,滿腦子還有點暈暈乎乎。

這幾個月他為厘金和漕運改革的事情,倒也非常勤於公務。每個省的改革進度、成效,他都有認真查詢核算、查漏補缺微調。

他畢竟是商人出身,哪怕四書五經造詣不好,但算賬壓成本的本事還是很強的。專業對口的事情,做起來就很容易出成績。

他覺得自己也算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了。

可饒是如此,他也沒想到自己最終升南京戶部侍郎的事兒來的這麼快。

而且居然又一次被兒子的立功給助攻了,是因為「說明厘金政策實施后,地方軍餉發放效率提高、軍心士氣有所提升,戰鬥表現變好」,才完成了陞官的臨門一腳。

別管這理由是否牽強扯淡,反正結果是好的。

這種升遷,還真是夢幻。

沈廷揚忍不住幾次掐自己的大腿,想確認這一切是不是真的。

「為官十二年,從內閣中書升到主事用了五年,從主事升到員外郎又用了五年。從員外郎升郎中卻只花了一年,從郎中升侍郎也只花了一年。

真是天佑我們沈家啊,林兒開竅之後這兩年,咱家真是官運亨通,每年升一次。怕是祖墳都冒青煙了吧,這趟南歸之後,一定要去蘇州祖墳好好修繕一番。」

沈廷揚內心忍不住胡思亂想意淫,以至於別人都退朝了,他還獃獃地木訥杵在那兒沒反應過來。

不過好在崇禎身邊最受信任的宦官王承恩,此刻也走了過來,悄悄吩咐了他幾句,恰好緩解了沈廷揚的失儀和尷尬。

「沈侍郎,陛下讓你留一下,散朝後還有單獨奏對。」

沈廷揚這才連忙謝恩。

不一會兒,其他文官都散了,沈廷揚也來到隔壁文華殿,繼續接受皇帝的問對。

崇禎也沒什麼別的事兒,純粹是放沈廷揚外任之前,還要交代幾句,順便最後敲打考驗一下其人品。

崇禎這人的多疑,是毋庸置疑的,別人口口聲聲勸他說「厘金雖好,卻容易導致地方財權自主」,崇禎內心也是有點擔心的。

此番把沈廷揚放走之後,沈家在京城就沒有人了,直覺還是讓崇禎有那麼一絲擔心。

他自己都沒察覺到這層深埋在潛意識裏的真正理由,就是純粹覺得心慌。

所以,他下意識就問:「沈卿,此次提拔你到南京任戶部侍郎,算是明升暗降,不會埋怨朕吧?」

沈廷揚誠惶誠恐:「陛下聖恩,臣怎敢胡亂揣測,侍郎清貴,怎說得上是明升暗降。臣出身商賈,疏於聖人大義,若是留在京城,怕是這輩子也不配擔任侍郎。」

崇禎眼神中閃過一絲狐疑:「看來你很喜歡去南京做官嘛。對了,周士朴攻訐厘金政策的那些話,你不會因此記恨他吧?他說厘金終究會導致藩鎮割據、是倒行逆施,

你覺得呢?」

崇禎問完后,內心居然有些期待。這個問題很刁鑽,如果沈廷揚想掩飾自己對政敵的不滿,故意說得很慷慨,反而會顯得很假。

好在沈廷揚也實事求是,他本就沒有記恨周士朴過。所以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嘆道:

「陛下,這些話,當初探討厘金政策利弊時,臣和犬子也都對陛下說過,臣又怎麼可能因為周尚書今日之言,就記恨他呢,他說的本來就是實話。

但臣依然堅持推行厘金,無非是覺得事有輕重緩急,我大明如今內憂外患,事急從權,先把眼前的難關過了再說——

唐肅宗於靈武登基、面臨安史之亂時,難道就因為他放權郭子儀、李光弼后,長遠來看容易導致藩鎮割據,就不要平眼前的安史叛軍了不成?至於大唐後來的變化,也不是肅宗中興的錯。」

崇禎聽完后,渾身一震。

他確實沒想到,沈廷揚這麼誠懇,直說周尚書那番話沒錯,也是長遠之見,只是遠水不解近渴。

而且關鍵是沈廷揚後面舉的這個例子,讓崇禎很受用。

他不是導致大明傾頹至此的元兇!大明被他接手的時候,已經糜爛成這樣了!

