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劫難隕

第六百二十二章 劫難隕

而隨著大量九階戰死,劫難此刻,也愈發強大起來。

劫難露出了笑容。

今日,死了許多人,但是也成全了許多人。

比如他,比如春秋,比如李皓

都在今日,更進一步,包括人王幾人,都強大許多,而眼下,局勢也出現了一些變化,他愈發強大之下,覺得,今日自己未必就沒機會!

天方是強,也許是此地最強者。

可是現在,春秋強大了!

劫難看向春秋,笑了起來:"春秋,妖族幾位道主,成全了你,必然不希望妖族覆滅在此"

他話都沒說完,春秋冷笑一聲:"我就是自己單打獨鬥,也不會和你這傢伙合作,劫難之主跟著你一起出來的九階,誰還活著?你自己沒點數嗎?"

你當我傻子嗎?

和你一起抗爭天方他們的,那些九階呢?

去哪了?

在哪?

一個都沒了!

這傢伙,也好意思說這話,換成自己,都沒臉開ロ。

劫難微微一征,皺眉。

也是。

他自嘲一笑。

再看李皓:"李皓"

李皓卻是懶得理會他,只是看向人王幾人,笑道:"到了此刻,雜魚都清理掉了,劫難是我來解決,還是幾位聯手解決了他,或者留一些餘力,待會一起和天方道友切磋一番?"

人王長刀滴血,聞言嘿嘿一笑:"你一個人,能行嗎?」

蘇宇也露出笑意:"時光前輩,真不需要我們幫忙?」

春秋還有些茫然。

此刻的她,雖然覺得,自己不比李皓弱,可是劫難很強的,而且隨著人死的多,劫難越來越強,李皓之前也只是平分秋色,此刻,應該更弱一籌才對。

如何能解決劫難?

她有些失神。

吹牛嗎?

不至於吧?

而劫難之主,臉色也出現了一些變化,看向李皓,恫嚇我?

解決我?

別說你一人,就是人王他們也上,人王他們雖然也能斬殺九階,可都是虛弱期的九階,如何能殺我?

我可不是那些人!

"大言不慚!」

劫難之主面露冷色。

此刻,他也覺得有些不妥,也不耽誤,瞬間消失,再次使用命運之力,只見李皓的命運之柱,黑暗無比,宛如深淵,比之前更黑暗了。

這是絕死之兆!

見狀,他瞬間安心了一些。

這就好!

而李皓,則是瞬間避開,後退,看向眾人:"這麼說,諸位,不參與,準備留力對付天方了?"

人王抱刀而笑,"我們這些人,不參與最後一戰可惜了,劫難既然按你所言,是雜魚,你倒是讓咱們看看別光吹牛,走出來到現在,你也就殺了一位九階罷了!"

"也好,我其實也更喜歡單打獨鬥!」

李皓露出一些笑意。

瞬間,笑意消失。

看向劫難:"既然大家都迫不及待了,我就送劫難前輩上路吧!"

"可笑!"

劫難不信他真有能耐殺死自己,瞬間低喝一聲,無數雷霆浮現,無數雷柱浮現,將李皓籠罩其中!

此刻,那些雷柱愈發強大。

環繞四方,將李皓瞬間封鎖在其中,他頓時大喜,他其實有些忌憚李皓穿梭時空,此刻,李皓居然沒有避開他,直接就被他鎖定了!

好事!

一剎那,整個雷柱之中,無數雷霆化為巨人,個個強悍無比,轉瞬間融入雷柱。

那無數雷柱,彷彿化為一尊尊無敵巨人!

手持巨棒,紛紛朝李皓劈砍而去!

一切大道之力,在雷柱之下,都化為齏粉,瞬間被擊碎,整個空間,都好像被打碎了一般,宛如開天闢地之相!

與此同時。

劫難本尊消失,剎那間,融入雷域之中,那劫難之域,這一刻,和當日李皓開天闢地極其類似。

劫難,彷彿成力了開天之主。

而那些雷柱,都好像化為了開天神靈。

比起當日的李皓,今日的劫難可要強大的多,開天,壯大自己,這也是劫難從李皓這邊學來的,他之前本無這樣的想法,自從李皓開天,蘊養出了蘇宇,他就誕生了這樣的心思。

李皓可以,我為何不行?

今日死的人,比上次還多!

