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二十四載

第四百四十二章:二十四載

所以就算能潛的風險,玉丹堂也必須開起。

養神丹、玄元丹、寒星液等修鍊資源,每年都消耗量靈石,賺取靈石的腳步萬萬能停的。

,伍昌再次登門,帶了那名身具靈根的兒子。

「劉師叔,便犬子。」

行禮后,伍昌一指身邊的少年介紹。

然後拉了拉少年的衣袖,低聲呵斥:

「還快快見禮?!」

少年身穿著樸素的白色衣裳,看起些膽怯,長相倒眉清目秀。

聽見父親的呵斥,敢遲疑,立刻行禮:

「弟子伍承恩,拜見劉師叔。」

說完,少年彎腰深深的拜了,久久沒起身。

顯然,禮節方面其父早叮囑。

「起身吧,必多禮。」

劉玉隨意的揮了揮手,少年應才緩緩起身。

,才仔仔細細打量少年,與其父確實幾分相似之處,長相方面稍微俊秀一些。

十二歲的年紀,已了鍊氣一層的修為,總算沒輸起跑線。

但站立於廳堂之,其低著頭略微些自然,顯然內心些自信。

「與父親也算老交情,必如此見外。」

「以後沒外的候,喚世伯即。」

「初次見面,件品法器且收,作為防身之用。」

劉玉緩緩開口,一摸儲物袋取一件品法器,動用一絲法力向其漂浮而。

「......」

伍承恩遲疑的看向伍昌,待後者點頭之後,才手法器,行禮感謝:

「晚輩多謝世伯恩賜!」

接,劉玉又隨意問了伍承恩幾關於修仙基礎知識方面的問題,根據其回答的答案,基礎知識倒挺紮實。

「好了,吧。」

「劉某允許輩雲霞山山腳,開闢一座洞府修鍊。」

「切忌,低調行事惹生非,好生修鍊辜負父親的期望。」

問了幾問題,劉玉揮了揮手。

「,世伯!」

父子兩心皆喜,敢失禮皆沒表現,待到輕手輕腳退之後,才相視一眼喜形於色。

對於伍昌而言,唯一身具靈根的兒子身,寄託著對仙的期望。

自己未能達到的境界,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夠達成。

伍承恩能夠待雲霞山修鍊,外眼裡也算雲霞山的了,能夠借得一位真傳弟子的些許威名,以後路會好走許多。

一刻,伍昌欣慰已,覺得自己么多年的任勞任怨,都值得的。

欣喜后,望著邊的晚霞,些莫名的傷感。

「自身的生命,如夕陽一般,此已經行將就木了啊。」

閃想法,伍昌心種說的難受。

眼落寞之色一閃而逝,勉強擠笑容,今兒子非常重的日子,應該此掃興。

「到了雲霞山,就遵守雲霞山的規矩,知嗎?」

「吾與劉師叔雖然故交,但如果觸犯了雲霞山的規矩,還會受到嚴厲的處罰,所以切記觸犯規矩。」

「還,昨日說的那些修鍊點,都沒忘記吧?」

「些明白嗎?承恩。」

山的路,伍昌一摸鬍鬚,放心的再次叮囑。

「知啦,知啦。」

「哎呀爹,些都說了好幾次了呢。」

終究少年心性,一閣樓伍承恩就放開了性子,好奇的打量著周圍,些耐煩的說。

「臭子,翅膀硬了吧?!」

見此,伍昌故作嚴肅的又開始訓話。

伍承恩聳拉著腦袋,只能收斂性子開始聆聽。

一苦口婆心的說著,一心焉的聽著,兩知覺間便走到了山腳。

伍昌的幫助,沒多長間,一簡陋的洞府便建造完成。

裝飾古樸簡陋,佔地也,洞府內一應物品倒準備齊全。

桌椅、吃食、防護陣法......

