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絕世劍客!

第六百二十章 絕世劍客!

浩劫降臨。

混沌動蕩。

萬千世界,朝著四方域方向匯聚而去,此刻,混沌大道劇烈

動蕩,彷彿隨著九階不斷隕落,讓混沌大道的根基,出現了問

題。

彷彿,此刻需要世界之力,世界之源,去穩固混沌大道一

般。

一方方世界,被一股吸力吸著,哪怕七階八階,此刻都難穩

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世界,朝那邊匯聚而去,一時間,絕望的

情緒瘋狂蔓延。

「完了!」

「無數世界碰撞混沌徹底完了!」

「強者之戰,哪怕我們不參與,也影響了我們的生死!」

「子民們日來了!」

這一刻,一些世界之主,徹底放棄了,屹立世界之巔,絕望

無比:「混沌之中,強者大戰,無數世界,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朝

著混沌邊緣匯聚…一旦碰撞世界毀滅,我也無能為力!」

有世界之主,已經在做最後的宣言和道別。

有些無奈!

強者們還沒死,我們要先完蛋了。

這下子,無數世界,都開始動蕩了起來,無數生靈,瞬間慌

亂。

無比的錯愕!

怎麼會如此?

世界,對他們而言,對許多人而言,還不是太清晰,可他們

知道,他們的王,他們的皇,他們的無敵者,此刻都在絕望哀

嚎!

大戰,瘋狂爆發中。

人王幾人,正在和九階鏖戰。

此刻的李皓,也在艱難抵禦著三大強者的圍攻,這些人,都

抱著必死之心,都是頂級存在,此刻,也是殺的李皓不斷倒退!

比起人王和宇皇的爆發,將兩大強者紛紛壓制,李皓這邊,

多了一人,倒是難以壓制了,反而被三人壓制的有些無法喘息。

劍氣,不斷被泯滅。

李皓皺眉,不斷倒退,無數道域不斷浮現,雖然單獨一個道

域不算強大,可大量道域浮現,還是勉強纏住了三人。

轟!

一聲巨響,春秋正在哀嚎:「救命!」

原本就受傷不輕的春秋,分身幾乎沒了,此刻,徹底沒了對

抗九階之力,只是片刻,就被九階打的節節敗退,此刻,不得不

喊出聲求救!

換成之前,她知道,喊了,也未必有人搭理。

可之前,李皓說了,她活下來還有用那就喊一聲試試看。

李皓猛然扭頭,瞬間皺眉!

春秋,不敵九階!

其他人還好,袁碩這邊,帶著銀月眾,甚至也能壓制對手,

唯獨春秋這邊和李皓這邊,最為艱難,李皓好歹還能堅持一會,

春秋卻是難以堅持下去了。

眼看著春秋無法匹敵對手,人王他們都在鏖戰之中,袁碩陡

然暴吼一聲:「其他人,去幫春秋,這邊我來!」

銀月,還有一些人活著。

他一人,其實也難匹敵對手,可起碼能維持一陣,此刻,還

有餘力的,也就銀月這邊了,萬界那邊,都融道新天了,壓根抽

不出人手來。

乾無亮聞言,低喝一聲:「走!」

一瞬間,數十銀月修士,轉頭朝著春秋那邊殺去,他們一

撤,袁碩瞬間壓力巨大,五行之力瘋狂爆發,卻是依舊難以匹敵

對手。

他也不吭聲說什麼。

只是五勢瘋狂爆發,夾雜劍意,一言不發,竭力抵擋對手!

餘光,朝李皓那邊看去。

看了一眼,微微一怔。

那邊的李皓,忽然好像虛化了一般,剎那間,一人出手,仿

佛擊穿了對方血肉,只見血肉橫飛,可李皓,

彷彿瞬間收縮,只

是血肉橫飛,本人倒是沒太大傷勢。

只是眼神愈加冷厲,彷彿很是憤怒。

袁碩只是看了一眼,來不及多看,就被對手擊退,暴吼一

聲,揮拳再次打出,虎嘯山林,動蕩天地,五行之勢,再次化為

怪獸,懸浮頭頂之上,融入大道之中,宛如怪物,直衝對方大

道!