而且,更強大。

靈性到處都是,大道之力瀰漫四方。

"怎麼辦?"

這時候,春秋忽然開口,有些忐忑,咱們真看著不管?

這合適嗎?

李皓雖說要單挑,可是她又有些不安,擔心李皓真贏了,會算后賬!

人王和蘇宇,都沒理她。

兩人並不知道李皓為何要讓春秋匯萬道,但是李皓這麼做,他們也不參與,此刻,兩人並未看向李皓,李皓若是連劫難都無法解決

那代表,他根本不可能匹敵天方的。

這麼下去,遲早都是敗亡!

劫難不死,李皓戰死,其實也沒什麼區別了。

此刻,兩人看向不遠處一直淡然的天方,一直沒怎麼說話的蘇宇,忽然道:"天方前輩,一直等待,是覺得李皓不夠強,還是覺得我仨人,沒能聚源?"

一直沒怎麼在意他的天方,忽然朝他看去。

蘇宇一臉斯文之相,露出淺淺的笑容:"前輩,殺死劫難,夠了嗎?"

天方若有所思,看著他不語。

蘇宇又笑:"我如今,有些疑惑,趁著時光還在對付劫難,不知道前輩,可否願意為我解惑ーニ?"

天方淡笑:"說說看。"

"戰,和前輩到底聊過什麼?"

蘇宇彷彿很好奇,又好像有些疑惑,"我甚至曾經想過,戰,是否只是前輩的布局,一個沒走出新武世界的強者,居然匯聚了時光,而空間,時光,一旦合體,是否意味著掌握時空,徹底成為混沌之主?"

他又道:"我也在想,前輩和戰,是否也是一體兩面?他代表了前輩的善,前輩是惡!或者反過來,他是惡,前輩是善?"

天方失笑:"猜的很有意思!

一體兩面。

時光,空間。

蘇宇淺笑:"也只是一家之見,未必是真,前輩一直在等,是否覺得,兩面不夠平衡,希望我們幾人,也算是一脈同源吧,都

源於新武起碼根基算是如此,我任人,若是壯大到了,能夠匹敵前輩,是否意味著前輩一直等待的機會來了?"

天方,一直只是在觀戰,他這樣的強者,不可能真的一點準備都沒,就任由他們殺死其他人,殺死一人,其實幾人都會壯大的一些的。

都在戰鬥中不斷成長!

一個聰明人,布局混沌百萬年,豈會任由這種事發生?

蘇宇又道:"還是說,我猜錯了,前輩只是單純的希望將我們煉製成你的另外一面!"

蘇宇笑道:"陰陽世界也好,銀月世界也好,包括我萬界,我都有些了解,道分兩極,前輩的空間,在我看來,一直都只是單獨一面,還是說,前輩已經有了兩面應該不至於,否則,此刻哪還有我們的活路。」

天方又笑了。

"那你覺得,我到底是善是惡?」

他看著蘇宇,眼中彷彿帶著一些欣賞,"如果,戰真是我另一面,他是善是惡?」

此話一出,蘇宇還沒吭聲,那邊,二貓忽然叫喚一聲:"放屁!你不可能是他的另外一面,他也不可能是你的另外一面,你不配!"

二貓好像怒了!

天方看向二貓,感慨一聲:"複製大道其實很有意思,也算是戰的核心之道了吧?戰的時光,其實缺陷還是有很多的,他畢竟只是走到了六階,能成就時光,複製之道,功不可沒!"

他沒說,戰到底是不是他的另外一面。

也沒說,他一直等待的,是否是三人聯手,匯聚本源,三源一體,和他平衡之後,汲取歸一,成為真正的混沌之主。

他不說,蘇宇也只能去猜。

他也不好判斷,但是他知道,天方一直不動手,的確是在等待李皓變強,或者等待他和人王變強。

三方,其實都是同源一脈的。

心中念頭,此刻也是無數。

從萬界走出,馬上就迎來了絕世之戰,他了解的東西太少,

只能通過大家的一些對話,去判斷一些東西,此刻,他沒有清晰的情報,一時間,也難以推測出完整的線索。

但是他知道殺死劫難之前,他們危險不大。

可劫難一旦死了也許,就是真正的大危機了。

他又朝四方看去,此刻,可以說,除了新武、銀月、萬界三方,只有一位外人,在他們的陣營之中,春秋!

