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之旅

派出所之旅

回到宿舍以後發現阿祥在睡覺,宿舍燈也沒開。

我今天由於中午沒怎麼吃所以實在有些餓,今晚就打包了回來。看了一下電腦沒在桌上,一轉頭直接看到在阿祥桌上。走過去把電腦抱回到桌面上。

「用完啦。」

他平躺在床上,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沒有說話。我沒好氣地把背包甩在了床上,發出一聲悶響。

我按了一下開關,屏幕依舊是黑著的。

「好傢夥給我乾沒電了。」我嚷道,連忙把充電線插了上去。

「你今天打包回來吃嗎。」黑暗中突然傳來一句話。

「是啊,咋躺著,今天產量怎樣。」

自從他刷單以後我每晚回來就都問今天產量怎樣,這已經成了一個慣例。最多的時候他一天可以掙一百五。

「你先吃吧,待會跟你說。」他從床上坐起來,坐了一會兒,然後又躺了下去。我瞥了他一眼,覺得氣氛好像有些不對勁。

「行。」

吃完以後剛把飯盒收拾完,他就走了過來,坐在了我的床尾。

「出事了。」

「咋。出啥事了,又要借泡麵?」我嬉皮笑臉地打了他一下,卻發現他依舊面沉似水。

「不是,我被騙了。」

這會兒我才感覺他整個臉像是垮了下來。

「被啥騙了?」

「今天接到一單,一個1999的商品。後面付了款以後跟他對接那個人並沒有把錢打過來。」

「不是說會馬上給錢的嗎。」

「是馬上給錢,但是客服說這個任務是兩單一起的,要兩單刷完才能馬上返,後面又發來了一個2999的,說是有百分之六的返點。」

「然後呢?」

「然後我就又付了,後面客服就把他刪了,哪裡都找不到了。」

「不會吧……可以退款嗎,馬上把下單的東西退款啊。」

「不行的,我不是用自己的賬號買的,只是負責最後一個付錢的環節,我們這邊操作不了退款的,我現在才恍然大悟。」

「那你現在……」

他眼睛拚命睜大了幾次,像是在確認某個事實。

「這兩單一共花去4998,加上之前吃飯欠的一些錢,現在一共欠七千多塊。」

「七點多?」

「嗯。」

「吃飯怎麼用了那麼多。」

「還有一些打賞啥的。」

「你……這時候吃飯都沒錢,你還搞啥打賞。」我有些氣急敗壞地說道。

「那個只是一小部分,我會控制的,每個月也就一千來塊。」

「他媽的……那你那邊能聯繫到嗎?」

「一開始聯繫到了,我問了兩句,人家把我給刪了。媽的,真的是噁心到家了。」

「那現在怎麼辦,」

他撓撓頭,「現在,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我差不多躺了有一天了。在你電腦查了一下午的那些退錢的事情。」

他繼續撓著,彷彿要把自己的頭給撓下來,我忽然覺得這時候有些安靜,他也有些冷靜,總之一切維持咋在一個冷冰冰的氛圍裡面。

撓著撓著他就用雙手措著臉,我再睡一會兒吧,說不定明天早上醒來會發現這是一個夢。我覺得哀傷,想著我現在能感受到就說明這不會是一個夢。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腦海中想象著畫面,等我回過神來他已經躺在了床上。我走過去,叫了他一聲,他沒有應,坐下來輕輕拍了拍他,

他的肩膀扭了扭,把我的手推開了,我只好回到自己的床上。

「吱呀」一聲,阿良他們回來了,不知道他們去哪裡打包,這麼久,原來還帶著奶茶回來。

我把阿祥的事情簡單地他們說了一下。

「晚點去報警吧。」阿良說道

「報警?能報嗎?」

「能,不是說詐騙金額超過兩千就可以立案了嘛,之前我有一個朋友,別人打個電話過來,說他中獎了,要寄獎品給他,然後讓他轉運費和保險費,就被騙了2500,後面就去派出所報案。」

