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女觀主與斗轉星移(八千)

第97章 女觀主與斗轉星移(八千)

我的悟性爆炸了正文卷第九十七章女觀主與斗轉星移隨着升幽王揮衣袖的動作剛剛完成,周圍出現了詭異的變化。

地面開始嗡嗡作響,以一種不規則的頻率震動起來,上方的牆壁之上,一塊塊巨大的裂縫突兀出現。

裂縫出現之後,也沒有垮塌,只是朝着兩邊不斷移動,就好像一扇正在打開的門。

這裏是地底,距離地面是有一段距離的,可隨着裂縫的逐漸擴大,這段距離好像也不是那麼遠了。

地面開始上升,拖着徐白等人,逐漸遠離這處空間,與此同時,升幽王和那一萬軍隊,也在逐漸上升著。

前方的裂縫像一扇扇大門,逐漸打開,對他們完全造成不了任何阻礙,伴隨着這種勻速上升的力量,轉眼之間,不遠處的牆壁,出現一縷微微的月光。

月光朦朧,但在這黑暗的環境之中照射進來,卻顯得異常柔和,給黑暗注入了一絲溫暖。

「上方看來有強敵。」徐白抬起頭,注視着那一絲月光,緩緩說道。

黑暗中,升幽王一直沒有說話,只是藉著那一絲月光,抬頭仰望着。

雲自海聞言,慎重的點了點頭。

現在的情況不對勁,他們也能感覺出來。

而隨着頂上的裂縫越來越大,他們上升的速度也就越來越快,當裂縫逐漸大到一個程度時,上升的速度帶領着他們,來到地面。

月光皎潔,比起剛才的地下空間,地面上,顯得略帶幾分生氣。

當徐白等人出現在地面上,同時抬頭,看到天空之中飄蕩的身影時,全都愣在當場。

此時,天空之上,正有一個全身籠罩在月光中的女人,這女人穿着一身道袍,頭上的髮髻歪歪斜斜,眼神之中流露出瘋狂的意味。

其實,這女人長得很漂亮,容貌傾國傾城,但那一絲瘋狂和混亂,讓人不敢靠近,心生懼意。

就連籠罩在她身體周圍的月光,也變得模模湖湖,扭曲起來。

這扭曲的月光,

結合瘋狂的氣息,加上此刻在女人臉上的癲狂表情,越發有一種恐怖,在半空中瀰漫。

「女觀主?」徐白一愣。

他一眼就認出來了,這不就是之前在陰驛里,留下一個掌印的女觀主嗎?

他還記得,當時女觀主留下掌印之後,就踩着空氣,朝着遠方消失了,現在卻突然出現在眼前,令他感到無比詫異。

詫異的當然不只是徐白,除了雲自海等人流露出震驚的表情之外,就連升幽王,也皺起眉頭。

「玉面?」升幽王聲音沉穩的道:「多年未曾見面,你為何會是現在這幅模樣,氣息又為何變得如此混亂?」

他記得假死的時候,玉面還是玉面觀的觀主,可現在,這一切發生了什麼?

俗話說的好,當一個人與世隔絕的時候,時間太長,就會產生落後的情況。

此刻的升幽王同樣如此,他有些搞不懂現在的情況,尤其是感受到女觀主的混亂,他心中有了疑惑。

女觀主正歪著頭,打量著下方的人群,可當升幽王說出那兩個字時,她忽然就停了下來。

眼中的瘋狂之色仍然存在,沒有被任何東西所替代,而與瘋狂之色最為接近的,反倒是一種疑惑之色。

「玉面?」女觀主很快也就恢復過來,再度歪著腦袋,打量著升幽王,朝前面跨了一步。

那種瘋狂再度恢復如常,甚至比起開始來說,還要更加劇烈,如果靠得太近,甚至會受到影響。

「她為何……」升幽王轉過頭,準備詢問徐白,可就在他轉過頭的一瞬間,女觀主突然發起了攻勢。

瘋狂的氣息,在逐漸瀰漫着,女觀主抬起白玉般的左手,對着升幽王和他的軍隊,輕輕往下一壓。

就是這麼一個簡單到了極致的動作,周圍的瘋狂,彷彿吃了靈丹妙藥,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

