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鏡中世界掌生死(8000)

第九十八章 鏡中世界掌生死(8000)

我的悟性爆炸了正文卷第九十八章鏡中世界掌生死在徐白眼前,進度條正在緩慢增長著,過了一會兒之後,終於徹底圓滿。

澹藍色的煙霧出現在半空中,鳥鳥娜娜匯聚成一行行文字,文字由模湖轉為清晰,出現在徐白眼前。

片刻之後,眼前的文字徹底成型,不再產生新的變化。

【你觀摩無名刀經,領悟破甲二十四式】。

這行文字出現之後,徐白露出一個果然如此的表情,猜測的和他沒有任何差別。

最初的時候,得到的第一本無名刀經。

上面就曾經講過,是破甲二十四式,而後面也跟了一個殘字。

證明這份無名刀經如傳說中所說,被無名刀客分解成了二十四份,分散在不知名的位置,所以才會多出一個殘字。

現在看來,他又得到了其中一部分。

徐白突然有種集卡的感覺,就好像抽卡遊戲,又得到了一部分的卡片。

澹藍色的文字出現之後,轉而又開始變得模湖,緊接著,再由模湖變為清晰,在半空之中,形成了新的內容。

【發現可融合選項,正在融合中。】

【斷破一式+破甲二十四式=斷破二式。】

【融合成功。】

到這時,這行文字才最終化作一道道信息,鑽入虛白腦海,將斷破二式的詳細方法,全部融入,讓徐白成功領會了其中真諦。

眼前出現最新的面板,將徐白目前的功法,全部顯示出來。

【姓名:徐白。】

【境界:八品散人。】

【斷破二式:滿級。】

【顛倒亂四方心法:滿級。】

【楓葉如雨:滿級。】

【四巽身法:滿級。】

【斗轉星移:滿級。】

【金剛心魔體;滿級。】

【強腎法:滿級。)】

【悟性。】

……

斷破一式變成了斷破二式,等階也由二階變成了三階,伴隨著腦海中的信息吸收完畢,徐白也將其中真諦盡數瞭然於胸。

總的來說,提升還是很大的,首先提升的便是破甲的威力,現在徐白一刀砍下去,破甲的威力直接提升了兩倍,可謂是巨大的提升。

當然了,提升大的也不只是破甲的威力,還有刀法本身的實力。

畢竟是從二階變成三階,也算是質的突破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特殊的能力,與這兩種能力對比起來,那就算是一種新能力。

——重傷。

這是一種很好理解的意思,簡單來說,就是讓對方傷勢無法恢復。

而運用的原理,也很簡單,就是在刀上附著真元力,同時用出的時候,有一些細微變化。

砍在對方身上時,真元力通過破甲的方式,停留在對方身體里,就算對方治癒力較強,但真元力仍舊在裡面破壞,也會降低對方的恢復速度。

算是一種很陰險的特點,但徐白很喜歡,並且越看越覺得順眼。

徐白摸了摸下巴,又將桌上的兩本心法拿出,細細篩選之後,還是打算先看那本道家的心法。

他目前所擁有的心法,名為顛倒陰陽亂四方,聽著名字挺牛的,其實等級並不高。

更主要的是,他很想知道,如果融合道家心法之後,會不會和他所使用的能力息息相關。

比方說有加成,或者說,能夠降低消耗。

不管怎麼說,試一下總沒有什麼損失,金手指賦予他的,是無限的包容性,也就是說,只要給他時間,他就能夠學百家之長,融合為一體,站在最高的山巔。

翻來這本書,進度條浮現於眼前。

不得不說,不愧是五階的新法,這消耗的時間還挺多的。

不過問題不大,他現在本身最不缺的,也就是時間而已。

這本道家心法名為《紫霄御術》。

當徐白仔細翻閱之後,露出驚訝的表情,因為這本書中的內容,以及所描述的功效,出乎他的意料。

按照紫霄御術上所描述的,這本功法,最主要的功效便是借勢。

以神元為引,可借天地之勢。

但這本書有一個弊端,那就是等級不高。

只有五階,所借的勢,最高就只有兩成左右,施展之時消耗也會更大。

但有的時候,這兩成的功效,本身便能夠起到逆轉局勢的作用。

更何況,若是真正能夠達到五階的品級,徐白倒是不怕消耗。

徐白摸了摸下巴,暗中思索道。

最大的一個缺點,就是消耗,但對他來說,完全不算是缺點。

徐白立馬開始,繼續聚精會神的盯著。

其實他還有些期待,畢竟他所擁有的,不只是紫霄御術,還有顛倒陰陽亂四方。

若是能夠融合起來,不知道效果會有什麼改變。

破甲、致幻、越戰越勇,再加上借勢。

美得很,美得很啊!

