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修鍊計劃

第四百九十二章:修鍊計劃

思索之間,短短几步路程已經走完,洞府近眼。

「咦?」

看着打開的洞府陣法,劉玉眼閃一絲訝異。

如果沒記錯的話,離開洞府陣法應該關閉的,為何此卻打開了呢?

洞府門口的陣法,除了自己之外,只江秋水紀如煙手的副令牌能打開。

現兩女還為典斷後,那麼十誰打開了陣法,裏面又何?

走到門,忽然聞到一縷若若無的蘭香。

「?!」

劉玉心一動,無需神識掃視,已經知了裏面之的身份。

一縷蘭香如此熟悉,帶着女子身體的優雅成熟,曾經近距離接觸。

此再次聞到,自然瞬間便認了。

知為何,劉玉忽然想到了,嚴長老離開神神秘秘的話語,還江秋水、紀如煙奇奇怪怪的態度。

心的疑惑,頓迎刃而解。

「吱呀。」

果其然,劉玉打開房門的瞬間,就看到了一女修的身影。

此女身穿素色緊身袍,其並沒複雜的裝飾與此刺繡,但那一絲雍容華貴的氣質,卻並袍漸漸簡簡單單就能遮掩。

因為袍「合身」的緣故,其凹凸致的身材,袍的映襯更加鮮明。

即使隔着十幾步距離,也能感受到那沉甸甸的分量。

一頭烏黑長發,被一根深紅髮簪盤腦後,顯露精緻,黑與白形成鮮明對比。

淡淡的眼影、彎彎的睫毛、雍容的氣質......

還那雪白光滑的肌膚,與嘴唇一抹驚艷的鮮紅。

縱然只掃一眼,憑着男的直覺,也能本能感覺到一多得的尤物!

雍容與端莊並存,成熟又帶着一絲嫵媚。

一身素色袍包裹玲瓏嬌軀,彰顯了眼女修的身份,本應問紅塵的身份,此卻給一種異樣感覺。

此女正嚴紅玉。

因為劉玉沒特意遮掩動靜,所以此女自然早就察覺,方面打開的一瞬間便匆忙起身。

「叮鈴鈴」

發間銀飾碰撞,發悅耳的響聲。

「見青陽長老!」

嚴紅玉匆忙行禮,雪白風韻的臉頰,已經浮現一抹緋紅。

似乎還習慣雙方的身份轉換,舉止之間頗為拘束,故而行禮之並沒自報姓名。

幾十年的一普通弟子,如今搖身一變,竟然成了宗門長老?!

而且因為結丹失敗,已經沒更進一步的潛力,老祖竟然讓做妾.....

「必多禮。」

「紅玉師姐,相識於微妙,至今已數十載,無需如此客氣。」

劉玉自顧自走到桌案另一邊,從儲物袋取一杯靈茶自斟自飲,嘴角露一絲笑意淡淡。

「。」

嚴紅玉答應一聲,然後便低頭坐發一言,面對桌面神色變幻定。

此,全然沒了當初睿智英明的模樣。

反而因為一連串的打擊,神態落寞明顯興緻高,居然現了一絲嬌弱之意。

一絲嬌弱恰到好處,更添了一分女子的陰柔之美,配合雍容成熟的氣質,對異性的吸引力更層樓。

「錯。」

劉玉懷着欣賞的目光,方方打量了一會兒,心暗暗點頭。

手法寶「金玉環」,就明白了嚴長老的意思,也沒拒絕的想法。

只能說,候送一件防禦法寶,卻擊了的軟肋。

還嚴紅玉的容貌身材,也確實非常符合自己的審美。

面對法寶美的雙重誘惑,劉玉又如何能拒絕呢?

主動、拒絕、......

之所以沒再次推辭聯姻,除了盡眼的兩樁好處,同樣著長遠的打算。

此一,彼一。

築基境界的候,還擔心被嚴家控制,淪為打手與賺取靈石的工具。

但到了金丹境界,雙方已經平起平坐,關係又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劉玉若想宗門,掌握更多的權力,勢必與引起既得利益者的反彈。

候,就能孤軍奮戰了,必須聯合以聯合的力量,才能爭取到自己應得的利益。

縱然同門師兄弟,縱然血脈至親,也沒幾願意,將到手的利益吐一部分。

倘若以平的手段得到,就必須以同尋常的手段爭取,盟友的幫助就必少了。

畢竟,劉玉終究只新晉金丹,連本命法寶都沒煉製。

縱然實力勝普通金丹一些,也遠遠稱縱橫無敵。

實力夠的候,自然運籌帷幄借力打力,才更好把握達成目的。

而同為家族一脈的陣營,嚴家、李家便然的盟友,自然多親近一些。

以金丹長老的身份,納一妾也只尋常。

就算日翻臉,只一侍妾的身份,也對劉玉造成了什麼阻礙。

眼,卻獲得嚴家更進一步的支持,還其家族修士的好感,又何樂而為呢?