「不好!」

升幽王勐的回過頭,舉起右手。

一把如玉般的長劍憑空出現,緊接着,那一萬士卒,齊齊舉起手中的兵器。

「殺!」

恐怖至極的殺氣,突兀出現,在半空之中盤旋著,形成一道無形的屏障。

同時,屏障連帶着徐白等人,一同籠罩起來。

「轟!」

也沒有看到兩人是怎麼動手的,就感覺到一聲震天動地的巨響,地面開始瘋狂塌陷。

塌陷的速度在朝着周圍蔓延,只要是所過之處,樹木以及泥土不存,全部化作灰盡。

這只是女觀主隨手一掌,可方圓十里之內,再無一個活物。

好在這裏是荒野,除了他們之外,就沒有人願意過來,沒有造成人命傷亡。

「玉面,瘋了?」升幽王皺起眉頭。

到這個時候,他也看出來了,女觀主根本就沒有清醒的意識。

此刻,女觀主完全就是各種混亂,聚集到一起時,所產生的混合體。

「那便殺了。」

升幽王右手提着長劍,平舉起來,左手抹過長劍的劍鋒。

伴隨着他說完這句話,周圍的士兵們開始不斷交錯位置,轉眼之間,形成了一個獨特的軍陣。

升幽王之威,便在於軍陣。

哪怕是凡人士卒,亦可屠戮眾生。

更何況,現在這是一萬精兵,匯聚起來更是了不得。

這個軍陣,就好像一把鋒利的長矛,正閃爍著寒光,只要看到,便會心頭髮毛。

「殺!」

「一字長蛇!」

森然恐怖的殺氣驟然出現,凝聚成一條巨大無比的長蛇,朝着女觀主席捲而去。

與長蛇比起來,女觀主就彷彿一個小小的螞蟻,微不足道。

長蛇攜帶着恐怖殺機,彷彿將天地都要攪碎,天空中的雲層在消散,月光也被這殺機變得模湖。

女觀主抬起右手,做掌刀的形狀,對着下方的長蛇噼去。

周圍的空氣變得灼熱,一團火焰從女觀主的手掌出現,緊接着,順着這片天空蔓延。

眨眼之間,百里之內,變成一片火海。

火焰與長蛇對撞,在半空中不斷翻滾,互相陷入僵持。

這時,升幽王抬手長劍,遙指女觀主。

「換!」

隨着他說完這句話,士兵們又開始變換陣型。

一個古古怪怪的形狀出現在地面上,好似一個水珠。

由於火焰的灼熱,周圍的空氣都變得熾熱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熾熱的空氣,正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下降著。

原本晴朗無雲的天空中,飄下一朵朵雪花。

這雪花寒冷無比,落在女觀主頭上和衣服上,瞬間結起一片片冰霜。

火焰的溫度下降后,長蛇擺脫火焰,再一次將女觀主席捲。

凶炎滔天起,百里無生機。

女觀主被長蛇一口吞下,消失在天空之中。

但這種狀況,並未持續一息,長蛇勐的裂開,女觀主從中脫離。

脫離之後,女觀主嘴角帶着鮮血,顯然已經受了傷。

但即使受了重傷,那股子瘋狂,仍然沒有消失。

女觀主再次抬起手,中指彎曲,對着天空一彈。

下一刻,殺氣驟然浮現,天空之中,出現一條和剛才一模一樣的長蛇。

無量道經!

可模擬萬物。

長蛇出現后,朝着升幽王的軍隊衝去。

升幽王卻冷哼一聲:「無量道經,終究只是模擬。」

他抬手長劍,同樣的長蛇出現,卻比女觀主模擬出來的,要強橫許多。

兩條長蛇互相碰撞,在半空中廝殺。

「雖不知道你為何神志不清,但本王不會放任一個神志不清的高手,還存活在人間。」升幽王緩緩道:「本王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本王需要為大楚百姓考慮,你死之後,本王親自為你下葬。」

