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絕對時空

第六百二十三章 絕對時空

劫難死了。

天地卻是依存。

這天,並未潰散,此刻,一股大道波動,蔓延而下,整個虛空,彷彿浮現出一人……或者一狗。

黑豹,有些茫然。

這是哪?

怎麼感覺,自己汲取了劫難之力,還多了一點東西,附贈品嗎?

感知四方,彷彿……好像一方天地!

下一刻,看到了李皓。

有些欣喜。

只是,又有些忐忑,還沒破混沌本源呢。

汲取了劫難之力,它正準備去對付混沌本源,結果忽然感受到了體內彷彿多了一方空間,所以來探查看看,現在看到李皓,顯得有些緊張。

活還沒幹完呢!

我可不是故意偷懶。

它轉身就要跑,繼續去混沌大道,對付混沌本源,李皓瞬間浮現,笑了:「跑什麼?」

「汪汪!」

黑豹叫喚一聲,哪怕這只是它的靈,並非它本體,它也保持著只叫不說的習慣。「別著急,不急一時。」

李皓攔下了要走的黑豹,看著眼前的世界,一枚神文,浮現在李皓面前,正是之前連接劫難之力的「劫」字神文。

李皓看了一眼黑豹,片刻后道:「我要煉化這一方天地,填充我大道之力,完善我身軀之力,我意志力足夠,不過最好還是虛實相間……」

黑豹倒是沒意見,它也不在乎。

而李皓,沉默一會,還是繼續道:「但是,我煉化這世界,卻是不掌其靈,你來執掌!將你核心之源,置於其中,暫且隱藏!」

黑豹不懂李皓的心思,但是也沒問,點了點狗頭。

它不懂,但是沒關係,李皓懂就行了。

李皓摸了摸有些虛幻的黑豹,這是黑豹的靈性而已,很快,又道:「回去吧,繼續做事,等我需要你的時候,會通知你,你咬一口就行,其他的交給我·····」

「汪!」

黑豹也沒多說,迅速靈性回歸,但是也沒徹底回歸,一部分核心靈性,留了下來,融入「劫』字神文之中,它不知道李皓要幹嘛,但是不妨礙它聽話去做。

等黑豹一走,李皓面前,江湖之道,迅速潰散。

無數絕望之力,再次回歸,瞬間化為一柄長劍。

看向四周,考慮一二,很快,無數神文浮現,其中,劫字神文,也浮現其中,眨眼間,長劍將神文吞噬,劫難之力溢散。

四周,天地震蕩了一下。

沒多久,整個天地,彷彿被李皓煉化,無數大道之力,全部湧入他體內。

原本李皓的血肉,幾乎被二貓他們抽取走了,製造假身。

他是匯聚了萬界之源,重鑄了肉身。

只是,光有意志之力,卻是缺乏大道之力,此刻,這些神文,融入了每一個細胞,大道之力,開始融入體內。

劫難的大道,劫難之力為主,但是也有其他大道之力。

大量強者死後,這些大道之力,幾乎都融入了這邊。

這時候,李皓不斷汲取,他本就汲取了天地之間的絕望之力,而劫難之力,對混沌而言,也是一種混亂動蕩之力。

可以說,混沌中的陰暗面力量,此刻都被李皓匯聚了。

大量大道之力,融入體內,不斷被李皓煉化,體外,白色長衫,此刻都開始黑化。

整個人,彷彿都在走向陰暗面。

李皓抬頭看天,天方並未出現,也沒阻攔,他不可能不知道劫難死了,但是,天方依舊在等待。

等待他,汲取劫難留下的劫難之力。

真是個自信的人!

又或者·…·不單純只是自信,天方,要的便是這樣的結果。

他等待的,

就是這樣的結果。

大量大道之力,瘋狂翻滾。

身旁的長劍,瘋狂震蕩。

此乃黑鱗之劍!