懷著這樣一個想法,徐白看得越發入迷了。

……

時間流逝,日月輪轉。

轉眼間,已到夜晚時分。

雲來府,位於偏遠之地,民風淳樸,但相較來說,還是較為落後。

不過,不管怎麼說,好歹是個府,應該有的面積還是有的,而且所統轄的道縣,也一個不少。

此刻,雲來府原府主吳鉤,正在收拾東西,準備一大早就離開這裡,去往其他地方上任。

他這一走,還要帶不少自己的班底,畢竟離開了熟悉的地盤,到了一個新的地方,帶些熟悉的人,能夠讓他使用。

吳鉤一邊收拾東西,一邊暗中嘆了口氣。

頗有一種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感覺,畢竟像這种放權下來的情況,都是很羨慕的。

作為六品讀書人,吳鉤並不是從青雲書院出來的,而是來自於另一個書院。

那個書院不是很出名,但能夠考上功名,並且一步一步走到如今的地位,全靠他自己摸爬滾打。

他也是從底層爬上來的人,當然懂其中的門門道道,和一些溫室中的花朵相比,看出了很多不同的東西。

陛下放權,或許不只是表面上的一個承諾,還有更深層次的意義。

當然了,天子之心,他們這些當臣子的,又怎麼能夠揣測得出來,究竟是什麼意義,他也想不明白。

但有一點他清楚,這交接手續必須得順當,不能夠讓別人看出什麼貓膩。

收拾妥當之後,吳鉤來到一處火盆,看著裡面的灰盡,露出滿意的笑容。

俗話說得好,山高皇帝遠,像他們這種偏遠的地區,反而有各種很奇妙的好處。

有的時候離皇帝近了,做任何事情都束手束腳的,但離得遠了,有些事情操作起來,自然無比順暢。

錢,他一份不落,色,他盡收手心。

在這裡當慣了,乍然看去,他被調到一個繁華的地方,其實,反倒讓他束縛手腳。

吳鉤想道。

這最後一件事情落下帷幕,他也稍顯輕鬆許多,來到窗前,看著窗外的月色。

一邊觀看著美麗的夜色,一邊想著是否還有什麼遺漏的地方,再三確認之後,他才準備關上窗戶,早早休息了事。

明天一大早,就得做交接手續,當然要早點休息,免得誤了精神,反而不美。

可沒想到的是,還沒等他關上窗戶,順著窗戶外的餘光,他看到院子里站著個人。

由於月光不是很亮,他看不清楚,但大晚上的突然來個人,立刻讓他警覺起來。

毛筆和書本出現在手中,窗戶被他緩緩推開,同時一個個文字,隨著他的書寫,將他全身圍繞。

好歹也是六品讀書人,這點實力,還是拿得出手的。

吳鉤正準備質問,想問問對方的身份如何,可沒想到,對方似乎不太領情,根本就不給他詢問的機會,直接抬起了右手。

一抹寒光閃過,周圍的溫度驟降。

吳鉤只覺得脖子一陣冰涼,接著,便傳來劇痛之感。

這種痛不是那種銳器封喉的痛,也不是鈍器敲打的痛,而是有一張張螞蟻大小的嘴巴,在不斷啃食著脖子上的血肉。

吳鉤情不自禁地騰出手,在脖子上一抓,把那個閃爍著寒光的東西抓下來。

在月光的照射之下,他看清楚手掌上的東西,接著,全身汗毛直立起來。

那是一張銅鏡的碎片,在碎片里,有一張張螞蟻大小的臉,正沖他不斷開合著嘴巴。

剛才的痛苦,便是源自於此。

吳鉤瞪大雙眼:

他的話沒有說完,因為接下來,院子里那道模湖的身影,逐漸變得清晰。

這道身影全身上下支離破碎,好像一塊塊鏡面拼接起來,看著極為恐怖。

當這身影清晰過來時,就緩緩抬腳,朝著吳鉤走來。

每走一步,身上那好像拼接起來的碎片,就顫抖一下,感覺隨時都會掉下來似的。

而隨著鏡死者的靠近,吳鉤好像想到了什麼,趕緊轉過身,將屋中的銅鏡,用布包裹起來。

做完這一切,他又立即掉頭,手中拿著毛筆和書本,讓文字浮現於身體周圍,朝著鏡死者攻擊而去。

後院傳來一陣陣巨響,文字全部落空。

吳鉤看去時,這才發現,剛開始出現的鏡死者,早就已經消失不見。

這幅狀況,讓他心頭一顫,一種不安的情緒,瀰漫全身。

他不敢有絲毫懈怠,握著毛筆的手不斷揮灑,讓一個個文字成型,將全身上下圍繞,保護得嚴嚴實實。

周圍,吹起一陣陰風,令吳鉤後背發涼。

轉過頭去,吳鉤發現,蒙在鏡子前的布,已經被風吹落。

而當他轉過頭,下意識盯著鏡子時,發現鏡子中,映照著他的臉。

那張臉帶著詭異的微笑,眼神之中,卻是一片冰冷與陰森。

吳鉤突然放下雙手,臉色變得極度獃滯,緩緩走到鏡子面前。

文字不再浮現於他全身,手中的書和毛筆掉在地上,可他卻毫無所覺。

鏡子中的臉仍然帶著詭異的微笑,就好像在嘲弄,又好像在看著一個獵物。

下一刻,吳鉤突然伸出手,做了一個奇怪的動作。

他將面前的這面鏡子拿起,接著,用盡全身力氣,摔在地上。

清脆的破碎聲響起,在漆黑的夜裡尤為明顯,令人心頭髮顫。

不只是他這一處房屋,衙門只要有人居住的地方,都響起鏡子破碎的聲音。

把鏡子摔碎之後,吳鉤蹲在地上,撿起其中一個碎片。

此刻,他的臉上已經沒了獃滯的表情,而是換成了鏡中的那副詭異微笑。

笑得不帶感情,也異常陰森。

吳鉤握著那塊鏡子碎片,緩緩抬起手,將碎片放在臉上,輕輕滑動。

滑動的動作很輕柔,就好像是在給自己塗抹上一層胭脂,但留下來的,卻是鮮血。

鮮血順著鏡子碎片,又順著手,最後由下巴處滴落。

吳鉤卻毫無所覺,他的動作繼續。

柔和,緩慢。

臉上的血痕越來越多,有的地方深可見骨,只是片刻時間,這張臉已經沒有地方能看的了。

吳鉤笑得很冷,連帶著臉上的血肉,以及不斷流淌的鮮血,就更顯陰冷。

鏡子碎片的方向變了,緩緩落在吳鉤的脖子上。

下一刻,吳鉤輕輕滑動,脖子上出現一條血痕,緊接著,鮮血噴洒而出。

吳鉤跪在地上,頭顱垂下,雙手無力的放在兩旁。

生命的氣息漸漸消失,轉眼之間,吳鉤變成了一具屍體。

房間內又陷入安靜,後院中,再也沒有看到鏡死者。

……

翌日。

徐白在鏢師們的歡送之下,離開了伏龍鏢局。

在走之前,他已經將所有的東西,全部給了另一位鏢師,那位鏢師相對來說比較沉穩,辦事效率也好,完全能夠勝任。

而隨行的人中,也就只有劉二,是跟在他身後的。

今天,便是前往雲來府的一天,這升縣,以後估計都很少回來了。

劉二跟在徐白後面,看著徐白的背影,眼中的崇拜越發多了。

在趕路的途中,徐白已經將事情全部都說了,包括這次他說要去的地方,對此牛二是沒有任何意見的。

在他的想法中,升縣已經算是很大很大了。

他們現在要去的地方,是比升縣大兩個層級的雲來府。

雲來府有多大,他不知道。

但肯定比升縣要大很多。

一想到自己這個小縣城的人,有機會去到雲來府,他就滿懷激動。

劉二一邊走,一邊想著。

不多時,兩人就已經趕到縣衙,而雲自海也在縣衙門口等著,他還背著大包小包的東西。

一個文弱書生,而且還先天不足,臉色蒼白得跟紙一樣,卻扛著大包小包,給人一種很強烈的差異感。

徐白道:

劉二很懂事,飛快接過雲自海手中的包裹。

好歹也成了九品武夫,這點力氣還是有的。

徐白除了日常用品之外,就只帶了錢,其他東西他都沒有留下。

周圍空蕩蕩一片,連一匹馬都沒有,徐白想著,難不成他們還得走著去?