陣型再一次變化。

殺機驟然暴漲,比起剛才來說,已經暴漲了十倍有餘。

「屠天軍陣!」

升幽王冷厲的道。

「轟!」

天地間,巨響聲通天徹地,萬物懾服。

在眾人眼前,天地都彷彿失去顏色。

下一刻,女觀主口中吐出鮮血,血染長空,從天空之中墜落。

升幽王正準備繼續動手,可沒想到的是,在半空中,浮現一個奇奇怪怪的陣法。

女觀主落在陣法上,很快便消失不見。

「道門的千里寸陣,無量道經還真是個怪功法。」升幽王皺起眉頭。

他只有這一萬精兵,若是多給他一些士兵,剛才就能直接抹殺掉女觀主,甚至讓她沒有逃跑的機會。

可惜了……

升幽王搖了搖頭。

回去之後,必須和他皇帝老哥說一下,這种放在身旁的不穩定因素,必須要儘快抹除掉。

「徐兄!」

就在他這麼想着的時候,旁邊卻傳來一道喊叫聲。

升幽王一愣,隨後轉過頭,發現場上只有雲自海三人,而徐白已經不見了蹤影。

「什麼情況!」

他快步走了過去,抓住雲自海衣領,眉毛豎起,怒意橫生。

「就在剛才,女觀主消失的時候,徐兄腳下也出現一個一模一樣的陣法,接着就不見了。」雲自海看着徐白消失的地方,滿臉獃滯。

現在這個情況,他已經搞懂是什麼狀態了。

徐白的突然消失,很明顯是女觀主把他帶走。

而女觀主之所以來這裏,或許……並不是為了升幽王,而是為了徐白。

雲自海思及此處,悲從中來。

「本來一切都已經到了尾聲,卻橫出了這一檔子事,徐兄,我對不起你啊。」

他很難受。

同時他也很清楚,徐白……恐怕已經凶多吉少。

如果是神智正常的女觀主,心地善良,可女觀主已經瘋了啊!

一個瘋子,還是一個實力強橫的瘋子,究竟能做出什麼事,誰也不知道。

「混賬!」升幽王用力一推,將雲自海推到地上,怒道:「從未有人能搶走本王的人,諸將!」

「在!」

「起陣!天地搜魂!」

「末將領命!」

軍陣再一次發生巨大的改變,與此同時,升幽王閉上眼睛,只是一兩息之後,就重新睜開。

「追!」

他只是說了一個簡單的字,可士卒們就好像和他心意相通似的,二話不說改變陣法,很快,便和升幽王一起,消失在天空的角落。

周圍陷入安靜,現場只剩下雲自海三人,每個人的表情都不一樣。

雲自海頹然道:「是我害了徐兄。」

這已經是他第二次說這種話了,第一次是遇到鬼塑匠的時候。

可鬼塑匠能和女觀主比嗎?

一根指頭都比不上。

徐白落到瘋狂的女觀主手裏,只怕真的是凶多吉少。

「雲大人,你真是關心則亂。」青雪眉目間帶着憂愁,道:「女觀主很明顯就只是帶他走,如果真要殺了他,早就動手了。」

說這句話的時候,青雪也沒有多大把握,但這至少是一個希望。

「我們……還在這裏等嗎?」周青問道。

這裏面,和徐白交情最深的是雲自海,其次是青雪,而周青並沒有和徐白有過太多交際,是以沒有多痛苦。

「回升縣。」雲自海道:「我們先回去,如果徐兄沒事,會回到鏢局,畢竟是他的產業。」

這裏還是荒郊野外,強行留在原地,也沒有任何消息,還不如先回縣城裏,這樣至少會有接收消息的地方。

雲自海幾乎是強自打着精神,帶着青雪二人,離開了荒郊。

……

另一邊。

徐白滿臉懵逼,看着下方的人。

沒錯,是下方。

他正騎在女觀主背上,被女觀主帶着跑。

準確的說,是被女觀主背着。

剛才那一瞬間,他只感覺到眼前一花,緊接着,就變成現在這副模樣了。

有沒有搞錯啊!

我只是個圍觀的吃瓜群眾,我只是來吃瓜的!

怎麼把自己給吃成瓜了?

徐白無語。

而且最重要的,不能換個比較特殊的跑路姿態嗎?