他勤政了十四年,每天都在殫精竭慮想要挽救大明!

而沈廷揚這番話,無疑是在拿平定安史之亂、中興大唐的唐肅宗與他相比。

安史之亂是唐玄宗惹出來的!唐肅宗沒有錯,反而還挽回了那麼多,就算最後藩鎮割據了,能怪唐肅宗嗎?

如今大明的「唐玄宗」,顯然應該算在自己的爺爺萬曆皇帝頭上!

雖然做了四十八年皇帝,號稱大明在位最久、任內也沒出什麼大事,最後卻民窮財盡,出現了民變的苗頭,還有薩爾滸的大敗。

這一切,都可以跟「漁陽顰鼓動地來」相提並論!

崇禎內心,忽然覺得自己從來沒這麼釋然。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非洲叔叔,眼前有一個美女卻沒有濤濤,原本他還在猶豫要不要上,現在終於有人給他打氣:

「你丫活在一個人均壽命三十歲的國家,居然還擔心傳染病?活得到發病的年紀么?那都是醫療條件好的國家才配擔心的!」

沈廷揚能這樣實話實說地跟他坦白、剖析,忠義之心是絕對沒問題了。

放他去南京吧。

……

徹底對沈廷揚放心后,崇禎就開始琢磨怎麼安排他兒子的功勞和升遷了。

這事兒來得突然,崇禎自己心裏也沒底,所以還得先請教內閣幾位吏部系統的閣老。

去年給沈樹人加官時,當權處理人事的閣老,還是薛國觀、蔡國用等人。

這些傢伙當初都是溫體仁的黨羽,溫體仁於崇禎十一年去世后,他倆還廝混中樞廝混了兩年。

但去年下半年,薛國觀等二人也被崇禎因為各種罪名殺了,所以現在換上來的相關崗位閣老、吏部主要官員,已經變成了魏照乘、張四知。

這兩人的官場資歷更淺,他們本來就是薛國觀舉薦入閣的。等於是自己的恩主被皇帝殺了后,又順次頂替上來。

而且按照原本的歷史發展,這兩人也干不久,再過一年多,也會被崇禎罷免,好在沒像薛國觀那樣直接被殺,總算撿回一條命——

可見在崇禎朝的最後三五年裏,當閣老也是一個高危職業,平均一兩年被殺被換一批都是正常的。

另外,原本的歷史上,到了崇禎十四年四月之後,崇禎就已經開始召周延儒重新回京了,而周延儒也會在這年的九月抵達、出任首輔。

但現在因為沈樹人的蝴蝶效應,導致洛陽、襄陽兩場陷藩大敗還沒發生,楊嗣昌也還沒病死,楊嗣昌一派的剿賊策略也還沒破產。這就導致皇帝還遲遲沒想到請周延儒復出收拾這個爛攤子。

(註:歷史上楊嗣昌在崇禎十四年三月底就憂懼病死了,周延儒是四月份被召的,剛好是楊嗣昌死後那個月。這個時空的楊嗣昌、已經比歷史同期白白多活了三個月了。)