長劍顫動了一會,直到李皓探手抓住了長劍,這才停止了顫抖,此刻,李皓體內,無數大道之力瀰漫,一股黑暗氣息,不斷溢散而出,又被長劍吞噬一空。

黑暗,只是環繞著李皓一人。

整個天地,伴隨著長劍震蕩,忽然開始收縮,片刻后,這一方剛開闢的新天,徹底融入了長劍,長劍顫動,愈發強悍起來。

虛空動蕩。

李皓邁步走了出來。

人王幾人,都微微鬆了口氣。

春秋也鬆了口氣。

只是有些意外,劫難……居然真死了,而且很快,沒多久,就被李皓斬殺了。

這傢伙,真是出人預料。

一直沒開口的天方,此刻也笑了笑,「不錯!」

看向李皓,微微點頭:「很不錯!」

他好像很滿意。

滿意此刻的李皓,滿意現在的狀態。

整個混沌,此刻,無數絕望之力,還在朝著李皓蔓延而去,那無數災難之力,也朝著他蔓延,而黑暗之力,則是被人王還有李皓幾人一起吞噬。

混沌的天,彷彿真正的亮堂了起來。

那昏暗無邊,那輕易吞噬強者的混沌,此刻,彷彿成了光亮的虛空,不再具備強悍的吞噬之力。

一些隱藏的世界,此刻都浮現了出來。

宛如一顆顆星辰。

點亮了整個混沌!

原本暗淡的世界,此刻,四周也溢散出淡淡的光輝之力,愈發耀眼。

天方朝著四面八方看去,看著那無數黑暗之力,還在朝著幾人蔓延,感慨一聲:「從出生開始,從未見過如此光明的混沌!」

「黑暗,昏暗,混亂,其實讓人不舒服,壓抑·……唯有光明,才能讓人敞開心懷。」

「可惜,混沌的天,始終那麼暗淡。」

天方彷彿在回憶什麼。

回憶多年前的混沌,回憶那無數年的混亂動蕩。

再次唏噓:「直到那一日,有人從未來,踏尋時光而來,和我說,黑暗終將逝去,光明必將籠罩混沌……我以為,他說的只是玩笑,可他那麼認真·……我便信了。」

李皓笑了笑:「然後……你就這麼輕易地相信,去做了?」

天方也露出笑容:「很難的!你要明白,那個時候,二十多位接近三十位九階帝尊存在,我雖然強大,可也不是無敵,這是其一,其二……當年大家都處於巔峰時期,可不是今日你們殺死的這些弱者,也就劫難,最後恢復了一些巔峰。」

「那個時候,想做什麼,很難的·…·…何況,我更知道,動蕩的根源,其實不在於他們!」他搖了搖頭:「根源,其實不是他們,李皓,你知道,根源在哪嗎?」

李皓搖頭:「不知道,有人就有動蕩,就有江湖,我並不覺得,所謂的黑暗之力,被全部抽取,強者全部隕落,這個混沌就太平了。一味的只追求太平……其實也是不靠譜的!」

李皓又道:「有人就有爭紛,除非,你學混天,若是如此……那我就太失望了!」

李皓也是感慨一聲:「如果,你天方追求的,只是混沌那樣的大一統,建立一個無欲無求的世界,也許不會有戰爭了,可是……只有你這一代!你死了,會更慘不忍睹!」

如果天方只是想當一個更強的混天,對李皓而言,反而沒那麼值得去畏懼。

「不不不,我不是混天!」

天方搖頭,依舊那樣的淡然,自信,看向李皓,笑道:「你說的不錯,有人,就有紛爭,有靈,就有紛爭!我討厭的,其實也不是紛爭,混亂,我只是簡單的,討厭破壞美景的人。」

天方此刻,看向李皓,笑道:「我要做的,其實未必就和你們有衝突,你明白嗎?你殺死他們,我也並未阻攔,蘇宇覺得,我是為了汲取黑暗,那便錯了。」

他搖了搖頭,又看向李皓,「從始至終,我對這一切,並沒有太大的興趣,你們眼中的我,也許只是為了稱霸天下,稱霸混沌……所做一切,都只是為了殺死對手,那都是錯誤的想法。」

李皓微微揚眉。

人王嗤之以鼻。

蘇宇皺眉,也沒吭聲。

天方到底想做什麼,哪怕到了此刻,大家也不是太過清晰,判斷過很多,可天方也並未給他們一個準確的答案。

「我和戰,曾經聊過很久!」

天方繼續道:「我和他,相見恨晚,只可惜……他好像只是理想主義者,並非實踐派,他覺得,做下去,會死很多人,死太多太多的人,所以,他其實不想真正和我見面,他覺得,見了我,可能會被我感化……」