袁碩此刻也是心思浮動,這麼下去,人王和宇皇雖強,可在

暴露底牌的情況下,斬殺兩位九階,難度極大。

春秋和自己這邊,遲早會潰敗。

李皓那邊一對三,其實已經很強,可是看情況,也要落

敗了,到時候,耗盡了力量,哪怕贏了,怎麼和劫難和天方爭?

大家都耗盡了力量,這兩人就算分出了勝負,最終,也不會

是他們贏。

「乾無亮!」

袁碩陡然回頭,那邊,乾無亮眾人,紛紛心中一震!

現在嗎?

他們以為,還要再拖延一陣的,這麼快的嗎?

人群中,很多人無聲看向李皓那邊,再看袁碩那邊,乾無亮

此刻也是所有情緒,爆發到了極致,生平第一次,發出了響亮無

比的咆哮聲:「我在!」

他在這!

一直都在。

從昔日,想成為一名叛軍頭領,卻是被李皓抓獲,投效李

皓,到今日,大戰小戰,他都在。

從未避戰過。

可是銀月人,或者說銀月的武師,彷彿一直不曾在意他,

一直不曾在乎他,看不起他,看不上他,因為他虛偽,他偽

裝,他很難融入他們的團體中。

唯獨少數一些人,才能明白,他乾無亮,為了銀月穩固,從

未懈怠過,他付出更多的代價,才有了今日。

他在這!

從未離去過。

袁碩哈哈大笑,「在就好!」

對面,壓制他的那位九階,眼神有些冷厲,一直盯著袁碩

看,袁碩也冷冷回看,雙方不斷糾纏,此刻,連眼神都在交鋒!

彷彿有些猜到這群人要做什麼,對面,那九階忽然一聲冷

笑。

「袁碩」

聲音震蕩:「你一個只知道借徒弟之力,不斷僥倖晉級的無能

之輩,今日,能和我在這交鋒,已是你三生有幸!你還妄圖殺我

不成?」

袁碩齜牙,牙齒雪亮,「我能借我徒弟之力,晉級到了這地

步,那是我有眼光,你有嗎?你能培養出這樣的徒弟嗎?我吃我

徒弟的,喝我徒弟的,和你有關係嗎?你嫉妒了?羨慕了?」

話落,哈哈大笑!

彷彿極其得意!

「收徒養老,銀月無數武師最大的期望,唯有我真的做到了,

你們行嗎?你能行嗎?」

那九階面不改色。

袁碩不受影響,他也不會再多說什麼。

與此同時,銀月武師那邊,數十強者,忽然,體內大道星辰

波動不斷,兩條長河,宛如太極,呈現在乾無亮頭頂上方。

此舉一出,其他九階,都瞬間意識到了這些人要做什麼。

銀月,新武,萬界,三位一體,傳承類似。

先有新武人王融陰陽,再有萬界宇皇開新天融萬道,此刻,

乾無亮一出長河,瞬間大家都明白他們要做什麼了!

只是一個剎那,對付春秋的那位九階,迅速朝著乾無亮殺

因!

這些人,融道倒是一流。

本來不算強大,一旦融道,這些人戰力都會飆升。

三家一脈相承!

有了前面兩家融道殺九階的經歷,眾人豈能再次無視!

就在此刻,雷帝爆發,雷霆萬道,陡然汲取空中無數雷霆之

力,那邊,劫難帝尊真想罵人!

這些畜生!

不幫忙也就算了再抽取空中大道之力,真是畜生。

雷帝臉色冷厲:「想搗亂,過了我們這關!」

他瞬間浮現在九階帝尊面前,與此同時,道棋、空寂、森

蘭、霧山、萬化幾位八階帝尊,紛紛浮現。

空寂看向遠處的李皓。

此刻的李皓,也回頭看來,微微凝眉,好像有些躊躇,空寂

看了一眼,心中嘆息一聲,大道無情,果然,哪怕到了這一

刻,李皓其實也知道大家在做什麼。

可是並未說一句阻攔之語。

哪怕阻攔之後,大家依舊會如此,可起碼心中寬慰一

些。

「皓月道友大家跟著你,走到了今日那就償還你吧!」

空寂心中默默說著,想到了當日,初遇李皓,並不強大,卻

是自有一股氣度,傲骨錚錚,從容不迫,哪怕強者當面,也能侃

侃而談。

談起大道,胸有成竹,沒有冷漠,也沒有孤高,唯有一些俠

客之氣。

提劍出江湖,入天方,訪道問仙蹤。

那時候的李皓沒有今日這般,讓人無措,讓人覺得近在

眼前,遠在千里!