"李皓,真的沒想過,關鍵時刻,幾位妖族帝尊,也許會傳力給春秋嗎?他讓春秋匯萬帝之靈,明擺著是加大春秋的籌碼:』

此刻的蘇宇,也是心眼無數。

他不相信,這一切都是意外。

天底下,沒有意外。

就算有,也不會是這個時候,也許李皓提前走出,是意外,但是春秋不死,甚至漸漸被拉拔,在他看來,這絕對不是意外。

是春秋傻?

所以,好騙一些?

那也未必!

他餘光看向春秋,歲月枯榮之道,萬道分身,過去現在

一個個念頭閃爍。

卻是不知,李皓到底要如何去利用春秋,春秋雖強,可要說能對付天方也只是天方夜譚了!

"時光嗎?"

他陷入了思考中,讓時光催動春秋所有分身,化為無數春秋這不可能的,這麼強大的春秋,時光恐怕難以催動了。

他們還在閑談。

此刻的李皓,卻是被困雷域之中,這時候的劫難,宛如開天之主,那無數雷霆巨人,手握巨棒,一棒子下去,彷彿就開闢了一個空間!

劫難其實很忐忑!

他擔心,擔心其他人插手,也擔心天方出手。

所以,他很警惕,他甚至故意給,己的劫難之域,遮蓋了命

運的力量,顛倒了乾坤,妄圖用這樣的手段,欺瞞過去!

他心中也是早有盤算。

那些九階之死,其實他不意外。

今日,他們死,是必須的。

而他,今日也有自己的目標,那就是開天!

開劫難之天!

徹底完善萬道,從而今的九千六百道則左右,徹底完善萬道之力,縱然不能成就時空,那也沒關係,那時候,他的劫難之道,就不弱於天方了!

而開天,是感悟大道,最快的一個捷徑。

一旦徹底封死,時光流速都不同,甚至他能遮掩一切,在無聲無息中完成。

此刻的劫難,有些興奮,有些激動。

那幾人,好像並未在意他們。

沒人管他們!

天方沒出手,李皓的幾個幫手也沒出手,他愈加欣喜了,混沌大道,此刻也在動蕩,他本就是九階強者,融入了混沌,此刻,暗中開始汲取混沌之力,彷彿因為李皓太強,不得不抽取混沌之力,去強大自己!

他也有判斷,天方,彷彿希望看到李皓成長起來。

既然如此自己此刻抽取混沌之力,天方應該不會插手,也不會管,事實證明,他猜對了!

而李皓,只是避退。

不斷的避退!

劫難之域中,那些雷霆巨人,此刻好像在化為其他巨人,有人冒出生死之氣,有人冒出陰陽之氣,劫難愈發興奮。

他呈現在界域之中,宛如創世之神,巨大無比,笑容璀璨!

「李皓!"

他笑聲傳盪:"你覺得,此地如何?」

此刻的他,已經完成了乾坤顛倒,外界,已經無法窺探,他終於鬆了口氣。

乾坤之道,命運之道,這些大道,都是用於這一刻的。

用上了!

他忍不住的去笑,那些九階死去,大道沒了靈性,大道之力都在瘋狂擴散,而這,也完成了他的第二步,汲取萬道之力,填充新天!

李皓,是開過天的。

此刻的他,知道李皓應該看出來一些了,可是,遲了!

在這,我已無敵!

一條條粗大無比的大道,瀰漫四方,劫難,第一次展露出了自己的道域,大道之域,完整無比,那無數巨人,每個人,彷彿頭頂都連接著一條大道。

劫雉,好像將自己化力了世界之河。

他看向李皓:"多虧你,讓我看到了希望否則,我根本不敢反抗天方,只有我知道,他到底多強,可我也看出來了,他一直在等待你的成長,或者等待時光的成長"

劫難此刻,好像要發泄心中的不甘,心中的膽怯:"從很多年前,我就不敢反抗他!李皓,天方布局,往往都是輕描淡寫,卻是讓人越想越恐懼!」

"當年的秩序之主,大道九千八,可謂是強悍無比,可是秩序之主死了,是我們動手殺的!」

劫難彷彿在訴說著什麼,有些瘋狂:"可一開始,我們根本不知道,被天方利用了,他甚至沒有親自出面,只是簡簡單單的,稍微推動一下,我們便成了他的打手,殺死了唯一可能和他抗衡的秩序!」

"等秩序死了,我才知道麻煩了,天方無人可以制衡了,我們只能抱團取暖:'

"可隨著混沌靈性消散,我們又不得不依仗他,為我們尋找秘地,去避難,去恢復靈性這才

有了百萬年之困!」

他傾訴著之前無法訴說的東西,此刻,方法解脫了,彷彿覺得,自己有希望,有底氣,去反抗天方了!