見兒子還些心焉的樣子,伍昌輕輕一嘆卻又無奈何,只能:

「洞府建造好了,還事情辦,承恩好自為之吧。」

說完,便朝洞府外走,快走到門口,身後傳的聲音卻讓身形一頓。

「爹,只第一次離開家,些習慣罷了。」

「說的那些都明白,會好好修鍊的。」

伍承恩站原地,非常認真的說。

望著父親為準備好的一件件修鍊物品,以及千方百計的斡旋籌謀,心些沉重。

伍昌身形微微一頓,隨後只擺了擺手,便若無其事的駕馭法器沖而起。

夜色,一黃色遁光很快遠。

洞府外,只一影獃獃望著遁光離的方向,很久之後才收回目光。

……

另一邊,劉玉已經返回練功房修鍊。

對於故之後,並沒如何意,允許其雲霞山修鍊,只順手為之罷了。

就微足的一點幫助,對些修士而言也的機緣。

「聚氣凝神,抱元守一。」

盤膝坐蒲團之,劉玉閉目冥想,很快進入了空靈的狀態。

取「寒星液」與「納星盒」,褪衣衫將寒星液均勻塗抹體表,然後將納星盒放身,一拉隔板打開一縫隙。

很快,便縷縷藍色的星辰之力,透縫隙飄蕩而。

劉玉毫遲疑,運轉星辰真身第一層,快速進入修鍊狀態。

兩息后,體表便亮起了熒熒青光,周身各處還三顆藍色的光點亮起,仿若夜空的星辰一般。

其兩顆特別明亮,第三顆則稍微暗淡了一些。

絲絲縷縷藍色的星辰之力彷彿找到了歸宿,透體表斷沒入的身體之,一縷接著一縷毫間斷。

隨著間推移,第三顆「星辰」微查的明亮了一絲絲,以一種穩定的速度緩緩提升。

從表面看,三顆星辰相互之間勾連成一整體,呈倒三角的形狀,看美輪美奐。

似乎,蘊含了的奧妙!

與體表熒熒青光交相輝映,修鍊之的異象極其驚!

其實如果想修鍊得更快一些也以,只劉玉體修之也一知半解,擔心留什麼隱患故而選擇穩妥一些罷了。

星辰之力再溫,那也只相對而言。

歸根結底,還一種比靈氣更高級一些的能量,因此也更為狂暴一些。

就算著遠超普通修士的基礎,但肉身強的也脆弱的,沒修鍊到化神之,更丟棄與損壞的。

所以劉玉非常心,生怕「寶伐」受到損傷。

短短兩月的間,就點亮了兩顆星辰,第三顆也點亮了一半,劉玉對目的進度已經非常滿意。

反正暫沒危機,短間內很急於提升實力,所以還穩妥一些為好。

縷縷精純的星辰之力從納星盒冒,斷沒入沒入體表,體內的「星辰」也逐漸明亮。

間漸漸,熒熒青光開始暗淡。

「呼」

半辰之後,劉玉睜開眼眸,吐運功所產生的濁氣。

「噗」

吐氣如箭,一口濁氣一丈之外的地面,留了一淺淺的白痕,像被鈍器刮一般。

如果普通的木板,沒陣法的保護,恐怕已經被洞穿了。

「錯。」

劉玉輕輕頷首,面露一絲笑意。

檢查煉體的進度,感到非常滿意,原本心某些急於求成的心思,也漸漸消失了。

修為提升的程,就生命本質升華的程,種事情如何能一蹴而就?