下一刻,空寂一聲厲吼:「阻攔他!」

多位八階,同時出手!

兩極之道,瞬間爆發,天地變色,宛如寂滅一般,那殺來的

九階,冷笑一聲:「螻蟻!」

八階,真敢戰九階嗎?

不過是人多一些罷了!

剎那,一股靈性之道,爆發出來,空寂幾人,瞬間大道動

盪,大道之力彷彿都要潰散,後方,春秋雖然受傷不輕,見狀,

也是厲喝一聲。

蟬鳴聲浮現!

彷彿天地變色,時光流逝,體內大道之力瘋狂流逝,可下一

秒,忽然面前浮現一棵小樹,遠處,空寂體內大道之力,瘋狂流

逝!

整個混沌都彷彿要被他寂滅!

「寂我!」

一聲厲吼,眼如死寂,天地寂滅,抽取自身之力,抽取四方

之力,剎那間,春秋面前的小樹開花結果,一顆果實,浮現在春

秋面前。

春秋一怔!

空寂厲喝:「吃下它!」

此刻的空寂,死氣沸騰,渾身震蕩,剎那,生死浮現,瞬

間,彷彿度過生死之劫,只是一個剎那,忽然從衰老到腐朽,到

再次浮現,一個剎那,再次浮現!

一次輪迴,瞬間完成!

空寂卻是蒼老了許多,好像年紀大了許多,壽元消耗無數,

眨眼間,春秋面前,再次浮現一顆果實,生命之力濃郁無比!

春秋心中劇震!

剛剛吃下一顆果實,之前的傷勢,起碼恢復了三成以上,很

快,瞬間的事。

當再次浮現一顆果實,這一刻,不需要空寂說什麼了,只是

一瞬間,她便吞噬了,剎那間,體內傷勢再次癒合,一股濃郁的

生命之力,在體內綻放開!

好強的生命復甦之力!

她修枯榮之道,此刻,彷彿融合一些復甦之道,甚至一些寂

滅的分身,都好像要復甦一般。

而空寂,還在不斷轉換!

生死道,輪迴。

他曾說過,生死輪迴,能不走,盡量不走,曾勸過李皓,也

告誡過自己,可今日,他迅速輪迴,抽取四方之力,眨眼間,多

次輪迴!

記憶,彷彿有些淡薄了。

有些記憶,彷彿化為了雲煙,煙消雲散。

面前,那九階已經殺來,此刻的空寂,眼神中卻是少了許多

情緒,少了許多複雜的情緒,只有一些惆悵。

原來,生死輪迴,便是如此。

次數多了了無生趣。

李皓,你也是如此嗎?

皓月我的道友,也許,再無論道之日了。

「寂滅!」

一拳打出,集全身之力,集畢生之力,宛如螳臂當車,卻是

依舊打出了這一拳,這一拳,宛如萬道聚集,宛如李皓出劍!

空寂那陰冷之聲,響徹四方:「大寂滅!」

虛空彷彿被凍結!

萬物彷彿被寂滅,身後,一股枯竭之意,瞬間浮現,春秋此

刻,紅光滿面,彷彿已經恢復,瞬間自信來了,也是配合空寂,

一拳打出,萬物寂滅!

而空寂身軀,瞬間開始寂滅,寂人不如寂己!

我寂滅,世界寂滅,我寂滅,對手寂滅,同歸於盡,盡我所

能!

皓月希望你還能恢復到從前。

道之友,難得。

俠客行,難尋。

今日的你,不再是你了,無情無欲,豈是李皓!

身軀,開始寂滅,從腳下蔓延,那九階強者,厲吼一聲,此

刻,四周空間彷彿被封鎖,寂滅之道正在瘋狂蔓延中。

道棋化為棋盤,此刻,棋盤之上,萬根毒刺,瘋狂爆發而

出,彷彿空間被切割,世界被分割!

將這九階困在其中!