天方笑了,今日,該鋪墊的,都鋪墊了。

該準備的,都準備了。

他也不介意,去說說這些。

「任何事情,其實都要犧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成全一部人,當然,前提是,你成全的是大部分人,犧牲的是小部分人!比如這一次,便犧牲了劫難他們,他們肯定不願意的,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死,以防他們干擾我們的計劃。」

天方感慨無比,「混沌很大,但是也很小,我不知道,混沌是天然形成的,還是被人開闢出來的,就如這些世界,就如這些天地……人為的,還是自然的,這些其實不重要!」

「李皓,你知道,我為何一直在等,等待你們,抽取所有黑暗混亂嗎?」

李皓看著他,搖頭:「不明白,我以為你要光暗合一,虛實合一,看樣子,你好像不是這麼想的。」

「因為,道的對立,會讓天地更穩固……」

天方解釋道:「兩極之道,是對立之道,但是也是穩固天地之道!其實,光暗也好,陰陽也好,生死也罷,都是缺一不可!沒有單純的光明,單純的黑暗,若是只有一樣,那這個混沌,遲早會崩碎的!」

李皓點頭。

這倒也是。

顯然,天方很明白這個道理,甚至比他們更清楚,那他追求的,就不是消滅黑暗。

天方繼續道:「戰修的是時光,我修的是空間,時空,你覺得是兩極之道,還是不相干的兩條大道?」

時空對立嗎?

時間和空間,有必然的對立性嗎?

李皓也一直在修鍊時光,此刻,沉默一會,開口道:「我覺得,應該不算,時間是時間,空間是空間……」

「不不不!」

天方卻是搖頭:「你說的是絕對空間,絕對時間,兩者不相關,而在我看來,兩者……其實息息相關!此外,時間也好,空間也是,其實都是絕對存在的,而非感官上的變化·…·」

此刻的他,好像才是真正的他。

此刻的他……甚至讓人不自覺地去想到一人,戰。

天方之前,和戰其實沒什麼太多的共同之處,可這一刻,他彷彿變的有些狂熱起來,那種感覺……儘管李皓不曾見過戰,可從這些話語中,卻是不由想到了戰。

「混沌,其實一直都在膨脹,在擴張,這一點,李皓你知道嗎?」

他看向李皓:「這就證明,空間,是在擴張的,是真實存在的,並非感官上的一些變化,我修空間之道,我是可以清晰感知的!」

李皓微微揚眉,並未吭聲。

「至於時間,也是真實存在的·····」

天方又道:「所以,在我眼中,這兩者,是真實存在的道,而非虛幻的道!這和你想象的,意志上的虛道,是不一樣的!」

李皓心中微動。

這些,只是自己的一些想法而已,在他看來,若是天地大道,分虛實兩種,時空都應該屬於虛幻之道,唯有真實存在,看得見摸得著的,才是實道。

天方的意思是,時空,也是實道。

當然,這些只是李皓的想法,可天方,居然明白李皓的想法,清楚李皓的心思。

李皓皺眉:「那天方前輩的意思是……這兩者,就算是實道,那便不是對立之道,所以,我還是不明白前輩的意思。」

天方卻是皺眉:「誰說,實道,就一定要和虛道對立?生死在你眼中,都是實道還是虛道?兩者對立,就是實道和虛道的區別嗎?陰陽呢?光暗呢?李皓,你對時空的了解,太淺薄了,對大道的感悟,雖然不錯,可也不能算是無雙!」

李皓被人鄙視了。

當然,此刻的他,並未反駁,只是點頭。

也許吧!