「直接電話打110不行嗎。」

「你得立案啊登記啥的,是要現場去的,你在電話里怎麼講的清楚。」

「你的意思是說,讓他帶我們去?」

「你去嗎?」

「我可以。」

「我晚點打電話給他吧,他是我一個哥們來的,以前經常打球。」

「那行。」

不一會兒阿良回來了,有點尷尬地說可能得我們自己去了。

「咋了。」

「他說他不想去。」

「為啥不想去。」

「他說基本追不回來的,他被騙的錢到現在都沒追回來,說我們也甭去了,就當吃一塹長一智吧。」

我看看阿祥。

阿祥站了起來,「阿良,我想去,我收集到的證據有很多,我過去報案的話應該可以把錢追回來。」

「那就去唄。」阿良說道。

出去的時候特地帶了一個充電寶,脖子上圍了一條圍巾,不知道要在那裡多久。

後門的公交站牌下面我們四個人一邊發抖一邊等著,反覆看了好幾次站牌,的確是還有班次的,上面寫著三十分鐘一班。

不久以後來了一輛車,可惜是回站的,到站了以後司機開到前面就下來了,拿著個保溫杯回到休息室去了。

過了一會兒車終於還是來了,車上居然還是有不少人。

阿祥坐我旁邊,他一直開著導航,看上面的路線,生怕錯過站。每到一個站導航就有僵硬的女聲朗讀出了目的地,我偷偷跟阿祥說讓他把聲音關了,要三十分鐘才到,出村沒有那麼快的。他機械地點點頭,眼睛望著前面不知道在看什麼,在我提醒后戴上了耳機,假裝看著窗外,但還是每分鐘還是盯著手上的導航。

半個小時后我們就到了派出所,門比我們想象中的要小,也沒有保安什麼的,也是,派出所要什麼保安。

我們幾個站在站點下面,都沒有過馬路的意思。對著對面的派出所發獃。

「報案是得進去的吧。」阿良淡淡說道。

於是我們一起邁步過了馬路,路上靜悄悄的,一輛公交都沒有,真是奇迹。進去以後發現正對著的就是張藍色的長桌子,桌子外面放著一排的椅子,桌子上面放著五六台電腦,後面坐著六七個穿著制服的民警,門的兩邊各有五六張椅子,都是藍色的。

這時候裡面坐著的其中一個民警站起來問我們是糾紛還是什麼事,我們說我們是學生,被詐騙了,他問是誰,我們指著阿祥,他就說過來前邊坐著,說明情況,我們四個要走上去他就說四個都被騙了嗎,沒有的話來一兩個就行了。

阿良和阿祥就到前面的轉椅上坐著,開始跟兩個民警說明情況,而我和阿輝則到了門左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右邊那一排坐著一家三口,準確來講是坐著一個女人,女人膝蓋上抱著一個孩子,旁邊一個男人則是站著,兩個人像是在看著對方,也好像沒有看著對方,男的似乎來得很匆忙,穿著一條短褲,還有一雙拖鞋。不過他似乎並不在意,只是叉著腰在那裡站著,男人不時跟女人說那麼一兩句話,女的則是幾乎都在看著大腿上的孩子。

他們的神情是跟阿祥他們差不多的,充滿了茫然和局促,他們不會也被詐騙了吧,我心裡想。

我看著那一排民警坐著的後面,是一大塊藍色的牌子,用白色的字寫著XX派出所,還有一些口號,不知道派出所為啥那麼喜歡藍色,然後一面牆上掛著一些執勤表,另外一面牆上則是幾個大字「警務公開欄」,一邊掛著密密麻麻的照片,一邊則是寫滿了字,合在一起鋪滿了整面牆。

我閑的無聊,就不時看看這邊的牆,再看看那邊的牆,那個執勤表我看了很久,想著上面的名字是現在坐著的那些人中的哪一個。不知道為什麼,上面那些人各種長相都有,但每一個看上去都是那麼的可靠正直。

阿祥則是由一開始被一個民警詢問變成現在被兩個民警詢問,他們還拿了一個表給他填。

這時候中間有個民警站了起來,朝我們這邊走了過來,他走的挺慢,我們以為是要問話或者叫我們過去,我注意著他的上衣,他的褲子,還有他掛在褲子上的一串鑰匙。結果他走到我們面前就拐了個彎,原來他們的飲水機就在我們椅子旁邊。

我們這才發現他手裡拿著一個黑色的保溫杯,而且他裝水的途中還不時地用目光往我身上掃動著,我不敢去跟他那凝重的眼神接觸,那不是一般人的目光。

裝水的民警走了回去,我鬆了口氣。

瞬間又變得無聊起來,我繼續看著那邊的警務公開欄,上面都掛滿了民警們穿著制服的畫面,我在腦海里想象他們要是不穿制服會是什麼樣子,比如穿個背心,或者穿個條紋服裝。

這時候我看到問話的其中一個民警對著阿祥指指我們兩個,阿祥回過頭來,然後又轉過頭去,搖了搖頭。

這時候右邊椅子上的那對夫婦說話聲音頓時大了起來,準確來說是站在一旁的丈夫,他大聲地嚷了幾句,帶著他們那邊的方言,又快又凌厲,聽不懂在說什麼,而那個抱著孩子的女人則偏過臉去,不看他。