心權衡利弊,短短几息間的事情。

幾呼吸后,見嚴紅玉依舊發一言,劉玉眉頭微微一皺。

今日雖然金丹典,但還少事情做,沒多少間此消磨。

聯姻之事,女修確實也好主動開口,那就只自己打破沉默了,否則只會白白浪費間。

「嚴師姐深夜此,知所謂何事?」

輕輕方向杯盞,劉玉好整以暇看向對方,淡淡。

「......」

心正劇烈掙扎,嚴紅玉忽然聽見那熟悉的聲音,豐腴的嬌軀禁微微一顫,桌的雙手自覺捏緊。

此女終究閱歷豐富,對家族也著深厚感情,知自己的眼沒選擇。

所以,很久就做了決定。

「唉~!」

嚴紅玉幽幽一嘆。

緩緩站起身,凹凸致、對其鮮明,再一次展現了劉玉眼。

此女似乎精心打扮一番的,眼影、唇紅、脂粉等等都恰到好處。

少一分則淡,顯得些失色,多一份卻又濃,顯得艷俗了幾分。

如此濃淡,卻更添了幾分顏色。

讓由食指動,恨得立馬攬入懷,好好「愛護」一番。

隨着嚴紅玉的起身,那種帶着成熟韻味的蘭香愈發濃郁,似乎撥動心弦,讓心癢難耐。

起身之後,依舊發一言,只秀眉微蹙看了劉玉一眼,又快速移開了目光。

接着,指甲整齊修長的雪白玉手,緩緩向腰間腰帶摸。

見此,劉玉微微一笑,兩沒多交流,卻早已心照宣。

本質雖然交易,卻並妨礙好好享受。

當,劉玉沒絲毫遲疑,步力把握那份「美好」!

「吱呀」「轟隆隆」

一絲法力將房門關閉,外面的陣法也隨之開啟。

遠遠望,像著狂風吹拂,閣樓的燈火搖曳定。

知覺,燭台山的燈火亮了一夜,直到夜盡明之,那一火光才突兀熄滅。

……

翌日。

兩穿戴整齊,洞府相對而坐。

「紅玉,以後就安心做青陽峰住。」

「如果什麼短缺的地方,儘管以跟提。」

輕輕呷了一口靈茶,劉玉平靜開口。

「,青陽師叔。」

嚴紅玉微微一愣,隨即反應,強自鎮定的說。

雖然已經一起研修了陰陽,但如果現就說那兩字,還會覺得非常彆扭。

畢竟,兩年齡相差了幾十歲,而且嚴裙兒那邊...

