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籌謀真傳

第四百三十一章:籌謀真傳

話音落下,殿中一片寂靜。

築基修士們垂手低頭,皆是不發一言。

開玩笑,長風真人可是宗門金丹長老中,實力最強的一位。

何人敢質疑這位真人的權威,怕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就算殿中不少人是築基修士中的佼佼者,就算以後僥倖凝結了金丹,與之相比依然天差地別。

公然頂撞師長,一個處理不好,可能就永遠不會有衝擊金丹的機會了。

俯視下方老老實實的宗門晚輩,長風真人微微點頭。

似有似無間,劉玉隱約覺得這位師伯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一會。

身上背負的諸多秘密,讓他不由心中一緊,但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

不過下一瞬,劉玉卻是心中一松。

遠比普通修士敏銳的靈覺,讓他先一步察覺到長風真人的離去,但沒有表現出來。

神識大膽的向上掃視而去,長風真人原來停留的位置,已然空無一物。

靈壓依舊存在,不過身影已經消失。

察覺到靈壓的變化,其它築基修士才抬起頭來,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功勛點到手心情也變得輕鬆起來。

對於長老們的高來高去,他們早已經習慣,畢竟都是金丹前輩嘛。

如果高階修士如影隨形,許多人反而會坐立難安,比如說劉玉。

過了數息,才有築基同門大膽抬起頭來,發現了長風真人離去的情況。

懷着各種各樣的心情,領取到功勛點的修士們,陸陸續續開始離去。

不過也有一些表現出眾的修士,比如李不語、馬英傑等,被一些同門圍上來恭賀,說着讚譽之詞。

就連劉玉,憑着非常不錯的表現,也有同門過來打招呼,說一些客套的話。

趨炎附勢乃人之常情,劉玉自己很少去做這種事情,不過也不排斥這種行為,只是一種手段而已。

找個借口,打發走兩名想進一步交流的修士。

他走到李不語身側,待人群散盡,才含笑拱手道:

「恭喜師姐!」

「這一筆功勛點入手,結金丹等結丹靈物,也就不成問題了。」

「師弟在此祝大師姐早日金丹大成!」

劉玉知道,自己能獲得五十五點的功勛,李家、嚴家在其中的作用必不可少。

眼下徹底投身家族一脈,必須與兩家搞好關係,這是立身之本。

何況晉陞真傳弟子之事,也少不了要依靠這兩家的關係啊。

李不語聽了這話,清冷的臉上也是露出一絲笑容,道:

「師弟獲得五十五功勛點,表現亦是可圈可點,未來值得期待。」

「相比之下,我藉助家族之力,才能辦成一件件事情,才能獲得這麼一筆功勛,不過是中規中矩罷了。」

「那些人,大多獲得了足夠的功勛點,這個時候結金丹想必已經到手了。」

說着,此女搖了搖頭,兩人一齊向外走去。

劉玉知道,她口中的「那些人」,自然是其它三英四傑了。

跟隨宗門主力,危險是大了不少,要經歷連綿的大戰,不過立功的機會也多。

相比之下,青鋒小隊雖然危險小一些,方便搜刮資源,不過立功的機會卻少了許多。

要不是有着火靈果樹這個意外驚喜,李不語想湊齊這一筆功勛點,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其它三英四傑跟隨宗門主力,憑藉過人的實力,就容易了許多。

這一屆的三英四傑,修為皆到達了築基巔峰,想必早已經兌換了結金丹,正在為衝擊金丹瓶頸做準備。

「師姐厚積薄發,相比那些師兄師姐,亦是不差分毫。」

「突破金丹的可能,可能還會比某些人更大。」

「畢竟衝擊金丹瓶頸,不是爭時間早晚,而是看準備是否充足。」

出了宗門大殿,劉玉淡淡一笑道,面向前方沒有轉頭。

「你呀,還是那麼能說會道,這些一點改變都沒有。」

李不語責怪似的說道。

不過她臉上的笑容,還是暴露了內心的想法。

同處一個宗門,同樣是最頂尖的築基修士,難免會被人相互比較。

李不語出身金丹家族不缺資源,自身靈根資質也非常優異,心氣自然非常高,一直把其它三英四傑當做對手,暗暗做着比較。

劉玉的一番話,可真是說到她心坎里取了,能不高興嗎?

