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先天神功
  4. 番外 求魔(3)

番外 求魔(3)

作者:

番外求魔(三)

潔凈的白雲飄在空中,雲縫間的太陽是一團白光,耀眼卻不奪目,燦爛卻不炙熱,深秋的天空總是讓人感到莫名的欣喜與憂傷。白色的大理石砌成寺院的前門前的一節節台階,在歲月下台階依舊堅固如初,顯露著這所寺院的莊嚴與神聖。

「長老,孩子只是一時糊塗被蠱惑心智,才誤入魔道,而且又沒有造成寺院什麼損失,更何況長老已經早日發現讓他迷途知返。還希望長老們能夠給他一次機會,畢竟出家人以慈悲為懷,而教人傳道也是天下寺院的本分啊!讀經悟道更是唯一的一條光明大道,孩子也是有一定修道的天分,長老怎忍心讓本可超脫的一名修士,淪落紅塵,這也是增添了紅塵中的罪惡啊!」

一對中年夫婦正追着一個半百的男子在絮絮叨叨地說着。男子穿着灰色的粗布衣服,動一下就會有灰色的石粉揚起,儼然是剛從本地最大的石礦場出來的。婦人倒是顯得乾淨許多,眼角的皺紋說明着她的歲月,撲面而來的煙火記錄了她的生活。

終於男子回身說道:「寺院也並非不講情理的地方,智平這孩子確實有點天賦,嗯!貧僧們也不願意放棄。如今只好由長老聯手凈化掉他的魔氣,再讓他繼續藏經閣抄書,才可能從根本上消除影響。」

「真的嗎?多謝長老!多謝長老!能夠給智平一個機會!」婦女一臉眼角的皺紋一下子舒展開來。那個男人也是出了一大口氣。

「藏經閣內抄書可以完全凈化掉殘存的魔氣,只是會十分緩慢,這其間浪費的時間難以估量。如今又正值臨近三年一次的大比,他這一次落後,哎」長老無奈地說。「請長老們出手凈化魔氣會消耗本源,......汝們要做好事先的準備工作。」

長老轉身就走了,夫婦站在那裏一再鞠躬感謝。終於長老沒入了寺院的大門,夫婦也轉身離去。一路上「這次要準備的錢恐怕不少,難保長老們不會獅子大開口」「今天投入這麼多,只是希望平兒能擺脫命運,不要像貧僧們一樣在紅塵里爭渡。」……

「哎——」一聲深沉的嘆息在紅楓林中響起,颳起一陣千年前的風,吹落了許多紅楓葉。

「吾是誰?吾在哪?貧僧在做什麼?」智平抄經的筆忽然停下。貧僧父母要籌錢為貧僧凈化魔氣?吾怎麼會有魔氣?不可能!不可能!吾絕不會進紅楓林,吾怎麼會自毀前程,吾是白羽學院的黃金一代,吾要求大道、證菩提!這不是吾,吾在夢——境——試——煉!

智平猛然間閉眼,盤膝而坐,竭盡全力忘卻與魔相關的記憶,但是那一聲聲求魔之音連綿不絕,如佛門四十八宏願一般,一遍又一遍地衝擊著衝擊著智平的身心。智平深切感受到了他龐大的力量,堪比修行千年的大魔,自己的一點佛法杯水車薪而已。「怎麼辦?自己不想被踢出白羽學院,自己可不想從此紅塵駐步,不想平庸一生啊!啊——不——吾不甘心!」越想魔氣越強,此時的智平披頭散髮,眉頭狂展,鼻子隆起,嘴巴傳出一陣陣的嘶吼,強大的魔氣透體而出,形成颶風,長長的僧袍獵獵作響,魔風將桌上的長明燈吹倒,室內的所有古經都四散紛飛,就是有的覺醒出一點佛光,也立刻被魔氣磨滅了。此時藏經閣牆壁上顯露佛門經文,形成禁制,想要將智平封禁,但是照着此時的魔氣擴張速度,突破也只是時間問題。