他年輕,當然,其實也不年輕,他的慾望之道,在萬界經歷了無數歲月,他過去曾遊走過新武,要說年輕,只是實際上的年紀,可心態上,經驗上,他其實一點也不年輕。

不過,經歷的多,不代表就超越了天方。

此刻,他也在思考天方的話,想著他話中的意思。

「那前輩··……想做什麼呢?」

天方笑了,「算了,你既然不太明白,我便說的簡單一點!我其實一直在等待一個機會,以對立的大道,進行碰撞,走到極致,達成一個絕對平衡!」

「永遠不會失衡的那種,我相信,這些對立之道,走到了終點,或者說,走到了一個地步,會出現統一!」

「也就是說,出現一個永遠不變化的狀態,絕對平衡,絕對公正,絕對靜止的一個狀態!」他彷彿有些興奮,「比如時空碰撞到了極致,會出現一個絕對空間,絕對時間狀態!在這,空間無限大,無需擴張,你走過的地方,都是空間!而在這,時間無垠,不死不滅,每個人都能長生不死…·…到了這時候,爭鋒其實沒有任何意義!」

「永遠不會失衡的那種,我相信,這些對立之道,走到了終點,或者說,走到了一個地步,會出現統一!」

「也就是說,出現一個永遠不變化的狀態,絕對平衡,絕對公正,絕對靜止的一個狀態!」他彷彿有些興奮,「比如時空碰撞到了極致,會出現一個絕對空間,絕對時間狀態!在這,空間無限大,無需擴張,你走過的地方,都是空間!而在這,時間無垠,不死不滅,每個人都能長生不死……到了這時候,爭鋒其實沒有任何意義!」

「社會會發展,文明會發展,他們會去不斷探索,探索空間的盡頭…·其實這個盡頭,並不存在!」

「他們會去探索時間的盡頭,而這個盡頭,也不存在!」

「黑暗也好,光明也罷,在這,其實都沒太大意義!」

天方笑道:「所謂爭鋒,爭霸,爭的都只是壽元,只是地盤,只是地方大小,可若是這個地方無垠呢?時光無垠呢?李皓,這樣的混沌,你覺得,會出現你所謂的江湖嗎?」

一群人,全部像看瘋子一樣看天方。

人人都說,李皓是瘋子,人王很瘋狂,宇皇神經病…··…

可這一刻,他們看天方的眼神,其實和別人看他們的眼神一樣!

是的,一樣的眼神。

這就是一個神經病!

絕對的空間,絕對的時間……

李皓微微凝眉,陷入了沉思。

會存在嗎?

他不知道。

他不去否認天方的說法,但是……這個說法,聽起來如此的不可思議,當時空碰撞,會出現一個絕對空間地帶,絕對時間地帶,沒有邊界,沒有時間的盡頭…···

在這,你爭霸也好,爭鋒也好,其實意義不大。

大家都是不死之身,大家的地盤,都可以無限擴張,只要你想走,隨時都可以走到無垠之地。

那如此一來……爭霸,爭鋒,都沒意義了。

混沌的對立,混亂,都可能會在這樣的時代,徹底消除。

一勞永逸!

可是……怎麼可能呢?

李皓直到這一刻,才徹底明白了天方的心思,他臉色微變,「所以,前輩的意思是,你掌握空間之道,掌握光明秩序的一道,我們掌控了時光一道,掌控了混亂黑暗的一方大道·……所以···…前輩要和我們平衡之下,大道對決,看看能否製造出這樣的絕對時空?」

「對,但是也不對!」

天方興奮道:「不是能否,而是··…··一定!除非,我們不夠強!只要夠強,雙方平衡之下,我覺得,一定會存在!你我·····…或者說我,你們幾人一起,對立之下,已經是這話混沌的極限了!這樣的你我,若是都無法創造出絕對時空,那後來者,再無機會了!」

「劫難他們,沒有給我帶來這樣的期待,所以……他們必須死,死,是對他們的解脫,此刻不死,遲早也會死,但是他們的死,並非毫無意義,恰恰相反,他們的死,就是為了成全你們!

「當年,戰和我論道之時,我和他,說到最後,便是討論絕對時空的問題,戰覺得,也是有可能存在的,但是他覺得理論上存在,不代表要去實現,很多東西,都只是理論上存在的,可我卻是覺得·…··…既然有這樣的理論支持,為何不去試試看?」

這時候,人王齜牙一笑:「原來天方前輩追求的是這個··……那簡單了,前輩自己繼續玩,咱們也不衝突,我就說,打生打死沒必要,都是斯文人……」

眾人看向人王,你斯文嗎?

人王被看的一怔,罵了一句,咋了,老子不斯文?

正兒八經的魔都武科大學畢業生!

你們知道不知道,多厲害?

就你倆,還看我,看啥看!

你倆大學畢業了嗎?