雲自海道:

徐白摸了摸下巴。

雲自海也沒說要做什麼事,他也沒問。

兩人並肩而行,朝著城門外走去。

越是往外面走,外面的房屋密度也就越低,而建築的風格也越加殘破。

本身便是這樣,越靠近縣城中心的,也就越繁華,而離縣城中心越遠的地方,也就越差。

當兩人即將接觸到城門口時,還沒見到雲自海有任何動靜,徐白不由得皺起眉頭。

就在這時,雲自海突然停了下來,露出苦笑。

徐白順著雲自海的方向看去,發現城門口的位置,已經有一堆人站在那裡。

這群人穿著普通,甚至可以說得上是破舊,一看便是不富裕的人。

升縣的老百姓們跪倒在地,齊聲說道。

雲自海趕緊一個接著一個,把百姓們扶起來,接著就對百姓們念叨。

念叨的內容,也大多是些尋常事,就是叮囑他們要小心什麼什麼的。

這場面足足過了一炷香,才漸漸轉好。

徐白笑道:

雲自海無奈的道:

縣城外,馬車完好無損的停著。

徐白走了過去。

在路過雲自海時,他突然道:

雲自海一愣,笑了起來:

徐白沒再多說,直接上了馬車。

只是抽空餘時間,便能討得百姓愛戴,或許雲自海真的有那個才華,缺的只是一個平台而已。

雲自海也不說了,跟在徐白身後,在馬車上坐著。

劉二從送行的人手中接過馬鞭,坐在馬夫的位置上,充當著馬夫的工作。

伴隨著聲音,馬蹄抬起,朝著遠方跑去,揚起漫天的塵土。

……

陰驛,是大楚國的交通樞紐,京州府道皆有。

此刻,新其道陰驛處。

一輛馬車緩緩而來。

這個陰驛,可比升縣的陰驛要大很多很多,在街道上,有不少往來的驛人。

當馬車來臨時,驛人們也沒有過多表現,只是或多或少看上一眼,便不再去管。

陰驛嘛,本來就是干這活的,有人來很正常。

要是沒人來了,那才是不正常的。

馬車上,雲自海頂著蒼白的面孔,走了下來。

徐白跟在後面,環視了一圈。

當他看到大了不知多少的陰驛時,不由得感慨了一聲。

雲自海回頭道。

剛才在馬車上時,徐白就說要在這裡多看看,雲自海也沒有強求。

他們屬於長途跋涉,作為官家人,這裡有免費的食物,可以用來補充。

等到雲自海離開后,徐白讓劉二守在馬車這裡,就開始在陰驛閑逛起來。

陰驛確實大,徐白也不心急,一個又一個攤位看過去。

這裡交易的東西,大多是稀奇古怪的玩意兒,畢竟都不是普通人。

要說這些東西有用嗎?

有還是有的,要看具體的情況。

比如說,旁邊這口棺材。

據賣棺材的驛人說,一旦遇到詭異,實在打不過的時候,就直接躲進去,可以隔絕活人的氣息。

詭異嘛,沒有意識,一旦隔絕了活人氣息,就會安全很多。

驛人說得很強,可徐白也知道,賣東西的人,哪個都把自己的貨吹得天花亂墜。

他只為進度條而來,沒有進度條的東西,一個都不感興趣。

雲自海那邊好像談得很久,一直到現在還沒出來。

徐白也不急,就這麼到處逛著。

直到一炷香時間過去了,他才把這處陰驛逛完。

等他從驛人們的攤位里走出來時,手中抱著一個陶罐,臉上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陶罐上,刻著奇怪又繁雜的圖桉,辨別不出具體的形狀。