故而嚴紅玉遲疑了瞬間,還稱呼為師叔。

餘光打量眼名男修,知為何那平凡的外表,此卻著一種特殊的魅力,使得自覺想親近。

「既然如此,就先退吧。」

「待到合適的間,劉某自會傳喚,屆再指點一番修鍊問題。」

取煉丹筆記溫新,劉玉頭也抬淡淡。

以敏銳的靈覺,當然能夠感應到對方的打量,卻沒更多表示。

此,正處一種如聖如佛的狀態。

對於嚴紅玉以及一些女修,后的態度變化,劉玉都盡收眼底。

一點,並感到奇怪。

修仙的程,單單隻實力增加,更生命本質的躍遷。

到了金丹期,已經做到了初步的超凡脫俗。

相比於凡,已經同日而語,即使沒了肉身也能夠存貨。

某種程度而言,相對於低階修士與凡而言,金丹境界以的修士確實更為「完美」。

生命本質的差距,所產生的一種特殊吸引力,對異性說尤其明顯。

畢竟,進化到更高層次,所生物銘刻基因里的本能。

經境界提升的洗毛伐髓,劉玉外貌並沒發生多變化,只一些瑕疵消失見了。

表面看依舊平凡,卻也變得更為「完美」了

「明白了師叔,紅玉告退。」

嚴紅玉答應一聲,然後轉身快步離開。

雖然初步接受現實,但對於雙方身份的巨改變,還些耿耿於懷,短間內難以釋懷。

此女離開后,劉玉繼續溫習煉丹筆記,兩辰之後才將之收起,起身進入練功房。

蒲團,盤膝而坐,取防禦法寶金玉環,注入法力開始煉化。

沒意外,注入法力的瞬間,便感覺到了異種法力的氣息。

顯然送給自己之,件法寶曾經被使用。

劉玉沒多意,當加了法力輸,手緩緩掐着法決,全力煉化法寶「金玉環」。

隨着法力運轉,真實的靈壓泄露了,幾乎以比擬一些金丹期修士。

剛結丹便種底蘊,如果被其修士知,定然會產生好奇,想探尋其的秘密。

雙手青色靈光閃耀,一法決落金玉環。

此環微微顫抖,像受到了某種無形之力的壓迫與束縛,顫抖連連卻又動彈得。

它的亮起金色靈光,隨着間的推移,也漸漸了青色。

「初步的洗滌完成。」

一日間,劉玉閃念頭,當雙手法決立刻一變!