他笑的很開心:"李皓,幸好有你!我知道,我不是他對手,可我也知道,他也許一直在等你,希望看到你,去殺了我」

李皓避退,避開了雷霆巨人的圍殺,看向劫雉,也笑了:"所以,你覺得,今日你在此地,開劫難之天,便可讓你感悟萬道,

正式跨入天方那個層次?」

"不可以嗎?"

劫難彷彿謙遜的很:"你有經驗,我其實也不能百分百肯定,李皓,天方是大患,他一直都在利用你們,你知道的,你們這些人,也最痛恨他人利用你告訴我,我的天地,有何缺陷,我殺了你之後我更強,才能殺死天方

李皓看了一番,長劍揮舞了一下,擊退了一尊雷霆巨人,彷彿巡査一般,點頭道:"九階就是不同凡響,出手很大氣,都是九階之靈,九階之道,大道之力,靈性,都很足!生命力,今日死了那麼多人,也很足!以劫難力核心,以萬道力界壁,以道靈為開天神靈和我之前開闢萬界,其實已經相當十,甚至更強一籌,唯一區別,我之前以時光力主,你以劫難為主。"

李皓笑道:"可能開闢成功后,時光流速,稍有差別,比如萬界幾十萬年,外界幾個月沒了時光長河,也許只有百年時差,千年時差

劫難笑了!

李皓,彷彿真的在給他評價,不得不說,評價的讓他也很開心!

"真的?只有流速之差嗎?"

李皓點頭:"差不多吧。」

劫難眼中露出一抹喜色:"那若是殺了你李皓,我將你當成下一個蘇宇,來培養,你覺得如何?我為開天之主,你也未必不能成力這劫難之天的皇!"

李皓笑了笑,沒理會,繼續道:"但是你這天地,還差一樣東西

"什麼?」

"核心之源!"

李皓解釋道:"也就是大道的源頭,你的劫難大道,應該要徹底融入界域之中才可以就如我當日,將時光之道,徹底融入,作為核心。我知道!"

劫難點頭:"所以我帶你一起進入,我不想如此,因カー定會有一個虛弱期,此刻,不適合如此去做,我想,也許可以讓人替代!"

他看向李皓,是的,就是你。

你來替代!

殺了你,聚你的靈,聚你的源,以你的源,維持天地,一個樣,此刻的李皓,又不是弱者,而且,他也是強者,一旦天地成型,他直接將天地融入自己!

雙向迭加!

如此,他才能真正去和天方一較高低!

李皓陷入了沉思,點頭:"不錯,你想的挺好,真的,若是成功了,你還真有希望,去對抗天方!"

"你也贊同?」

"當然贊同!"

李皓輕笑:"這也是我,為何一直盯著你,一直等你,一直看著你開天的原因,劫難,不如你徹底融入此地,成全了我如何?你腦子不夠好用,大概未必能斗的過天方,讓我來,如何?"

"你?"

劫難冷哼一聲,剎那間消失,此刻,整個天地,彷彿在瘋狂壓縮,濃郁的大道之力,甚至化為了雨水,直接滴落。

天空中,浮現出了無數大道之力,四周,無數巨人,紛紛朝著李皓殺去!

而黑暗中,劫難很滿意,此刻的他,甚至感受到,在這,他也許可以通過域的力量,去壓制李皓。

這就是開天的好處嗎?

早知道如此,早些年,就該準備了!

當然,今日也不遲,早些年,也未必有這樣的機會。

而李皓,餘光看向四方。

差不多了!

真指望劫難徹底開闢成功,那就未必來得及了。

這一刻,心門再次浮現。

長劍化為心門!

劫難冷笑,上當了一次,還有第二次嗎?

幻術罷了!

吃了一次虧,李皓真覺得大家都是傻子,還有第二次虧可以吃嗎?

心門浮現!

宛如一道門戶,佇立虛空之間,下一刻,忽然一柄劍,從心門上空飛出,一柄,兩柄,三柄

無數柄!