幽幽之間,一道女聲傳來,「佛門燈油可化雜念,

去魔障。」智平聽到後來不及細想對着打翻的燈油就是一陣狂舔:「還有救,貧僧還可以留下,只要貧僧去除雜念,哪怕此次只是丙等將來以貧僧的資質也還有機會,最起碼還可以在紅塵中混個好職位。吾還可以,吾一定可以!」智平衝出這間靜室,禁制在他可以操縱的魔氣面前不堪一擊,智平一個燈一個燈的喝,「快了,快了!快去掉魔氣了」。

「試煉結束,現在醒來的一個個去測試心中的雜念多少?」一到洪亮的聲音傳來,伴隨着悠揚的鐘聲,一個個在誦經殿的小和尚們醒過來。這是一場白玉寺院的夢境試煉,通過夢境虛構出紅楓林引誘,牽引雜念甚至是心魔,檢驗佛性,以便更好地今後修行。

「甲等、甲等、乙等、乙等……乙等、乙等、丙等」聽到丙等眾人都不禁側目,甲等是優秀,乙等是正常,丙等就有問題了,「還好是已經靠近乙等了,汝小子可要努力給汝爸爭口氣啊!」測試的那個長老說道。那個丙等的正是那個局長的兒子,此時他乖巧地點點頭。長老見他這樣也不好在訓斥,讓先在一旁等待,一會兒檢測完就為他清凈內心。

隨後的智平出人意料的甲等,因為甲等的自然都是最先站出來接受檢驗的,到後面的都是想趁機自貧僧凈化一點雜念的,雖然知道實際上去沒什麼用,但是仍然不甘心的。這個甲等……智平大出一口氣,雖然明知拖着無用,但幾乎是拖到最後了,終於不負所望。那個女聲?好像最後她還說什麼了?被長老的聲音掩蓋,自己當時也忙着喝燈油,沒關注。智平咂咂嘴,想不到就不想了。如今的一切都是新鮮可愛的,生活是那般的有希望,彷彿自己立刻就要得成正果了——順着白羽學院現在的路走,哪怕只是保持貧僧現在的水平,將來也至少是個主持、監事。

智平出來回到僧舍,其他三人都已經回來了。「呦嘿,貧僧們的智平今兒咋跑到貧僧們後頭了,難道還要拖延點時間自己凈化一下雜念?憑貧僧們現在沒啥實質用途的!除非汝花了大價錢買那些丹藥,但是也收效甚微。不過說實在,汝到底是幾等?」智渉見到志平回來就是一頓盤問。了解之下三人都是說了自己的夢境,無非不過就是帶着紅楓林里的精怪出去入紅塵,最終的評價等級也是根據心境受影響產生的雜念來評定。

最後四人中也只有智渉得了丙等,要分到丙等的僧舍了,智識也是甲等,智深則是乙等。這項試煉每年都有,但是具體時間不定,夢境又都是真的一樣,所以也無從防範和準備。智渉很不甘心地大吼:「貧僧要是丙等,那個局長的兒子屁都不是,貧僧也就是看過,他……」

第二天,作為甲等的,長老解釋昨天的試煉,開闊他們的眼界。「那裏可能是另一個時空,曾經貧僧寺院為京都一名寺遷址而初步設立,那時一位佛法精深的大僧,發現了可以以靈魂進入一段時間,就刻下陣法作為試煉,後來那所名寺遷回,那座大陣卻留了下來。查找古籍記載,那片空間似乎是一位真魔構建的世界,只是從零星的記載中得知,那是一個灰暗的時代,萬籟俱寂,一人獨尊。不對,有記載說那位是一朵蓮花成道,后逆轉成魔,也記載說,那個女子是蓮花成道。」

「最後呢?結果怎樣了?」空闊的大殿上一聲音問道。長老低頭翻開經書:「沒有後來,後來沒人知道,這也只是一些雜書記載,真實如何早已不可考證了。現在將《金剛經》翻到第一頁貧僧們重講《金剛經》,為汝們補一些將來大考的知識。」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