一方八階大宇宙,瞬間籠罩此地,道棋虛影浮現,朝遠處天

方看了一眼,有些複雜。

此刻,那天方之主,也朝這邊看了一眼,面色平靜。

道棋,昔年,他親手打造的兵器。

只是…自從跟了李皓,也不願再回歸了,天方也不說什麼,

你的路,你自己選擇的,今日戰死,崩碎軀體,也是你自尋死

路!

道棋見他無動於衷,反而一笑,彷彿鬆了口氣:「做器靈,其

實不太舒服的,天方,你所謂的推倒一切,從未公平過,器靈

也是生靈!」

公平?

天方沒說話。

所謂的公平,其實是不存在的。

器靈就是器靈,就是為了他服務的,如何公平?

難道打造兵器,不是為了自己服務,而是為了公平對待的

嗎?

可能嗎?

李皓也做不到。

道棋,你太幼稚了!

他的想法,道棋不管,此刻,霧山也撥動著面前的光柱劫

難實在是忍受不了了,怒吼一聲:「你們是不是過分了?」

逮著我一人薅是吧?

先有蘇宇,汲取劫難之力,接著雷帝,汲取雷霆之力,然後

是這霧山,此刻,居然在汲取命運之力。

過分了!

他被天方牽制,此刻,大道之力溢散四方,這幾位八階汲取

一些,雖然說,不算太恐怖,可一個人來一些,他也難受!

瑪德,生怕我死的不夠快是吧?

霧山沒理。

五指撥動命運的光柱,此刻,虛空中,響起了颶風一般的呼

嘯聲,五指瞬間崩碎,霧山換手,手指再次崩碎,雙手全部碎

裂!

他什麼也沒說。

那一日,他還力雲霄,那一日,他覺得,自己已經死了,此

生,就算還活著,也到此為止了。

那一日他驚喜地發現,自己居然被救下來了!

以一方大世界,蘊養我!

從未有過的幸福。

在雲霄無數歲月,為了雲霄,殫精竭慮,耗盡了心血,他只

是想離開,安靜一段時日,享受一下自由的味道,結果不行!

可那人,他都不熟悉,只是隔空交流過幾次,只是威脅利

用,只是彼此利用而已

卻是耗費了巨大無比的代價,幫他恢復了一切。

那一日起,他便明白這混沌,其實也沒那麼黑暗,雖說朋

友難尋,知己難尋,可君子之交淡如水,李皓那麼的淡然,淡

然,不代表無情。

那是個俠骨柔情的傢伙儘管混沌視他為魔,可在霧山他們

眼中你們眼中的魔,卻是我眼中的朋友,知己。

沒有過多的寒暄,沒有太多的熱情,年紀差距很大,卻是忘

年之交,他不知道李皓如何去想,他是這麼覺得的。

也許李皓從未在意過,那又如何呢?

雙手破碎,命運的光柱被他覆蓋上了一層黑色!

那九階強者,彷彿雙眼被遮蔽,這一刻,居然看到了黑暗之

色,覆蓋了他的雙眼!

霧山,正在彈奏命運的喪曲!

嗚咽聲,在這混沌中飄蕩,彷彿在為這位九階送行,那九階

強者,厲吼一聲,頭頂雷霆砸落!

面前空寂,一拳打出,寂滅之力覆蓋對方。

身後,春秋蟬鳴聲彷彿讓世界加速,歲月流逝。

更上方,道棋棋格,寸寸崩碎,遠處,森羅地獄覆蓋,森蘭

帝尊,一如既往的平靜低調,只是,森羅氣息,環繞四方,要將

對方徹底拖入地獄!

這些銀月體系之外的強者,也是李皓,這幾年來,結交的為

數不多的朋友。

從四方域,到整個混沌,一步步走來,也就這些朋友,一直

相互維持,相互支持,讓銀月,這個年輕的世界,走到了今日。

不遠處。

乾無亮,正在融合銀月星辰,朝這邊看來,眼神複雜無比。

他們,並非為了銀月,只是為了李皓。

李皓交朋友,不問出身,不問前程,只在乎合不合胃口,他

很少交朋友,交了朋友,那就會當朋友,沒什麼算計利用,只有

隨緣。

你走也好,留也好,他沒有太多的不舍,只有期待著下一次

的重逢。

今日他的這些朋友,也沒有讓人失望。

在這一刻,幾位八階,以孱弱之力,阻擋了一位九階,為這

位九階,奏響了命運的喪曲。

乾無亮回頭,朝著遠處看去,朝著李皓看去!