話說,你倆在的地方,有大學嗎?

渣渣!

還看我,再看,砍死你們!

李皓笑了笑,蘇宇卻是若有所思道:「前輩的話,我們倒是聽懂了,這麼說,其實,我們和前輩,都是追求和平的人,都是追求大道終點的人……只是……」

說罷,輕嘆一聲:「前輩,我們這些人,單獨一人,恐怕難以和你交鋒,也就達不到所謂的平衡,這麼說……前輩是有一些其他想法了?」

李皓輕笑:「肯定還是有的,比如·……咱們自己不行,那就把咱們幾個,給融了,融合到一起,試試看,對吧?」

天方笑了,點頭:「是這意思!你們幾位都是聰明人,其實,我並非要殺你們,也並非要對你們如何……只是,你們成長的雖快,我其實也能等,等到你們和我平衡的那一天··……可是,混沌的極限就在這,繼續下去,也許……我壽元的盡頭就到了!」

他嘆息一聲:「我兩百萬歲了,我倒是願意等待下去,可再這樣,我死了,還能再出一位空間道的極限修士嗎?就算出了,能和你們一樣嗎?那平衡,始終都不會出現!」

「我思來想去,你們三人,若是能徹底融合···…你銀月、新武、萬界,其實都是一源,都被時光蘊養過,所以呢,你三人,是主動融合,和我一戰,還是·……我幫你們?」

他很認真!

他也沒興趣此刻殺死三人,那不是他追求的目標,他看著三人,希望他們主動去融合,然後·……達到一個和他平衡的地步。

以最強的兩極之道,進行碰撞,去嘗試……打開他所謂的絕對時空!

不怕對手強!

就怕對手是個神經病。

這是對抗李皓他們的敵人,最忌憚的一件事,今日,李皓三人,誕生了一樣的想法,我們其實不怕天方強大,可當天方,是個瘋子……

這就很麻煩了。

人王此刻還有興趣打趣:「天方,你的意思是,要把咱們幾個揉吧揉吧捏在一起,再和你干一架?我倒是沒意見,我不當屁股行嗎?你讓李皓或者蘇宇當……我當腦袋如何?」

蘇宇失笑,「人王,這話,我可不愛聽,當然,時光沒意見,我倒是不拒絕!只是……我看天方前輩的意思是……咱們就算捏吧到了一起,是不是,意志也得捏合?」

天方卻是認真點頭:「那是一定的,絕對時空,在我看來,也需要絕對的意志!你三人,心思太多,並不符合我的預期,這樣的話,會很容易出現偏差,所以……留下一股意志就行!以免出現問題……」

人王好奇:「留下誰的?我的?我覺得可以有!」

李皓都無奈了,「人王前輩,天方前輩可不是和咱們開玩笑,人家很認真的!」

人王笑眯眯的:「我也很認真!問問,若是留下我的,我考慮考慮··…·」

天方卻是搖頭:「不是你的,你太不冷靜,蘇宇,我了解的不多,但是我感受到了瘋狂,我對李皓了解最多,他是最理智的,所以,我希望留下李皓的意志!」

理智!

李皓笑了:「受寵若驚!」

人王怒了:「看不起我?」

蘇宇聳肩,我可不瘋狂,和你比,我覺得我還算正常。

瘋子,才會覺得他人瘋狂,你這神經病,居然要打造什麼絕對時空…·這才是真瘋子。

這不出萬界不知道,這一出來……才發現,混沌還是危險。

到處都是神經病!

我反而很正常了。

藍天都不覺得變態了,也很正常。

這一刻,幾人也明白,天方,找他們,等他們,還真不是為了什麼私人恩怨,也不是為了大一統混沌,這傢伙……和戰一樣,是一個瘋狂的修道者。

什麼絕對時空……大家不一定完全不認可這個理論,可這種天方夜譚的理論……除非真的有機會去試驗,否則,誰會去做?

天方,為了完成他的理念,那些九階,包括在場所有人,都是他的目標,都是他計劃中的一環。

而對方的目標……就是為了消除整個混沌中的不平等。

消除黑暗,消除混亂。

此刻,你甚至無法去區分,他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

「怎麼說?」

蘇宇看向李皓,你怎麼看?