遮天蔽曰!

這一剎那,彷彿無數柄劍飛出!

每一柄劍,都好像代表了一位生靈,浮現出生靈之相。

每個人,都充斥著絕望之色。

這一刻,這無數柄劍,蘊含的,只有絶望,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來!

那些劍一出,遮天蔽日,將那些道靈都給覆蓋了,此刻,道靈也在紛紛出手,擊碎這無數長釗,每碎一柄,彷彿絕望氣息越來越濃郁!

與此同時。

這一刻,混沌中,無數世界,無數生靈,彷彿感知到了什麼,這一刻,一股更加絶望的情緒爆發而出。

「好像……要敗了……毀滅了….」

他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不知道誰能贏,不知道結果如何0

他們只是感受到了,無窮無盡的災難!

他們甚至看到了世界崩場,無數人死亡,世界毀滅,蒼生滅絶,混沌枯萎,整個世界,都沒了,整個混沌都沒了!

絕望!

無邊的絕望!

我們,看不到希望。

為何如此?

那股絕望之力,這一刻,甚至瀰漫了整個混沌,無數人心中,彷彿都浮現出了一道門戶,將這些絶望的情緒,收納進入。

正在和蘇宇幾人對話的天方,忽然朝四面八方看去,微微揚眉〇

陡然,展露出一些笑容!

此刻,笑容漸漸燦爛。

李皓,你果然沒讓我失望,到了這一刻,你還在繼續完成你的強大之道,劫難,恐怕是鬥不過你的,很好,這才是我等待的人0

人王他們也彷彿感受到了什麼,都露出了一些異樣。

紛紛朝著遠處看去。

此刻,那邊彷彿只有一團人影,被道域環繞,看不真切,只是隱約之間,彷彿看到了一道門戶!

界域之內。

億萬絶望之劍,此刻不斷破碎,可越是破碎,那門戶越發黑暗,劫難浮現,臉色微變,"絕望之力」

越是破碎,越是強悍!

釗,也在絕望。

他有些頭疼,這種特殊之力,不好泯滅,此刻,他也不說什麼,厲喝一聲,虛空中,無數大道之力浮現,瞬間化為長河,衝擊那無數長劍!

轟隆隆!

一柄柄長劍,不斷破碎,劫難見狀,直奔李皓而去,既然不好泯滅絕望劍意,那就殺了你!

殺了你本尊,滅了你本體,剿滅你的靈!

這樣,才能一勞永逸。

隨著劫難靠近,李皓彷彿也有些絕望,越是絕望,劍意越強0

他手中,浮現出一柄黑色之釗,微微顫動。

那劍,彷彿和他融為一體。

絕望,不甘,暴虐,黑暗,混亂

種種情緒,醞釀其中。

這一刻,李皓長劍點向虛空,忽然,長劍滴血,血液在那虛空之中,彷彿在書寫什麼。

剎那間,一枚文字浮現!"劫!"

劫字一出,無數劫難之力,蜂擁而來,劫難帝尊低喝一聲:"破!"

轟!

劫難之力,紛紛爆開,他面色難看,很快恢復

雕蟲小技!

指望削弱我劫難之力,痴心妄想。

"劫"字神文,也只是抽走了部分劫難之力,而李皓,也不在意,"劫"字神文,剎那間消失不見,彷彿蔓延而上,直接消失在了世界之中。

嗯?

劫難一征,雖說削弱不多,可不得不說,這枚神文,對他而言,的確有些麻煩,李皓靈性極強,真要強行操控,也許還能剝奪一些劫難之力。

可這傢伙,彷彿並不在意,直接將這神文傳送走了。

劫難一時間有些疑惑。

可也不管了,你自己放棄了,那更是找死了。

可就在這剎那,李皓吐氣一聲,忽然,面前心門,徹底破碎,那門戶,彷彿瞬間碎裂成了千萬塊,每一塊,宛如石頭一般0

瞬間,在這天地之間,構造了一條大道!

劫難瞬間浮現在這大道之中,一腳踩下,無數碎片破碎,眨眼間,卻是再次癒合,李皓輕聲笑道:"這世間,什麼時光,什麼空間,都沒意義,我輩武師,走的也始終都是江湖路!"

什麼?

江湖路?

劫難一征,腳下大道,忽然刀光劍影,忽然豪情萬丈!