李皓只是惋惜,只是皺眉,彷彿….並未有太多的悲傷,乾

無亮苦笑,你真的真的這樣了嗎?

你不是這樣的!

你並非無情之輩的,我認識你的時候,我曾說過,不管銀月

蒼生,你都不願意的,我曾提出過許多建議,但凡傷人,你都會

拒絕的!

你也許不是好的領袖,未必是很好的上司,可你卻是有俠

客之心的。

你的同情,你的憐憫,你的仗義,越是弱者,你越是會體現

出來的。

為何今日…你的朋友們,為你捨生忘死,你也只是微微皺

起眉頭呢。

「融!」

乾無亮一聲厲吼:「銀月之勢,融我之道,大道有情!」

情緒,**,在這一刻,勃發!

侯爺,大家更希望看到的,不是此刻的你,而是以前的

你,哪怕你此刻更強大,可我們想看到的,不是這一刻的你!

新武願意為了人王赴死,萬族願意為了宇皇赴死,而我銀

月,連外人都願為我們赴死!

你比他們更成功才對!

就在這一刻,天地四方,彷彿傳來了一聲嘆息。

這一刻,那無數瘋狂匯聚的世界,彷彿在顫動,這一刻,天

方和劫難,還在不斷交錯,忽然,兩人皺眉,朝著虛空深處看

去!

朝著四方域方向看去。

都瞬間皺眉。

一股滔天劍意,飽含無奈,滿是滄桑,一股**之力,衝破

了天地,衝破了四方!

剎那間,無數人變色!

無數世界,忽然閃爍光輝。

無數絕望氣息,被瞬間汲取,一聲苦笑,夾雜著無奈,夾雜

著惋惜,帶著一些傷感,宛如大道顫動,聲音傳盪天地。

「我本謀划好了一切何必如此我李皓,何德何能,我非

人王,非蘇宇,無需他人為我赴死,我只想做我自己!」

有些責備之意,又有些驕傲之意,又有些說不出的悵然:「原

來,江湖,就是如此啊!」

「殺不盡的仇敵,數不盡的朋友,可惜今日無酒,否則當痛

飲一杯!」

剎那間,天地變色,四方動蕩!

在那四方之地,在這剎那須臾,彷彿時光重現!

一條條大道,縱橫天地之間,一條條通道,浮現在諸天萬

界,一股滔天氣息,匯聚到了一起,蔓延著大道,彷彿隨風而

去,又彷彿隨風而來!

「李皓!」

「李皓!」

「不可能!

劫難之主滿臉的不敢置信,天方之主只是微微凝眉,彷彿看

穿了什麼。

空寂那灰色的眼睛,陡然朝遠處看去!

那邊,一人走出。

白衣如雪!

腰間佩劍,此刻,那劍,黑暗無邊!

甚至比人王之刀還要黑暗!

充斥著絕望,充斥著無奈,充斥著**!

那人,一步跨越虛空,穿梭天地而來,彷彿腳下非混沌,只

是大路,人還未至,劍出,長劍橫空,最快更新劍指群雄!

而原本,還在鏖戰三大九階的李皓,此刻,忽然吐了口氣。

有些埋怨,有些哀怨:「說好的就一會」

而三大九階,皆是變色!這-游-戲-也-太真實了

倒是那邊,人王稍有驚訝,而宇皇,彷彿吐了口氣一般,笑

了,嘀咕一聲:「我就說不應該!」

黑鱗!

萬界中誕生的**之靈,也是星門內部蘊含的**之道,更

是李皓昔日埋藏進去的自己情緒之道,最終萬界決戰.…並沒有

死!

那一日,蘇宇放走了它!

是的,放走了黑鱗。

當日決戰,他殺死了魔焰,那位吞噬了一些混沌本源的存

在,卻是放走了人門中誕生的**之靈,因為當日,雙方並未

結下仇怨,當日放走黑鱗,也只有他自己清楚,那黑鱗,唯一的

願望,就是走出去,恢復自由。

「黑鱗我們又見面了!」

蘇宇笑了一聲,看向那邊而來的李皓,果然,我一直覺得不

對勁,既然那些**之力,都是李皓自身的,為何黑鱗會消失

不見了!