裡面也沒有裝什麼東西,空空蕩蕩,甚至連蓋子都沒有。

但徐白很高興,就因為這圖桉之上,有進度條。

徐白小心翼翼的把陶罐放在馬車上,笑容越是濃郁。

這時,雲自海也從驛長那裡走了出來。

不過和徐白相比,雲自海的表情就不那麼高興了,反而滿臉陰沉。

直到上馬車時,雲自海仍然一言不發。

劉二駕著馬車,繼續趕路。

馬車帶起一陣煙塵,越走越遠。

馬車裡,徐白撫摸著瓦罐上的花紋,看向雲自海。

從雲自海進馬車起,就見到雲自海一臉愁容,眉毛都擰成一塊了,就差在臉上寫著四個大字。

就算是換個普通人在這裡,也能夠看得出來,更何況是徐白。

剛才徐白還沉浸在得到進度條的欣喜當中,這個時候,他也漸漸平復,所以問了出來。

雲自海還在沉思著,等到徐白詢問之後,他才回過神來,歉意道:

徐白來了興趣,道:

如果是還有什麼是值得趕進度的,那只有可能是雲來府出事了。

果不其然,徐白才剛說出口,雲自海那邊就接連點頭。

雲自海愁眉不展道:

徐白微微一愣。

他還真沒想到,消息竟然如此勁爆,堂堂一個府令,竟然死了?

雲自海的話語之中,帶著一絲憂慮。

徐白看出異常,皺眉道:

剛才雲自海顯露出來的表情,似乎對那隻詭異頗為忌憚。

雲自海搖了搖頭,道:

對於這方面,雲自海算得上是一個行家,別看徐白現在聲名鵲起,其實他進入這個圈子的時間尚短,對於很多東西,還不是很清楚。

尤其是有關於詭異的事,他從頭到尾也就碰上過幾隻詭異,還都是直接暴力解決的,真沒什麼機會去了解。

雲自海道。

徐白搖頭,表示並未聽說過,但他突然想起,這個名字裡面帶著一個字,難道和鏡子有關?

想到這裡,徐白問出心中疑惑。

原本,這就是他的一個猜測,沒想到當他說出來時,雲自海竟然點了點頭,表示確實和鏡子有關。

說到這裡,雲自海大致的將鏡死者的能力說出。

徐白眉頭微挑。

這個能力……很強。

首先,鏡子中如果出現直視者的模樣時,鏡死者就會完完全全擁有直視者的等階,光是這一點就很難對付。

雲自海說的話裡面,有一點值得推敲的,就是鏡死者只能擁有直視者的等階,而沒有直視者的能力。

也就是說,這隻詭異殺人的手法,還是用它自己的,不會用直視者的能力殺人。

其次,也就是最致命的一點,他會讓直視者的等級直接削弱一半。

如果是六品高手,削一半之後,是什麼樣的下場,不言自明。

徐白髮現雲自海言語中的蹊蹺之處,問道。

雲自海點了點頭,道:

話音落下,馬車裡陷入安靜。

雲自海想到了什麼,連連擺手道:

他這句話說的是實話,沒有絲毫摻假的成分,畢竟現在的事情,已經算是他自己所管轄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上次請徐白幫忙,徐白差點被女觀主給帶走了,已經讓雲自海很愧疚。

徐白道:

徐白說的也是實話。

如果在他薅羊毛的地方出現危險,他必須要想辦法解決掉,否則待在這裡,他寢食難安。

更何況他們兩個聯手的話,還能更快解決問題。

雲自海也不知道腦補什麼,立馬自我感動起來:

徐白:

他現在不知道要該說一聲謝謝呢,還是該說點什麼東西,用來緩解如今的特殊情況。

如果再給他一次重來的機會,或者說柳絮站在他面前,他絕對會按住柳絮的肩膀,湊到柳絮的耳朵前,用最大的音量怒吼。

這麼誇,饒是以徐白的臉上功夫,也有些覺得不太好。

馬車外,劉二仍然在趕著馬車。

馬車內的兩人,卻在緊密的交談著。

大概又交談了半炷香的時間,徐白和雲自海卻覺得逐漸不對勁起來。

徐白皺起眉頭,大喊了一句:

劉二聽到聲音,把馬車停下來,接著,他掀開馬車的帘子,小心翼翼的,將頭鑽進馬車內。

聲音中,帶著顫抖,顯示出劉二心裡很不穩定。

徐白的目光越過劉二,順著劉二掀起的帘子縫隙,朝著外面看去。

當他看到外面的情況時,眼睛微微睜大,接著,就把手握在鬼頭刀上。

為您提供大神愛睡覺懶人的《我的悟性爆炸了》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查看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保存好書籤!

第九十八章鏡中世界掌生死免費閱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的悟性爆炸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的悟性爆炸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八章 鏡中世界掌生死(80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