李皓此刻也是無奈:「如果,天方前輩只是為了大一統,只是為了兩極之道,咱們也許還有機會,還有活路···…可現在,人家是為了他的道,他的夢想,他的理論……甚至得到了戰的認同,反而……沒路走了!」

蘇宇點頭。

這倒是真的。

這一刻,一旁春秋,倒是眼神微微閃爍一下,這麼說……其實沒我事?

我不管,也沒事?

天方要對付,只是這三人,打造所謂的絕對時空。

那我現在走·……可以嗎?

她正想著,李皓忽然一笑:「前輩,這麼說的話,只和我們三人有關,和其他人無關了?那其他人,是不是可以走了?」

天方先是點頭,又搖頭:「新武,銀月,萬界之人都不能走,你們都和戰的時光有些牽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必須要將你們全部融合到一起才可以!至於春秋……」他看了一眼春秋,好像在思索,有沒有必要留下她。

春秋很糾結!

下一刻,天方搖頭道:「她若是不吞九階之道,其實,走了也無妨,少一個局外的八階,無所謂,可她貪心,吞了幾位九階之道,那就不行了,我擔心,最終不平衡·····」

春秋想罵人!

是我吞的嗎?

是他們給我的!

真是·……無妄之災!

遇到了一群瘋子。

一群神經病!

這下好了,不用自己遲疑了,人家說了,你雖然只是小角色,你也得留下,以備不時之需。

李皓嘆息一聲:「看樣子,真沒談了。」

天方點頭:「沒有可商量的餘地,我未必會贏,你們融合一體,意志一統,其實和我相當,我並非說,一定要贏,只要能出現絕對時空,也許,勝利的是你,那贏家便是你……這些,其實沒關係,無所謂!」

「我本來追求的,便是絕對時空·……所以,李皓,時光的力量,還是再次呈現出來吧!」他看著李皓,時光不會消散的,那是絕對存在的。

他堅信!

「也唯有如此,你才能匹敵我·…··…否則··…··…你一點希望都沒有!」

話落,身上氣息,漸漸開始強大起來,越來越強!

整個混沌,彷彿都在超載一般。

他的氣勢勃發,甚至讓整個混沌空間,都在扭曲,萬道匯聚,這一刻,連混沌大道都浮現了出來,一顆心臟,彷彿在他頭頂跳動。

無數的靈性,朝他匯聚而去,從混沌那心臟中,蔓延而出!

直奔他而來!

那是,百萬年來,匯聚的靈性。

四周,那些大道之力,混沌之力,紛紛朝他涌去,這一刻的天方,氣息幾乎是瞬間強大了起來,萬條大道,瀰漫虛空,漸漸地,開始融合,朝著混沌大道融合而去。

天方邁動腳步:「三位,是自己合作,還是說……讓我幫忙?我幫忙,也許會手腳更重一些,吃更多一些的苦,最終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這時候,幾人氣息也在爆發,人王陰陽合一,手中長刀,也在顫動。

蘇宇身後萬道世界,正在朝他覆蓋,一本書,匯聚萬界,融入書中,彷彿宇宙浮現,文明爆發。

春秋糾結無比,卻也只能選擇和幾人聯手,去對抗這個可怕的傢伙。

到了這地步,才能真正理解天方的強大。

這位從百萬年前,就開始布局的傢伙,真的一直都在看戲,或者說,完成自己的目標。

舉手投足之間,都能感受到他們被絞殺的氣息。

百萬年來,消散的靈性,真的都被他私吞了。

只為了今日,鑄造最強空間之道,最強光明秩序之道,去碰撞時光。

所以,他在這之前,從未想過,殺死這幾人。

反而,不斷幫他們,去強大自己。

他為的,甚至不是最終的勝利,只是為了去驗證,自己理論的真實性。

李皓有些頭疼。

此刻,徹底感受到了對方的強悍,原以為,對方意志未必多強,當然,也只是奢想,可真等感受到了對方那股意志,甚至……他感受到了勢的存在!

天方,真的太強了。

萬道匯聚,勢在加持,意志強悍,這樣的人,給人的感覺,便是絕望,無懈可擊!

整個混沌大道,也被對方所執掌!

大道之力來源,更是無窮無盡,而李皓三人,卻是只能依靠那些外散的大道之力,去填充自己.