而今日的李皓,一點也沒給他感受到任何**氣息,他還以

為黑鱗跑了,死了,毀滅了,看來錯了,並沒有!

只是,

蘇宇也忽然嘆息一聲,有些無奈。

這一刻,人王好像也明悟了,忍不住罵了一聲:「出來早了!」

是早了!

李皓,一直都在蟄伏。

其實,他隱約也有些察覺,手中長刀,雖然沒開口,大貓沒

說話,可幾次,都想往之前李皓那邊跑,只是,之前他沒太在

意,現在想來,也很快明悟。

那不是李皓,而是.….二貓!

既然都決定蟄伏了,為何此刻出現?

遠處,那踏空而來,宛如進入無人之地的李皓,輕笑一聲,

瀟洒自若:「我知道,出來早了,我知道,他們此戰死了,我殺死

天方,依舊可以復活他們!」

「我都知道!」

「我也告訴自己,不要急,慢慢來,我要最後出手,擊殺天

方,成為這世間唯一至強者!」

「理智告訴我,此刻走出,不妥!」

「可是

李皓忽然大笑,「可是,我的朋友們,我情緒,我**,我江

湖告訴我,我的朋友要死了,我的老師要死了,我的族人要死

了,他們,好像要喚醒我的良知!」

「他們好像覺得,此刻的我,並非是我他們太敏銳了!」

李皓暢快大笑:「他們還記得我,還想著我,我想,我再不出

來,不見他們一面,真要死了,哪怕死,他們也不甘心,也不痛

快!是非成敗轉頭空,何必在意?」

李皓哈哈大笑:「我欲乘風而起,又恐瓊樓玉宇,朋友沒了,

師父沒了,長輩沒了,道友沒了,江湖沒了,還有什麼?那就什

么都沒了!」

人至!

劍出!

一劍光耀混沌,劈開了無數黑暗,斬破了無數絕望,一劍

出,彷彿江湖再現!

「我本可等待最後,你們非要逼我走出一群不讓人省心的家

伙,從未讓我省心過一次,哪怕一次

笑罵聲,斥責聲,響徹混沌!

「乾無亮,你這廢物,無能之輩,我以為你會理智一些,我以

為你會恪守道主之職,你讓我失望了,一個不理智的領袖,如何

能執掌銀月?」

「老師,我原以為,幾次死亡,你該清醒了,還是如此幼稚,

五禽之魔,簡直不配你,你該叫五禽之聖!」

「空寂兄,皓月,沒有讓你失望,我始終是我只是,你幾次

生死輪迴,恐怕不是你了,真讓人不省心啊,你還要追趕人王,

差了一點哦,人王多淡定!」

「雷帝,霧山,森蘭,道棋你們居然也跟著一起發瘋,活膩

歪了嗎?我不是人王,不是蘇宇,他們無能,才會讓界域強者赴

死,不斷赴死,我李皓這一生,自從讓我銀月武師赴死一次,我

便後悔終生,老師二次身死,我便知道,再也不該讓人為我赴死

了你們.…真是不可理喻!」

那李皓,笑容璀璨,宛如炙陽!

絕望和希望,黑暗和聖潔,**在爆發,熱情在綻放!

這一刻的李皓,和二貓所化的李皓,截然不同。

和他人認知中的李皓,也完全不同!

「我自認,算計無雙,總想操控全局可惜.…破壞我計劃

的,一直都是自己人,果然,豬隊友,總是讓人無奈!」

笑罵聲,不斷傳盪開,又笑,又罵:「胡青峰,你說,你的召

喚之法,甚至能瞞過我自己,為何瞞不過他們?為何,他們覺

得你無情?我在你眼中,便是無情無義之輩嗎?你這廢物,只會

溜須拍馬,真到了關鍵時刻,一點也不頂用!」

那正在和三大強者鏖戰的「李皓」,此刻,忽然有些動蕩,有些

搖晃,胡青峰聲音從「李皓」口中傳出,傳出了讓人肉麻無比的諂媚

之聲:「侯爺無雙天下,俠骨柔情,我學不來萬分之一,二貓前輩

複製出來的,也只是我眼中森嚴威嚴的侯爺,哪能代替侯爺萬

一,侯爺獨一無二,也唯有此,才能證明,真正的侯爺,強的不

是實力,不是外表,而是侯爺那無雙之心!」

「肉麻!噁心!