"江湖,才是武師的路!"

李皓笑了,手持長劍,一步步朝著面前大道走去,"劫雉,你開天,我不攔著,我這江湖,少了對手,那還是江湖?"

"江湖是熱鬧的,是有趣的,有生死,有慾望,有一往無前,有百折不撓,有堅持,有無名

那萬千碎片,在絶望情緒包裹之下,卻是漸漸延伸出了一些其他情緒。

此刻,劫難面前,彷彿浮現了許多人影。

宛如江湖夢!

那路上,一道道人影浮現,有人暢笑江湖,有人黯然失色,有人屠殺百姓,有人抗擊外敵,有人彎弓射鵰,有人攜美遊山玩水……

這,是李皓眼中的江湖。

"時光有什麼好?時空也好,宇宙也罷,萬道唯我,混沌獨-,有意義嗎?"

李皓持劍,一步步走來。

而劫難之主,厲喝一聲,一腳踏碎了江湖路!

可一眨眼,再次恢復。

李皓笑了:"江湖,是人的江湖,是生靈的江湖,有人就有江湖!鬥力也好,鬥法也好,鬥智也好,你我皆在,江湖便在!"

"故弄玄虛!"

什麼江湖路?

劫難不信,不可以破碎,一剎那,劫難之力,再次爆發,整個大道,徹底被他撕裂,可一瞬間,再次合一!

李皓一步步走來:"沒用的,這條路,沒什麼太大作用,對我而言,唯一的作用就是在這,也許,有點不值得一提的公平!"剎那,大道將劫難徹底籠罩,劫難只覺得體內大道之力,瞬間被壓縮。

而李皓,也是如此!

他在大道中央,看著劫難,笑道:"銀月李皓,請賜教!"

劫難臉色難看,什麼鬼?

"此乃江湖道,前輩,銀月江湖,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實力相當,我挑戰,你要不接戰,要不認輸,認輸,我便讓你出去,若

是不認輸,便只能接戰,生死有命!」

"笑話!"

劫難再次一聲厲吼,外圍,無數雷霆巨人浮現,朝著江湖道砍殺而來,可當一位雷霆巨人,進入大道瞬間,彷彿失去了一切能量!

李皓劍芒一閃,一尊雷霆巨人頭顱掉下,那是道靈所化!

可這一剎那,道靈彷彿泯滅了!

被無數絕望情緒吞噬!

李皓笑了:"你我切磋,他人只能旁觀,江湖,這也是少有的公平之一當然,這是我銀月江湖!"

直到這一刻,劫難才有些變了臉色。

他感知到了,自己的道1.真的被斬斷了一根,無法恢復的那種!

怎麼會?

這可是我的天地!

我才是此地的主人!

李皓,居然在他的天地中,開闢了一個絕對之域,他口中的江湖之道,聽起來就不咋樣,可是強有些離譜!

"怎麼可能!"

劫難還是難以置信,「這是我天地!"

李皓點頭:"是你,但是,我說過,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哪,都一樣!江湖的歸宿,也許就是絶望的,所以,我以絶望為輔,開闢此路!劫難,你破不開,除非,你比我強很多,天方也許有希望,你不行,你接戰嗎?」

劫難臉色難看:"若是我不接戰,又如何?」

李皓笑了:"那我的江湖,我做主!這天,我要了!這世界,我要了,這域,我要了!"

什麼?

劫難其實有心試試看,他不信!

可是下一刻,想到了李皓的詭計多端,也許真有這個可能,剛剛李皓劫字神文消失,也許就有一些問題。

他眼中厲色一閃:"那便來!"

"多謝賜教!"

剎那,李皓彷彿化身猛虎,踏空而行,江湖道路,兩側彷彿都是人影在圍觀一般,劫難也是嘗試調動大道之力,發現還能調動,這才鬆了ロ氣。

只是,感覺有些內蘊不出,可這,對實力影響不大。

他也瞬間爆發,直衝李皓而去!

可下一刻,臉色一變,大家都一樣,大道之力,內蘊不出,可李皓,此刻勢如猛虎!

一聲厲嘯,從李皓口中傳出,刺人耳膜!

"殺!"

長劍呼嘯而來,光暗浮現,五行浮現,陰陽浮現,生死浮現!

剎那間,宛如萬勢匯聚,震人心弦!