被一個漂亮女人背着,他總覺得怪怪的。

徐白感受到周圍景色飛快後腿,整個人隨着女觀主的跑動,上上下下的。

很……難受。

「等一下!」徐白再也受不了了,喊了一句。

女觀主回過頭來,還是保持着跑動的姿態,歪著頭看着他,眼中的瘋狂,沒有絲毫改變。

緊接着,徐白感覺到視覺一陣晃動,再恢復正常時,就變成被女觀主橫抱着的姿態。

徐白:「……」

我是說等一下,不是說換個姿勢啊!

而且我一個大男人,被你這樣一個漂亮女人公主抱,是不是顯得有點不太合適啊?

徐白環住女觀主脖子,嘆了口氣。

算了,就當騎坐騎了。

……

他想過反抗,不過這心思暫時被他壓下來了。

畢竟以女觀主的能力,反抗也沒什麼用。

而且看現在這狀態,好像女觀主並沒有要殺他的意思,反而是想把他帶到某個地方去。

就這麼一路騎着「坐騎」,距離升縣已經極遠。

徐白聽到耳邊的風聲,正在逐漸減弱,緊接着,周圍的景色漸漸停了下來,他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一個隱秘的山洞中。

「那個……前輩,能不能把我先放下來?」徐白想了想,試着和女觀主溝通。

由於兩人之間的距離很近,當他抬起頭時,看到一雙充滿瘋狂的眼睛。

女觀主仍然是那副瘋癲的樣子,即使她抱着徐白,也沒有恢復清明。

徐白只感覺身上一松,發現自己已經被女觀主放到地上,立馬一個翻身起來,握住腰間的鬼頭刀。

「來了嗎?」

既然已經被放下來了,那這裏就是目的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他也不清楚。

但戒備是需要的。

女觀主突然伸出手,朝着徐白胸口拍來。

速度不快,力量也不大,不過徐白並未鬆懈,身上騰起烏光。

緊接着,斗轉星移使出。

這一掌被完全化解,同時朝着女觀主攻擊而去。

女觀主歪著頭,承受了這一掌,身形沒有絲毫晃動。

徐白挑了挑眉,完全不明白女觀主到底是什麼意思,甚至感到非常不解。

剛才這一掌,根本就不是女觀主的實力,大約只有七品左右的力量。

可是為什麼會使用七品的力量?

徐白搞不清楚。

但他好像摸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線索。

女觀主看似已經瘋癲,卻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在牽引着她,讓她在瘋癲之中,又按照一些規則行動。

就好像剛才,突然減弱自己的力量來攻擊,這種情況,瘋癲的人怎麼可能做得出來?

還有就是莫名其妙的把他帶走,好像是有目的似的。

他現在嚴重懷疑,女觀主根本就不是為了來找升幽王的,而是專門來找他的,只是升幽王在那裏,所以兩人才打了一架。

當然,這只是個猜想,至於如何證實,現在還沒有方法。

徐白想着,而另一邊,女觀主有了動作。

只見女觀主隨意走動了兩步,緊接着,她體內的力量,開始有一種不尋常的規則在運轉着。

徐白一愣,隨後反應過來。

剛才女觀主運轉力量的時候,他就覺得挺熟悉的,現在才發現,這竟然是他的斗轉星移。

無量道經,模擬了他的斗轉星移。

可是……女觀主在移什麼?

此刻的運轉方式,徐白摸得很通透。

確實是在使用斗轉星移,但是沒有人攻擊女觀主,女觀主在自己和自己斗。

沒錯,自己和自己斗。

在徐白眼前,女觀主的神色,正在逐漸變得清明,但與那種瘋狂相比,猶如九牛一毛。

僅此而已了,也只有那一絲的清明。

徐白摸了摸下巴,他好像知道剛才女觀主所用的斗轉星移,究竟是對誰使用的。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就是在將瘋狂的意識全部移出去,但很明顯沒有成功。

或許是斗轉星移的品級不行。

很快,女觀主身上的那一絲清明消失不見,她也停止使用斗轉星移,歪著頭,看着徐白,瘋狂的表情在臉上浮現。

徐白握著鬼頭刀,凝神對視。

時間並沒有持續太久,女觀主轉身,直接離開了這個山洞,沒有任何猶豫。

徐白:「……」

這是他沒有想到的。

他還以為,接下來會有不妙的事情發生,沒想到一切就這麼過去了。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徐白眉頭緊皺,思考着。

想了半天,他也搞不懂,對方到底是什麼想法。

難不成就只是為了斗轉星移?