「三位,我迫不及待了!」

天方再次跨越一步,輕輕鬆鬆,就浮現在三人附近,面露微笑:「李皓,絕望之力,若是還不足以讓你強大,你可以再試試,掌控其他意志之道,我不攔你,反而更希望你能成功!你那心門,我覺得倒也不錯,若是你覺得,還不夠……這混沌無數界域之源,你都可以隨意汲取!一切門,我覺得倒也不錯,若是你覺得,還不夠……這混沌無數界域之源,你都可以隨意汲取!一切,都只是暫時的,等絕對時空出現,再也無需世界,世界,阻礙了文明的發展!世界,阻礙了大,都只是暫時的,等絕對時空出現,再也無需世界,世界,阻礙了文明的發展!世界,阻礙了大道的發展!徹底融合一體,無種族之分,無文明之分,這樣,才是所有人都追求的時空!」道的發展!徹底融合一體,無種族之分,無文明之分,這樣,才是所有人都追求的時空!」

「瘋子!」

「神經病!」

「毛病!」

此刻,幾人都是苦笑一聲,罵了一聲。

難得在這時候,統一了意見。

此刻,人王也不再嬉笑怒罵,舔了舔嘴唇:「我可不想融合你們,當然,我做主也行,但是不

不是我做主,我可不幹,所以……只能砍死這老瘋子了!」

蘇宇也笑了笑:「我也不習慣被人掌控,大不了被殺,也不是沒死過,死,其實也沒什麼!」」

李皓更是笑道:「我也沒有你們那種興趣愛好,動不動容納無數人的意志·……還是徹底泯滅

李皓更是笑道:「我也沒有你們那種興趣愛好,動不動容納無數人的意志·……還是徹底泯滅,最多也就利用一下靈性,徹底泯滅你們,將你們和我重塑···說實話,想想,我也難受的很!,最多也就利用一下靈性,徹底泯滅你們,將你們和我重塑···說實話,想想,我也難受的很!

說到這,又笑了一聲:「二位既然也沒這個想法……那就……和天方前輩切碰一下,到了這時候,有什麼看家本領,都使出來吧,否則……我怕沒機會了!」」

人王呵呵一笑,四周,無數陰陽之力,再次被他汲取,氣息強大了一些,但是也不算太明顯

此刻的人王,也算是走到了極致。

可比起天方,那鋪天蓋地的氣勢,還是有所不如,差距很大。

李皓也在汲取無數意志之力,氣息不斷動蕩。

春秋見狀,倒是想說幾句,真能斗得過嗎?

可看到幾人不理自己,只能默默安靜了下來,有些悲觀,感受著天方那無敵的氣勢,這一刻

,才明白,原來,九階的差距,也如此巨大!

後方的袁碩,還有二貓,此刻卻是默默退後,退遠,雖然他們之前也和九階廝殺,可此刻,

卻是退了出去,這樣的戰鬥,大概率不是他們可以參與的了。

二貓身上,那無數血肉,忽然消散一空,眨眼間,宛如衣服一般,套在了李皓身上。

血肉,開始滋生,沒有了之前的蒼白。

李皓探手一抓,袁碩體內,五行之力,忽然洶湧而出,被李皓抓走,袁碩微微揚眉,李皓笑道:「借來一用,要不然,天方前輩,還得打死老師你才行。」

天方輕笑:「都一樣的,沒什麼區別,他們沾染了時光,那··…只能和你們融合,所以,隨

早晚的事罷了。」

你,早晚的事罷了。」

話落,再次上前一步,無盡的氣勢壓制而來,三人不斷倒退,只覺得翻江倒海。

一刀,一劍,一書,懸浮在天地之間。

天方,迫不及待了!

三人什麼也不說,剎那,刀劍書同時浮現,斬破天地,宛如天地初開。

光明照耀混沌,卻是瞬間寂滅!

一股空間之力,瞬間泯滅一切,天方嘆息聲傳出:「不行的,不夠,你們,太弱了!融合吧,這樣的力量,不足以撞擊出絕對時空,差太多了!」

無人回話,只有刀劍書再現。

是不敵,可不試試,怎麼知道結果呢?

哪怕……結果不盡人意。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星門:時光之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星門:時光之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三章 絕對時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