劫難一拳打出,轟隆一聲巨響,長劍之上,無盡絶望蔓延而來,體內劫難之力,瘋狂動蕩!

劫難拳頭上,浮現出一道血痕。

頓時凝眉!

再看李皓:"這就是你銀月的勢?"

李皓點頭:「前輩,再來!」

剎那,劍出!

勢如神,在劫難眼中,此刻的李皓,彷彿天地神靈,借天地之勢,反而壓制了自己,頓時變色,這是我的地盤,不該如此的!

他一腳踏碎腳下大道,可大道再次瞬間化カー條路,阻攔他的突破,劫難煩躁無比,怎麼還有這麼特殊的大道?

破了瞬間重聚!

這到底是什麼?

顧不得這些了,略顯狼狽,避開了李皓,可只是一個瞬間,李皓腳下踢來,宛如蛇尾穿刺,一剎那,咔嚓一聲,踢中了避之不及的劫難。

咔噤!

彷彿骨骼斷裂,劫難悶哼一聲,不可思議:"怎會」

李皓不理,體內氣血洶湧,無數血氣,瞬間呈現出一把刀,刀融長劍,黑劍瞬間化為紅劍!

搏殺!1

無聲之劍,夾雜大勢,瞬間刺出!

轟!

巨響傳來,劫難揮拳阻擋,雙拳瞬間被穿透,血液橫流,依舊是不敢置信:"幻覺!"

他擋不住李皓的劍!

不止如此,他的速度,他的大道之力,彷彿都被封印在了體內,李皓好像也是如此,可李皓卻是比他更熟悉江湖!

所以,哪怕實力相當,此刻,卻是被李皓極盡壓制!

"江湖道,飛天遁地,多沒意思,我的江湖我做主,劫難,在這你我,實力沒變,有些東西變了。"

比如,規則!

是的,這就是一種秩序,一種規則!

實力,還是那個實力,可你失去了一些東西。

劫難怒喝:"不可能!這種道,對我而言,太不公平,此道,必有破解之法!"

這道,不可能如此難纏。

否則,怎麼贏?

沒有無敵的道!

李皓笑了:"有,此道之基,絕望之基!混沌萬靈,不再絕望,此道自潰,劫難,你便是劫難代表,你覺得,何日,災難消失,江湖消失?除非這世間,再無災難,否則,必有江湖!"

劫難變色:"怎會」

這條道,絶望力基!

絕望不散,大道不散,天地間,還有這樣的大道嗎?

"你也可以,劫難不散,大道不散,可你不憧!」

李皓笑了,你不憧。

剎那,出釗!

此刻,宛如江湖武師,彷彿回到了昔日,既然無法讓對手虛弱,無法讓§己更強,那就將對手,代入自己最擅長的領域!

在這,實力不變,可方式變了。

這就是我的機會!

大家還是那樣的實力,可在這,限制多了,這就是江湖之道。

這也是李皓,多年來,最大的感悟。

也是他的堅持!

甚至是一種信仰。

劫難渾身浴血,瘋狂無比,怒吼連連,這不可能,不會的!

他瘋狂開始反擊!

可在這,李皓拳腳齊出,長劍呼嘯,只是眨眼間,劫難身上,傷痕纍纍,無數大道之力,被長劍擊潰,溢散天地之間!

劫難愈加虛弱,眼睛血紅!

忽然,彷彿抓住了機會一般,陡然,一拳打出,山崩地裂,李皓一個趔趄,剛騰空而起,劫難已經飛身而來。

"學的很快;"

轟!-

聲巨響,李皓倒退,嘴角溢血,笑了,劫難,學的真快。

劫難喘息一聲,看著李皓,看向四周,這還是自己的天地。

李皓,你不可能贏我!

一瞬間,他衝殺而出,一腳踢向李皓頭顱,李皓長劍蘊勢,忽然長劍之上,劍芒耀眼,刺目無比,劫難眼睛劇痛,眨眼間,被長劍刺入體內。

悶哼一聲,感受著體內不斷流逝的大道之力,冷笑:"你殺不了我…

他感受到了,§己大道之力流逝,未必是壞事。

流逝了出去,反而活躍了起來!

這也代表,哪怕他大道之力全部流逝,大道之力還在這個天地,並未消散,他只要靈性還在,甚至還能突破李皓的限制,走出這該死的江湖之道。

他感受到了這些,這一次,頓時無所顧忌。

瞬間和李皓廝殺到了一起!