那個男人的情緒似乎正變得越來越激動,開始嚷嚷起來,這時候桌子後面的一個女民警站了起來,朝他們走去。

「我不回去!」那女人大聲說道,說的是普通話。

我心裡在思考著到底他們被騙了多少錢,搞得那女人都不想回去了,說不定是那男的被騙了,把兩個人辛苦攢下的錢給弄沒了。孩子還那麼小,真可憐……

那男的似乎並沒有因為女人的那聲吼叫而消停,依舊在嘰里呱啦的解釋著什麼,同時還帶著各種手勢,那女的則是依舊把臉轉過去。女民警則是在一旁看著,無動於衷。

過了一會兒,女民警問那個女人要不要喝水,那女人點點頭,女民警就過來倒了一杯水給她,她很快喝完了,把杯子放在椅子旁邊。女民警臨走前跟那男的說了一句不知道什麼,然後就回到座位上了,那男的似乎一下子頽了下來。

那句話好像是「她不能跟你走。」很輕。

過了一會兒一陣風吹來,把椅子上那個塑料杯子吹的掉了下來,女人還沒來得及去撿,又一陣風吹來,那杯子就直接滾到了阿祥的椅子底下,不過沒有人注意到。

男人突然撲通一聲跪了下來,我們都被嚇了一跳,阿祥也是回頭看來,那群民警只是瞥了一眼,就裝作看不見。

男人像是在哀求著,那女人像是綳不住了,終於扭過頭去跟他說了兩句話,男的開始往自己臉上扇了兩個大耳光。

過了一會兒,女人開始在那裡哭泣,本來冷漠的表情頓時不見,眼淚像是斷了線一樣不停留下來,她用手不停地擦拭著,然而哪裡擦拭得完。

「我再也不打你了,別哭了,我再也不打你了,回去吧。」男人像是復讀機一樣重複著這兩句話,女人則在一旁哭著。

我微微地長大了嘴巴,看著這一切。

慢慢的男的也不說了,女的也止住了哭泣,只是拿著紙巾在擦拭著。男的跪在地上的膝蓋,由於穿的是短褲,所以他是赤裸著膝蓋跪著,已經變得有些通紅,地板肯定很冰涼吧。

我想用手去摸摸地上的溫度,看到底有多涼,但是坐著手夠不著,我又想要脫下鞋子去觸碰一下,但是又覺得有些怪,最後我停止了這些變態想法,只是用手一下冷冰冰的椅子的金屬扶手。

那個女人站了起來,抱著孩子朝前台走去,她跟民警說她想跟丈夫回去了。

中間那個有些胖胖的民警讓她考慮好,那個女民警也站起來,問她是不是想好了,不用著急什麼的,她點點頭說自己考慮好了。

「那你想明白了就跟他回去吧,有什麼情況你隨時跟我們講。」

那個女人點點頭,走到男人的旁邊,那個男人就站起來,抱過孩子,和她離開了,臨走前還轉頭朝民警點點頭,沒有一個人搭理他。

阿祥也走了過來,跟我們說可以了,我們就一起走了出去。

還沒完全出玻璃門,我們就急忙問道情況怎麼樣。

「先是數落了一通,說不該去刷單,然後就說我知道搜集這麼多信息,不知道應該第一時間打電話過去凍結他的銀行卡的,現在過來那麼久,錢早就被轉走了。」

我們面面相覷,「那我們不知道啊。」

「我也這麼說,他說大學生反詐騙意識都不強的,基本都這樣。」

「然後呢。」

「就問了些基本的情況,也要了賬號和手機號什麼的,然後做了一下登記,沒了。」

「沒了?」

「是啊,說刷單被詐騙的很多,不一定能追的回來,讓我有這個心理準備。」

我們都沒再說話了,只是靜靜地等著車,我想看還有沒有人會過去派出所那邊,但是直到我們上車都沒有看到。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小徑斜陽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小徑斜陽2
上一章下一章

派出所之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