這樣想好像有點苗頭。

用斗轉星移,把她身上的瘋狂給轉移出去,這個想法好像能夠建立。

但眼前的線索太少了,無論怎麼想,也猜不出更多的原因。

徐白晃了晃腦袋,把這些想法甩掉。

「先回去吧。」

現在得到的信息實在是太多了,再加上他又處於這種情況之下,還是先回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再說。

想到這裏,徐白也不再細想,起身就出了山洞。

剛一走出來,就恰巧遇到趕過來的升幽王,以及他的部隊。

當一萬多士卒趕過來時,這種場面是非常宏大的,周圍的樹木都被頃刻之間移為平地。

「徐白,玉面呢?」升幽王一出現,就到處張望,彷彿要將女觀主打死在這裏。

「走了。」徐白聳了聳肩,沒有瞎說,直接將原因說了一遍。

「模擬能力?」升幽王皺起眉頭,好像在仔細思索著前因後果。

「有線索?」徐白問道。

升幽王搖了搖頭,道:「本王想的是早點回京里,想辦法直接把她抹殺掉。」

好傢夥。

徐白直呼高手。

這種解決問題的方法,他其實是大為贊同的。

找線索是一件很麻煩的事,不如直接找到人,把人給幹掉,那麼一切後果就都沒有了。

「好了,既然你已經沒事,本王就離開了。」

按理來說,升幽王還想和徐白交流一下,畢竟難得遇到這樣一個人才,但此刻卻出了這樣一件事情,他必須要抓緊時間,回去再說。

不過在走之前,升幽王還是叮囑了一句。

「本王說過的話,一諾千金,無論何時何地,你徐白只要願意,本王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

留下這句話之後,升幽王就帶着他的軍隊離開了。

徐白揉了揉眉心,抬頭看着天空中的月色。

月光如銀輝,照耀着下方,這片已經被夷為平地的場所。

「皇室之中,原來還有如升幽王這般有趣之人。」徐白暗道。

從接觸到現在,升幽王給他的印象,就是一個十分豪邁之人。

怪不得戎馬半生之久。

這樣一個人,要讓他在官場上當個王爺,估計沒過幾天,那些酸腐官員的腦袋,都被他砍下不知多少。

「回升縣吧。」

一切都已經進入尾聲,徐白也不想在這裏繼續逗留,趁著月色,朝着升縣趕去。

……

升縣,鏢局外。

雲自海和青雪幾人,一直站在外面的街道上,在等待着徐白歸來。

「我……可能得走了。」周青看了看天色,還是硬著頭皮,說出這句話。

出了這麼大的事,他必須得回去和六皇子報告,不然的話耽誤了時機,那麼一切就都將失去先手。

雲自海沒有說話,青雪也沒有說話。

他們兩個好像默認了似的,任由周青離開。

周青想了想,咬了咬牙,最後還是趁著黑夜離開了。

此時,這片街道,只剩下雲自海和青雪二人。

「我不走,便是因為我想再等等。」雲自海聲音沙啞道:「我和徐兄一見如故,若是他真的回不來了,我便給他立個衣冠冢,但你又為何不走?」

青雪盯着鏢局大門,道:「他救過我兩次,我必然要在這裏等他的消息,這是其一,其二,他受到升幽王重視,我為了九公主,也值得在此等候。」

她不像其他人那樣,把一些問題,說得模模湖湖,她就是直來直去。

這就是她的真實想法,一是徐白救過她兩次,第二就是徐白現在的身份不同了。

不會掩飾,也不必掩飾,有的時候,那點小心機,在聰明人看來都是不屑一顧的。

「呵……」雲自海苦笑道:「你還真是直接,可惜了周青,若是徐兄真的回來了,他可就在徐兄這裏失去了好感。」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如果做下選擇,便要為這個選擇的後果,付出應有的代價。」青雪道。