無形無質強神識噴涌而,向金玉環內部蔓延而,開始其核心銘刻神識烙印。

一直到兩兩夜之後,劉玉才初步完成件法寶的祭煉,以拿使用。

「此只能發揮七成的威能。」

「想繼續向提升威能,還得盡量祛除其異種法力的氣息,使得金玉環熟悉自己的法力氣息。」

稍稍試驗了一番,發現管蠻力攻擊還法術攻擊,此環都錯的防禦效果,劉玉微微點頭比較滿意。

隨後,便將之收入儲物袋,開始每日的修鍊。

開啟洞府的聚靈陣法,劉玉閉眼眸,將部分心神放功法運轉。

沒多久,量靈氣聚靈陣的聚集,向著洞府緩緩聚集。

隨着功法運轉,靈氣甚至形成了一層薄霧,沒入的肉身之,加入周循環被煉化為法力。

修鍊到金丹境界之後,依舊七十二周循環,所以修鍊間並沒增加。

只功法的運轉路線更為複雜,但法力精純度也與築基期同日而語,因而鍊氣面的修鍊間體相同。

「呼~」

三辰之後,劉玉吐一口濁氣睜開眼眸,瞳孔精光一閃而逝。

感受着體內法力修為,幾乎沒增加的模樣,禁眉頭一皺。

此才總算理解了,為何些金丹真,會一境界停留兩三百年。

只因單純靠打坐修鍊,修為提升的速度實多緩慢。

壽元雖然增加了,但修為提升的難度,同樣也隨之暴漲。

「修鍊到金丹境界之後,因為金丹的存,各種資質之間的差距會被縮。」

「以自己被通靈之氣改善後資質,還似而非九品金丹,此就算靈根、異靈根修士,修鍊速度最快也就自己一倍。」

「以眼的速度,如果單純靠打坐鍊氣的話,最少也一百二十年,才能修鍊到金丹期。」

「其說定還會遇到瓶頸,想修鍊到金丹巔峰,知猴年馬月。」

「看,還需外物的輔助啊。」

劉玉微微感慨。

因為金丹的同樣以吞吐地靈氣,故而達到金丹境界之後,總體而言所修士的修鍊速度都增加了。

總體修鍊速度增加了,靈根資質所佔的比例,自然就會減一些,相應影響力也會持續減。

達到元嬰境界后,都使用外物的情況,甚至會現靈根根修鍊速度相同的情況。

因為隨着修為增長,金丹元嬰修鍊速度所佔的比例,會逐漸持平甚至超越靈根資質。

理論,如果金丹元嬰的品階差距,當都達到元嬰境界之根也能修鍊速度超越靈根。

「現著八百年的極限壽元,某種程度而言,已經算「長生者」,凡事急於一。」

「轉變心態,嘗試以「長生者」的視角,考慮一些問題。」

「金丹境界修鍊對應的三階丹藥,目煉製的成功率還低,自己手的靈石也些夠用。」

「看往後的十幾年間,能頻繁的服用丹藥修鍊了。」

「即使著仙府催熟,三階丹藥的成本也低,還提升煉丹造詣,再煉製三階丹藥。」

趁著休息間,劉玉思索著未的修鍊計劃。

三階丹方,通聖火秘境之行的收穫,目手也。

適合自己的,卻只兩種。

一種三階品的「火雲丹」,乃火屬性修士專屬丹藥,非常適合金丹初期火屬性功法的修士使用。

一種三階品的「淬元丹」,乃無屬性的通用丹藥,修鍊任何功法的修士服用,都以發揮錯的效果。

「火雲丹」的靈草靈藥收集,結丹之就已經開始,加仙府之的庫存,目已經集齊。

只足夠的把握,能夠承受煉製失敗的損失,隨以開爐煉丹。

「煉製「火雲丹」的事情先急,還先提升一番煉丹造詣。」

「金玉環已經初步煉化,還先往宗門寶庫一趟,看看能能驚喜,收穫一兩種煉製本命法寶的材料。」

心閃種種念頭,劉玉的思緒漸漸清晰。

只青陽功記載的幾件本命法寶,管哪一種的收集進度都沒超十分之三,依舊任重遠啊。

「以目的情況看,未十幾年,本命法寶應該都煉製了。「

「此事還需從長計議,當務之急提升各方面實力,還賺取靈石。」

「以長生者的視角看,十幾二十年也算得什麼。」

「其,固然自己對本命法寶求較高的緣故,但也所金丹修士的普遍情況。」

「相比散修金丹勢力修士,結丹之後一兩百年,甚至都湊齊煉製本命法寶的材料。」

「自己一二十年,已經算非常之快了。」

搖了搖頭,劉玉取「邀月壺」,開始修鍊「星辰真身」。

之所以直接修鍊「存神妙法」,因為神識方面的知識更為精深,第三層金丹期的部分只參悟了半,修鍊自然也就無從談起了。

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沒完全領悟之,準備修鍊存神妙法第三層。

而第二層的話,對已經七的神識而言,已經失淬鍊增長的效果。

自然也就沒必花費間修鍊了,只偶爾運轉一遍熟悉即。

「滋滋」

隨着一縷「陰之力」從邀月壺壺嘴飄,練功房開始冰霜凝結,冰凍的聲音此起彼伏。

一縷縷寒氣形成白霧,籠罩住了那魁梧的影。

修為到金丹境界,生命本質提升了一截,帶動了煉體方面的增長。

劉玉以感覺到,即使沒「陰之力」修鍊,體修方面金丹的影響,也無無刻提升。

按照樣的速度,即使沒外物輔助,體修突破到三階,也只二十年左右的事情。

加陰之力的輔助,十年左右便差多了。

一旦體修方面同樣突破到金丹境界,劉玉實力立刻便能暴增。

故而,目最為強的候,也最為虛弱的候。

未的幾十年,只能安穩修鍊一段間,自己的實力將會再次突飛猛進!

……

「轟隆隆」

陣法打開,房門開啟。

劉玉走練功房,一眼就看到了兩女修的身影,正江秋水與紀如煙。

「夫君」

兩女行禮,齊聲喚。

金丹典,劉玉已經當眾宣佈,將江秋水水收為侍妾的消息,所以此女現已經改口。

清楚幾十年,現總算了名分。

「坐吧。」

劉玉淡淡說了一句,便走到主位坐,好整以暇看向兩女。

漆黑如墨的瞳孔,帶着莫名的神色。

「......」

兩女聞言,卻沒立刻起身,而彎腰互相交換顏色。

「夫君,與如煙妹妹都知錯了。」

「關於紅玉師姐......」

最終,江秋水銀牙一咬,還站了主動認錯。

最了解劉玉,知夫君現雖然看沒什麼,但心指定已經暴怒了,候還趕緊認錯嘴硬為好。

三言兩語之間,江秋水便將整事情的龍脈說清楚。

確實便宜師尊嚴長老使了力,打得又為劉玉着想的幌子,而且法寶「金玉環」貴重,故而兩女才將嚴紅玉放進洞府。

沒經自己的允許,就擅自放進,劉玉心自然些動怒。

兩女也情原,故而當只訓斥了一頓,讓認識到事情嚴重性,件事情便算了。

兩女手的副令牌,都只能打開通往廳的陣法,練功房、煉丹房、卧室等進的。

而且著元神禁制,也用擔心背叛。

如果換一名修士,劉玉能就直接一擼到底,甚至當場擊斃了。

的秘密多,註定能信任任何修士。

「夫君,挑選侍女的事情,妾身已經安排好了。」

「消息一放,馬許多宗門女修想加入青陽峰。」

「由於數多,妾身便做主篩選了兩百,將容貌身材等方面合適者淘汰。」

「夫君,知何安排面試,又將挑選多少名侍女呢?」

待狂風暴雨後,紀如煙才心翼翼的開口。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九十二章:修鍊計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