這一刻,那一人匹敵三大九階的「李皓」,居然傳出了如此肉麻

的奉承之語,一瞬間,讓對面三位九階都有些恍惚!

這……….

這是…糾纏他們許久的傢伙?

此人是誰?

胡青峰?

從未聽聞,無名小輩!

他居然和一隻貓,殺死了幾位九階,而且,還糾纏了他們

三人許久,怎麼可能!

這不可能!

哪怕兩人都是七階八階,也不可能如此強悍,哪怕李皓本

人,如此強大,他們都難以置信,何況是這一人一貓偽裝而成的

李皓。

為何能如此強大?

還有李皓,真正的李皓,他居然.…直在隱藏,此刻,居然

走出來了!

他不再隱藏了!

念頭閃爍,劍意落下,一剎那,無數的**,無數熱情,無

數的瘋狂,無數的絕望,彷彿覆蓋了他們的精氣神!

「萬界聚我源!」

一聲輕笑,無數界域,世界本源,忽然動蕩,彷彿被人侵

占,只是剎那,那無數生命之源,化為血肉一般,覆蓋了李皓全

身!

李皓生命之力,這一刻,爆發到了極致!

而無數世界,彷彿瞬間寂滅一般!

李皓笑聲爽朗:「今日,我李皓,借一下世界之源,待我打爆

混沌本源,重塑天地,必會歸還!諸天道場再現,有意者,可入

我銀月之界,助我銀月一臂之力,戰九階,殺天方,誅劫難,還

我混沌,朗朗乾坤!」

「絕望歸我,希望你們自己保留!」

李皓笑聲撼動天地,劍落!

彷彿瞬間誕生宇宙,那消失的諸天道場,彷彿瞬間落在了天

地之間,那一劍落下,那被空寂幾人圍攻的強者,甚至眼前只是一花!

道斷!

天崩!

李皓出劍,劍氣盪四方,一切黑暗,瞬間被吞噬,一切寂

滅,瞬間被覆蓋。

春秋還在怔神之中,面前九階,剎那崩碎!

春秋駭然失色!

而李皓笑聲再起:「春秋,你不錯,銀月諸位,長河分離,融

界分散,道河融春秋之身!今日,春秋道友,必能大殺四方,一

身融一靈,萬靈融萬身,替你妖族,爭一線生機!」

語出,彷彿天意!

意志覆蓋,無數大道之力,匯聚一起,瞬間融入春秋,春秋

那些寂滅的分身,彷彿瞬間恢復了,時光好像在倒流,春秋愣住

了!

這是時光嗎?

怎麼可能!

時光在倒流?

不是說,毀滅了嗎?

她無數分身浮現,李皓劍意擴張,瞬間籠罩諸人,包括乾無

亮,笑罵:「愣著作甚?白痴一個!銀月之河,關聯春秋分身,

去現在,虛實相間,我要讓春秋道友,成這妖族至強者混沌萬

帝,諸天萬靈,願意幫我,可入其中,執掌一身,不願,看戲便

是!」

乾無亮此刻臉色劇變,大喜過望,又有些後悔,後悔至極!

「侯爺!」

他一聲凄厲嘶吼,彷彿李皓已死,卻是真的後悔到了極致。

完了!

侯爺本來蟄伏四方域,一直都在等待時機,可因為他們不懂

其中關鍵,李皓因為擔心泄密,加上胡青峰信誓旦旦,召喚而來

的李皓,和本尊無差別,加上二貓複製,李皓也是信心滿滿,何

況,那血肉,也的確是他血肉。

李皓想著,瞞過天方之眼,便沒再提及。

哪曾想這些人,還真要喚醒他,喚醒個屁啊,在李皓自己

看來,都沒什麼差別,結果居然人人都覺得,他不再是李皓

了!

真是沒法去說。

本可繼續蟄伏,不管便是,大不了打破混沌本源,再塑他

們,可最終,他還是走出來了,這樣的勝利,非我所願!

我是李皓!

我非追求勝利者,大道之途非無情,江湖路,不是這麼走

的。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他知道,此刻走出的自己,大概率不敵天方,可是又如

何?