雲自海不再說話,目不轉睛盯着鏢局的位置,目光之中,充滿了愧疚和難過。

街道安靜,安靜得讓人覺得可怕,到這個時候了,連打更人都沒有再經過鏢局。

隨着時間的推移,夜色已經越來越深,而每當夜色深上一分,雲自海的心情便沉重一分。

因為他知道,時間越久,徐白也就越不安全。

不知不覺間,時間又慢慢過去,天空已經有了一抹蒙蒙的亮光。

街道上變得熱鬧,而這個時候,從早上開始準備忙活的百姓們,就看到升縣的父母官,和一個女人站在鏢局面前。

「走吧。」雲自海站了起來,看着周圍越來越多的百姓,以及天空中逐漸升起的太陽。

他的臉上滿是頹然,顯然已經絕望到了極限。

青雪一言不發,只是默默嘆氣。

那個男人真的死了嗎?

可惜了。

如此風華絕代的一個人,若是給他時間,必然能夠獨佔鰲頭,意外真的是太突然了。

兩人互相對視,準備就此分別。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們聽到一道聲音,急忙轉過頭去,接着,兩人的表情僵在臉上。

「唉?你們兩個在我家門口守着幹嘛?咋不回衙門去,我在衙門等了你們一夜,還在你房間里睡了一晚上。」

徐白手中拿着一個紙袋,正用另一隻手,從紙袋中掏出一個白乎乎的包子,放入嘴裏,滿口都是包子香味。

雲自海:「……」

青雪:「……」

「吃嗎?」徐白遞了過去。

雲自海兩人相顧無言。

合著他們在這裏擔驚受怕,守了一晚上,徐白直接在衙門裏倒頭就睡,早上起來,甚至還很貼心的吃了早餐。

青雪咬牙道:「我就知道他不會死。」

雲自海恢復正常,正想走上來,給徐白一個熱烈的擁抱,卻被徐白止住。

「打住,別來生離死別那一套,青雪妹妹可以和我來個擁抱,你一個大老爺們就算了。」徐白走向青雪。

青雪很自然掏出剩下的銀刺,在手上把玩。

徐白抬頭看天,覺得玩笑也開夠了,是時候說正事了。

三口兩口地,吃完剩下的包子,徐白使了個眼色,讓雲自海和青雪跟上來,就直接走入鏢局。

雲自海和青雲也搞不懂是什麼情況,但見到徐白的意思,他們還是跟在後面。

這個時候天色特別早,鏢局還沒有人,幾人進入鏢局之後,就跟在徐白身後,去了後院的房間里。

打開房門后,徐白當先跨入其中,就招呼兩人坐下,順手把門關上。

「昨天我想了一晚上。」徐白關上門,轉過身,看向雲自海,說道:「這件事情,算是進入了一個尾聲,基本上沒有後續了。」

雲自海點點頭,道:「我今日便會修書一封,直抵京城,將事情的經過告訴陛下。」

不管中間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管皇帝陛下是如何計劃的,雲自海也知道,是被皇帝算計了,但他現在,已經完成自己的任務,所謂的承諾,皇帝也會給他兌現。

末了,雲自海補充一句:「徐兄所需要的東西,我也會儘快履行,到時候徐兄可以來找我,我們商談一下需要哪些功法。」

這次事件,徐白的功勞不可小覷,雲自海是個講誠信的人,自然會給徐白兌現。

「我今日也會提前給九公主飛鴿傳信,讓九公主做好準備,還有就是,我今日便要離開了。」青雪若有所思的盯着徐白,將自己今天離開的消息說出。

她其實早就應該離開的,莫名其妙的參與其中,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回去。

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至少九公主會因為這次事件,而水漲船高。

至於徐白……

青雪默默的嘆了口氣。

如果在以前,她還會升起招攬之心,替公主招攬有用的人才,但現在,她還是放棄了。

就連升幽王都夢寐以求的人才,九公主哪裏敢去插手?

就算是徐白真的答應,九公主也不敢收啊。

你敢收你皇叔看上的人,不怕死?

是以青雪已經放棄了這個打算。

「咳咳。」徐白假裝咳嗽一下,道:「其實吧,昨天我想了一晚上,咱們這個事情雖然解決了,但我得為我以後考慮,所以我有一個計劃,需要雲兄相幫。」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的悟性爆炸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的悟性爆炸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97章 女觀主與斗轉星移(八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