李皓,你根本不懂

不懂天地?

他心中瞬間浮現一些念頭,不會,李皓自己開天了,他怎會不憧?

剛浮現這樣的念頭,長劍瞬間穿透他的頭顱,李皓浮現出第三隻手,一把襲殺而出,咔嚓一聲,彷彿有什麼碎裂!

劫難眼中怒火升騰!

你在羞辱我!

「真小:,

也許是無人,也許是沒有其他旁觀者,李皓忽然一笑,宛如巨熊,陡然環抱對方,轟隆一聲,彷彿筋骨齊斷!

咔嚓!

劫難身體骨骼,彷彿全部斷裂,無數大道之力,再次流逝出去,劫難眼神凶戻,好的很!

正好,破了你道。

李皓,你的道,漏洞太大。

此刻,大道之外,無數劫難之力,再次匯聚成型,彷彿要化為第二個劫難,而江湖大道之中,劫難帝尊,頭顱被瞬間穿透!

李皓微微揚眉,揺頭:"心無旁騖,天方說的,你還是沒聽」

什麼?

劫難顧不得這些了,只是喪失了一些靈性罷了!

根本沒什麼。

他要出去!

再戰李皓。

一股靈性,衝破絶望,直奔外界大道之力而去,朝著那劫難

之力而去,他還可以瞬間恢復,李皓殺不死他的。

可就在這一刻,忽然,那無數大道之力,彷彿受到了什麼東西召喚。

陡然,劫難之力失控!

只是剎那,忽然,浮現出一條混沌大道,彷彿一枚神文浮現,作力引子,混沌大道浮現,大道之中,彷彿出現了一條狗!

黑豹也是意外無比!

此刻,劫難之力,和劫難的道靈,居然分開了?

這什麼情況?

可它也不管了,張口,陡然一吸,無數劫難之力,瞬間被它吸走,黑豹都意外無比,好簡單,沒了靈性控制,這些劫難之力,瞬間被它汲取一空!

而劫難的靈,此刻才衝破了江湖大道,瞬間化力人形,卻是有些獃滯,我的劫難之力呢?

身後,李皓走出,揺頭。

"你不是武師,你也不是江湖客,臨戰脫逃,§尋死路!你若堅持,還有一線生機,卻是投機取巧,必死無疑!"

剎那,劍出!

劫難若是不逃,而是和他繼續鏖戰,黑豹沒機會,可他偏要投機,此乃江湖大忌!

劫難帝尊,陡然回頭,眼中浮現出一把釗!

一劍斬落,劍氣在靈內瞬間爆發!

劫難只覺得靈性正在瘋狂消散,他有些不可思議,充滿了不甘,看著李皓:"我想知道若是沒有這條狗,我走出來,你能殺我嗎?」

若是沒有黑豹奪他大道之力呢?

李皓點頭:"你不行,你出手,瞻前顧後,首鼠兩端,遲早也是死!"

劫難苦澀無比,瞻前顧後?

能不瞻前顧後嗎?

"天方根本無法匹敵」

"無懼無畏,敗便是敗,江湖沒有不敗的神話!我師父敗過,我也敗過哪有不敗的江湖!"

劫難靈性瘋狂流逝,他看著眼前的天地,喃喃一聲:"可我開天了啊開天之主,也會被人殺死在天地之中嗎?"

那這天,開的有何意義!

李皓沒再說話,你還是不憧,沒人的天地,那不叫天地,你只是開了一個空間,不是天地。

這天地,對你而言,反而是一種束縛。

"生存,才是天地的核心,才是靈的核心,才是智慧,文明的核心!"

轟!

劍芒爆發,靈性四散,瞬間崩潰。

劫難帶著一些不甘心,一些無奈,一些不解,漸漸意識消散,融入四方,徹底消失。

而這天地之間,浮現出一顆小小的心臟,宛如星辰,開始盤旋

李皓吐了口氣,忽然一笑:"到死,你都不願破天而出,開什麼天!」

愚蠢!

你若破天而出,哪會死的那麼輕鬆,這天,限制了你。

劫雉,你死的不冤!

PS:感覺未必能到20號了啊,沒關係,也就三天了,差不多吧,加油老鷹!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星門:時光之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星門:時光之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二章 劫難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