勝也好,敗也罷,不過江湖一場醉!

有這些朋友,有這些好友,天涯何處無知己,何必只為了勝

利而勝利。

所以,他走出來了。

佩劍而行,跨越時空,從那混沌之根,走了出來,原本可以

再強大許多的,他放棄了,已無意義!

劍出斬九階,恢復空寂眾人。

笑靨如花,宛如初逢。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諸位,我李皓,歸來了!」

「五陵年少,書生意氣,都道人間紅塵污穢,我卻年少慕艾,

走一趟江湖路,道一聲大好頭顱,就在此,誰能取我項上人頭?」

李皓暢快至極,笑聲傳盪諸天!

我年少之時,便期待著,有一朝,結識三倆好友,行走江

湖,飛檐走壁,劫富濟貧,替天行道,人越強,越難自己。

而今,我拋下這些煩惱,讓**去主導,又有何妨?

「天方,劫難,爾等百萬年歲月空度,無朋友,無親人,無兄

弟,無道友,你們贏我又如何?」

一聲厲嘯,劍意如霜!

洞穿天地!

天地無聲,只有那一劍,彷彿撕裂天地,擊碎黑暗,我歸來

算計諸天,蟄伏等待,我想做,可我的朋友,不許我這麼

做。

我的兄弟,不願讓我沉淪。

既如此,戰一場,斗一場,我已勝卻你們無數!

「皓月兄!」

空寂忽然眼神放光,笑聲發自肺腑,「抱歉,不知道,抱歉

很抱歉可我很開心…

他不知道,李皓還有計劃。

所以,他很抱歉!

可他,真的很開心。

我之道友,果真無雙。

「徒弟,老子打打眼了!」

那袁碩,也是齜牙咧嘴,有些歉聲一笑,又猖狂大笑,瘋狂

暴吼:「老子收徒,眼光獨到,無人能比!」

「侯爺無雙!」

天地四方,彷彿只有此聲,彷彿在發泄,彷彿在怒吼,彷彿

在咆哮。

李皓歸來了!

對,這才是魔劍李皓,似魔非魔,非殺為魔。

這剎那,人王吐氣,笑了一聲,嘀咕一句,罵了一句,可

惜,我新武眾,融我了,否則,非要喊一聲人王無雙,和你一較

高下!

這一刻,宇皇笑了,時光之主嗯,還行,還不錯。

若是二貓所化李皓,便是真李皓,我真要失望了,你開我萬

界之天,就如此嗎?

原來,你還是你,嗯,挺好!

至於提前走出,壞了計劃,什麼計劃不計劃?

寧願站著死,何必苟且偷生,只為謀那一時之利!

「時光,有機會,喝一杯!」

宇皇大笑,「求道路上,上下求索,遇一契合之人,難得,今

日,喊你一聲前輩,時光前輩,有禮了!」

李皓暢笑:「殺了他們,再喝不遲!殺!」

一聲「殺」字,天地震蕩。

無數「殺」聲,瞬間浮現諸天,.;混沌瀰漫。

「殺!」

彷彿天崩,彷彿地裂,這剎那,士氣高昂,人人瘋狂。

這剎那,諸天世界,一位位帝尊,遙看遠方,忽然,有人踏

入大道之路,直奔遠方諸天道場。

「我路我走,未來,我定!」

「謀一線生機,此戰,我要自己掌握!」

「等我歸來,我若戰死,也不絕望!」

剎那,一尊尊帝尊,瞬間融神大道,再無保留,傾巢而出,

全力以赴!

原本東方帝尊,無一遲疑,上萬帝尊,蜂擁而出!

這天,我們來定!

這未來,我們來決。

遠處,天方看向李皓,笑了,笑著笑著,長嘆一聲:「我以為

能等到最強的你,汲取所有黑暗的你,沒想到,等來的只是

先智的你!李皓,你讓我失望了。」

李皓暢笑一聲:「莫要以己度人,子非魚,焉知魚之樂!愚

昧!」

一聲愚昧,宛如雷霆,轟擊天地。

炸裂黑暗,綻放光明。

劍意浮現,這一刻,白衣李皓,(手持長劍,便是絕世劍客!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星門:時光之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星門:時光之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章 絕世劍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