考慮到周延儒復出變晚這個因素,這一世的魏照乘、張四知或許也能比歷史同期多干幾個月任期吧。

這些閣老的命運變化,暫時也無暇去感慨。

反正崇禎就是找到了魏照乘、張四知,讓他們先站在吏部的立場上,給沈樹人議定一個升賞,

要求務必能人盡其才、賞當其功,不能委屈了為國血戰的能臣。最好能安排個統籌跨境剿賊的實權職位。

而崇禎之所以有如此具體要求,也跟楊嗣昌的報捷文書里的一段描述有關——

楊嗣昌在奏表中強調,沈樹人帶兵追擊抵達桐柏山的湖廣、河南省界關卡后,就停止了追擊,幸得在河南駐軍的劉國能部奮勇追擊、夾擊,才最後圍困全滅二賀主力。

因為沈樹人之前的官職中,黃州知府是只能在黃州境內做事的,連隨州府都去不了。湖北兵備僉事的官職才能越府帶兵剿賊。

可隨州到信陽,已經不是越府那麼簡單,而是越省,所以沈樹人去不了。從法理上來說,此前這場戰役的統籌者,還是楊嗣昌本人,沈樹人是請求楊嗣昌調遣的劉國能援軍。

崇禎對於這種「明明能為大明做更多事情」的能臣,卻因為許可權掣肘而不能貢獻更多,當然是很不爽的。

他這人雖然情緒不穩定,但只要覺得一個人能用,還是希望儘快發揮其才能,用好用足,便如他當年對誇下海口的袁崇煥,一開始也是這麼信任,你要啥權力給啥權力,但最後事情沒做成就要殺人。

魏照乘與張四知核計了一番之後,對皇帝的這個具體要求也頗感為難。

畢竟,要讓沈樹人跨省擊賊,那基本上得到總督這一級才可能了,總督才能在常規狀態下就督師數省,可沈樹人哪配升總督啊?

就算是巡撫,以沈樹人目前的資歷,也是差遠了,而且正常情況下的巡撫也只能撫一個省,要橫跨湖廣河南作戰,也非常難辦——

這麼說吧,如果是個三十多歲、官場年限資歷熬夠了的官員,今天立了連誅二賀的功勞,那麼從道級升到巡撫還是有可能的。

但沈樹人才二十一歲半,過完年二十二,巡撫就太快了,以後會功高不賞的。他要升巡撫,起碼比別的三四十歲的官員,再多立一倍功勞。

否則,朝廷也寧可只給實權、不給級別待遇,甚至寧可給點爵位,都不能直接給巡撫。

魏照乘與張四知反覆核計后,最後從故紙堆里找到一個先例,勸諫崇禎:

「陛下,若是實在信重沈樹人,想要他多為國出力,不如比照崇禎九年時史可法故事,先去沈樹人黃州知府之職,保留湖北兵備僉事,再另加僉都御史銜,並註明僉都御史履職範圍。

若後續表現確屬卓異,且革左五營盡數消滅、鄂豫皖三地交界險僻之處流賊盡滅,再以僉都御史加巡撫實職。」

崇禎對待遇其實不是很重視,他重視的是實權。換言之,只要下面的人能做更多事,工資福利倒是不重要的,低薪水乾重要權力的活兒也不是不行。

所以他想了想之後,只是問道:「僉都御史一般也不能跨省巡檢吧?」

魏照乘連忙奏對:「陛下忘了么?五年前給史可法首加僉都御史銜時,-便是臨時設置,讓他可以巡檢南直隸皖地的安廬池太四府、及河南光州、固始、羅田,湖廣蘄州、廣濟、黃梅,江西德化、湖口。

當時給史可法臨時加此靈活差遣,便是因為盧象升追擊革左五營至此,革左五營逃入三省交界的深山,必須有專人專管統籌。

後來史可法表現卓異,才在次年加的安廬巡撫實職。如今陛下本就希望史可法正式接任朱大典的漕運總督之職,這是去年就開始着手佈局交接的。

所以安廬巡撫很快就會空缺,陛下可暗示沈樹人再接再厲,按五年前史可法的待遇先辦着。藺養成、馬守應全數覆滅后,確保三省交界山區徹底再無賊患,就給沈樹人由僉都御史實授巡撫,想必沈樹人會愈發用命,感恩戴德。」

崇禎摸了摸鬍子,覺得這倒是可行,也解決了沈樹人年紀太小的問題。

崇禎九年,史可法做到這個僉都御史時,年紀是三十五歲,比如今的沈樹人可是年長了十四歲之多。沈樹人至今為止的功勞,已經比五年前的史可法還略高了,說到底是吃了年紀資歷的虧。

「行吧,這事兒就先這麼辦了,你們且去擬旨。再看看這沈樹人最近有沒有別的卓異表現,要是有的話,再想辦法從官職以外的方面嘉獎一番,不能寒了功臣的心。」崇禎最後也算是接受了這個條件。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國姓竊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國姓竊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加僉都御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