稍稍休息了一會兒,趁體內氣血活躍,劉玉開始了「流星拳」的戰技的練習。

「咻咻」

拳腳揮舞之間,室內斷響起各種破空之聲。

相比與修鍊星辰真身之,劉玉肉身強度已經了一較的提升,儘管只剛進入繁星階段,但品法器已經難以對肉身造成效傷害。

久試,以鍊氣期的法力駕馭品法器,除非攻擊到肉身的脆弱之處,然最多留一淺淺的血痕。

而且氣力方面,也了長足的增長,單手托起千斤巨石話。

花費半辰煉體,一辰修鍊戰技,目煉體方面還只入門,每花費一半辰即。

而鍊氣方面,因為已經達到築基後期的程度,每都花費三辰。

至於煉神方面,每雷打動運轉「存神妙法」四次,花費兩辰。

三齊修,每光正常修鍊,就花費了六半辰。

其餘間,則煉丹、閱讀典籍、溫養法器靈器等等,偶爾還一趟。

間就樣一,劉玉待宗門,倒沒遇見什麼事。

安安穩穩待雲霞山修鍊,偶爾拜訪一同門,拜見一便宜師尊,聯絡聯絡「感情」。

一年後,江秋水傳喜訊,煉製結金丹所缺少的最後一株靈草,正式收集齊全。

關於結金丹的煉製,也正式以提日程。

而紀如煙,成長的也非常迅速,以一種一樣的方式,將玉丹堂打理的井井條。

期間,劉玉受到師姐李語,已經正式閉關開始衝擊金丹瓶頸的消息。

李語築基巔峰停留已久,燕國之戰搞到火靈果樹,憑藉兌換到結金丹並困難。

而三英四傑的一些物,也陸陸續續開始衝擊金丹瓶頸。

對於些七七八八的消息,劉玉皆一笑而,依舊按部就班的修鍊。

所圖更,只凝聚金丹那麼簡單。

就樣相對平靜的光,劉玉精氣神三方面,都穩步提升。

庭院的梨花落了一地,花開花又謝,仔細回想已經二十四次。

……

……

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九國盟...,七國盟的西方黃沙遍地,環境極其惡劣,修仙資源同樣極其匱乏。

從地圖看,以看到一片片黃色,以說黃沙遍地煙稀少。

只星星點點的綠色,點綴一片黃色的地圖,那的綠洲。

只綠洲才適合類生存,所以生活片土地的,世世代代都為綠洲而戰!

七國盟西方的片沙漠極其廣闊,一直蔓延到了正魔兩的地盤,只了七國盟範圍的沙漠,聯盟已經無力統治與掌管。

因為資源匱乏,還綠洲之間相距遙遠的原因,所以聯盟西方一直沒一向楚國一樣統一的國家,而分成了一國。

說國,其實更像部落,。

因為資源稀少,故而國與國之間,常常為了綠洲陷入攻伐之。

長此以往,也造成了此地民風彪悍。

只表面世俗的情況,西方修仙界雖然爭鬥少,但總體而言還維持著最基本的秩序,比楚國、吳國、齊國等地而言,秩序還相甚遠。

此地由「神沙門」一宗門統治,幾十國均臣服於神沙門之。

只疆域雖廣,但由於資源匱乏、煙稀少的原因,實力也就燕國四宗的程度,傳聞其門兩名元嬰老祖坐鎮。

西沙坊市,位於西方諸國的邊陲,坐落於一型綠洲之。

因為聯盟西方通往、東的關鍵之處,每都量的修士此停留,所以此坊市愈發繁榮,漸漸成了聯盟西方屈指數的型修仙者聚集地。

一日,色漸晚溫度急速降,夜色籠罩地。

一漆黑的遁光從際而,拖著長長的靈光,宛如一顆打破沉寂的流星。

仔細看,遁光其實一艘黑色的舟船,其盤坐著一影。

忽然,烏黑遁光一轉落黃沙,留了一深深的痕迹,現了影的真正面目。

此黑髮黑袍,瞳孔漆黑如墨,

閃爍著理性的光澤。

只眉宇之間,著淡淡的疲憊之色,似乎長期趕路所導致。

此正劉玉!

根據宋昊蒼所說,三元果所的那處秘境,正位於聯盟西方,還一年間秘境便開啟。

此距離其所說的三十年間,已經了二十九年。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四十二章:二十四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