特別是這位青陽師弟,如今也是宗門中聲名鵲起的人物,一番話就更具分量了。

在劉玉的刻意交好下,一路上自然是歡聲笑語。

穿過處刑台,經過執法殿,到了山腰處兩人才分別。

看着遠去的遁光,劉玉緩緩收斂笑意,面容恢復了平靜

「劉師兄。」

忽然,身後一道輕柔的聲音傳來,轉身一看居然是衛小琴。

「衛師妹。」

劉玉輕輕拱手,客氣的說道。

此女雖然功勛點比自己少了一些,不過表現也確實可圈可點,宗門諸多築基修士中處於上游。

只是,在宗門高層少了一點關係。

不過再完成一些宗門任務,湊齊五十功勛點還是指日可待的,要是再拜一位長老為師,唯一的不足也會被彌補。

成為真傳弟子,有着不小的機會,這樣的同門值得交好。

「此女主動與我打招呼,想必是已經意識到自己的不足。」

互相吹捧之餘,劉玉閃過這個念頭。

在雙方都有意結識的情況下,兩人站在原地交流了好一會,相互之間倒是熟悉了不少。

雖然同為青鋒領隊,不過在燕國時任務區域相距較遠,沒有合作的機會,彼此間交流比較少,還處於都比較陌生的狀態。

一番交流下來,衛小琴主動相約坐而論道,劉玉欣喜的答應。

不管怎麼樣,多一個朋友,就會少一個敵人。

望着遁光遠去,劉玉淡淡一笑,隨後取出遁風舟衝天而起。

不過遁光卻沒有向彩蓮山返回,而是往通天峰而去。

功勛點達到五十,只是最基本的條件之一,想要晉陞真傳弟子,可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

這需要經過宗門多方面的考核,甚至要面對金丹長老的親自「面試」。

畢竟真傳之事非同小可,肩負宗門傳承的重任,承上而啟下。

若是平庸之輩成為真傳弟子,會浪費大量宗門的資源,若是混進了「姦細」,同樣會泄露宗門機密。

劉玉是滿足了最基本的條件,元陽別院的出身也是清清白白,不過想晉陞真傳的同門不再少數,他想從中脫穎而出也不是簡單之事。

不單要提升自己的價值,還要發動手中的關係,如此雙管齊下,才有較大的機會。

此行便是要與便宜師尊通一通氣,表明自己的想法,爭取獲得便宜師尊的支持。

「還有嚴家那邊,也不能落下。」

「是時候去拜訪一下我那紅玉師姐了。」

望着如同定海神針一般的通天峰,劉玉閃過這個念頭,不如為何腦中又閃過了嚴裙兒的身影。

隨後搖了搖頭,遁光在真陽道場落下,通報過後向便宜師尊洞府行去。

不管怎麼樣,為了成為真傳弟子,他願意付出一些代價。

成為真傳弟子好處多多,不單可以獲得宗門的資源傾斜、重點培養,還能夠擁有更大的許可權。

藏經閣更上層的區域,也就能暢行無阻了。

一些功法秘術,更容易得到了許多,自己一直以來找到的,都不太滿意的煉體功法,說不定就此有着落了。

為此付出一些代價,是值得的。

……

從便宜師尊洞府退出時,劉玉面露笑意。

結果不出所料,便宜師尊對於自己想衝擊真傳之位的想法,還是表示支持的。

畢竟自家弟子積極向上,有什麼理由去阻止呢?

師尊與弟子之間的關係,可比想像中要緊密許多,就算是記名弟子也不例外。

雖然還算不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但弟子長進了,師尊也是臉上有光。

弟子若能獲得真傳之位,他李長空與李家的影響力也能更大一些。

當然,劉玉一直以來規規矩矩執弟子禮,還有燕國之戰不斷的「孝敬」,才是李長空最終決定支持的關鍵因素。

拜訪完便宜師尊,一路走下通天峰。

劉玉駕馭遁風舟,化為一道漆黑遁光,向彩蓮山方向返回而去。

一個多時辰后,遁光在彩蓮山落下。

將遁風舟收入儲物袋,取出令牌打開陣法,邁步進入洞府。

神識一掃見到大廳中的情景,劉玉臉上露出一絲訝色。

大廳中,紀如煙與江秋水相對而坐,正聊得熱火朝天。

兩女言談之間客客氣氣姐妹相稱,看不出半點嫌隙。

「夫君」

「師兄」

見劉玉回歸,兩女皆是起身,行禮喚道。

「哦?!」

「師妹與如煙能夠和睦相處,我感到非常欣慰,你們都沒有讓我失望。」

劉玉贊了一句,在兩女之間坐下,隨後又向著問道:

「秋水、如煙聊得如此盡興,到底在聊些什麼呢,可否告知於我?」

三人對彼此的關係,早已是心知杜明,所以他說這話時,是抓着兩女問的。

「回師兄,如煙妹妹也想為師兄排憂解難,正向我請教相關經驗呢?」

江秋水笑着回道道。

「正是如此。」

紀如煙點了點頭。

看着笑顏如花、各有千秋的兩女,她們能夠好好相處,不至於後院起火,劉玉也是心情不錯。

不管兩女內心作何感想,不過眼下的態度與行動,確實是一個好兆頭。

與是,他淡淡一笑,贊道:

「很好,秋水你做得不錯,如煙你也有心了。」

「不過想為我排憂解難,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還是要跟着秋水多多學習,否則很容易耽誤大事。」

紀如煙聞言面色一喜,立刻感謝道:

「多謝夫君!」

劉玉這話的意思,就是真的要給她分配任務了,而不是只做一個花瓶。

紀如煙雖然出身小家族,先是築基成功,心中還有着普通修士沒有的資源,不過卻並不甘心只做一個「花瓶」。

她明白,恩寵再濃厚也只是一時,終有消失的時候。

只有發揮出自己的價值,能夠對夫君有所作用,方是百年之道。

可愛不是長久之計呀!

感謝之後,紀如煙親手為劉玉倒上靈茶,江秋水也不甘示弱,取出帶過來的精心製作的糕點。

「不錯、不錯。」

劉玉挨個誇獎了一句,隨後毫不留戀的進入練功房,開始了每日修鍊。

男女之歡雖好,但只能是調味劑,而不能成為主題。

否則在這條長生路上,遲早要化為枯骨,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不知是不是因為紀如煙有了侍妾名分,讓江秋水有了濃重的危機感,總之此女提出了想搬回彩蓮山的想法,

不過,還是被劉玉委婉拒絕了。

雖然他與江秋水的關係,早已經不是個秘密,許多同門都心裏清楚。

不過堂而皇之的「同居」,還不給任何名分,難免會引起非議被人詬病,說出去確實不好聽。

尤其是在衝擊真傳之位的關鍵時刻,他不想節外生枝,因此受到影響。

練功房,劉玉盤膝坐於蒲團之上。

服用丹藥運轉功法,臉上慢慢浮現縷縷青紅靈光,並且越來越明亮。

「呼~」

一口濁氣吐出,直射三尺之遠,濺起一地灰塵。

五個時辰之後,他完成了每日的修鍊。

「升元丹服用過多,抗藥性越來越強。」

「只怕過不了多久,就要失去效果。」

「幸好,手中還有一份築基後期「玄元丹」的丹方,以現在的煉丹造詣不難煉製出來。」

「只是光憑「升元丹」與「玄元丹」,能夠完成築基後期的修鍊嗎?」

感受着修為法力增加的幅度,劉玉睜開雙眸,眼中閃過深思。

築基後期所需要積累的法力總量,要遠遠超過初期中期,比他想像中還要多一些。

連續五年高頻率的服用升元丹,對此丹的抗藥性越來越強,過不了多久就要失去效果。

根據現在所積累的法力,他判斷光憑這兩種丹藥,很難完成築基後期的修鍊,應該還需要收集一種其它的築基後期丹方。

「此事倒是簡單。」

搖了搖頭,劉玉倒是沒有覺得多大困難。

此一時彼一時,他現在的地位遠非築基初期時可比,能夠發動的人脈與掌握的資源,更是不可同日而語。

不管是自己搜集,還是通過李家、嚴家的渠道,亦或者拜託其它同門,都不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不過衝擊真傳之位,想得到嚴家的支持,還是要走動走動,事先通一通氣啊。」

劉玉心中一動,抖落身上的塵埃,起身向外走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三十一章:籌謀真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