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渡湖之策

第五百五十一章:渡湖之策

與之好好「談談」,至少也等到達域之後。

程還相互合作。

途隕落了的話,自然萬事皆休!

謹慎起見遁速進一步降,平均每一,才走一萬里左右。

通鷹嶺后,一路除了隊伍外,再也看到半點跡。

放眼望,原本零星的建築都消失見。

世俗建築能夠保存的間限,被妖獸佔領如此長的間,早已被歲月侵蝕殆盡。

「唉~」

蒼樓老望著沿途風景,一聲重重的嘆息,懷著莫名感傷。

或許年紀了心腸變軟,總愛東想西想,變得多愁善感起吧。

再次發后片刻停。

貼著地面,疾飛兩兩夜,才一巨的湖泊停住。

落半丈高的草叢借著野草的遮掩,透縫隙向眼巨的湖泊望。

只見碧綠湖水清澈見底,以看見魚蝦的影子,還冒著絲絲縷縷寒氣。

知其多麼寬廣,視野盡頭,皆波光粼粼的湖水。

水一線!

三三兩兩或形單影隻的低階妖獸,正愜意的其遨遊。

一些鹿類、馬類妖獸,湖邊緩緩喝著水,同警惕望著四周。

一幕諧自然的景象,被劉玉盡收眼底。

神色十分凝重,並沒被表面現象所迷惑,反而竭力收斂自身氣息。

眼巨的湖泊,就隊伍跨越的第二難關——碧波潭。

至於如此巨的湖泊,為何叫做「碧波潭」,劉玉就得而知了,或許取名修士的惡趣味吧。

根據資料,碧波潭居住著四條冰屬性蛟龍,皆達到三階層次,實力無比強。

其兩條,更達到了三階巔峰,距離化形僅差半步之遙。

即使靈妖血脈,蛟龍也屬於最游層次,尤其先蛟龍。

實力一般遠超同階,屬於能夠跨越境界對戰的那種。

以四條蛟龍的實力,縱然金丹巔峰修士,如長風真、清微真等物,想強闖也絕能。

必須另想辦法,否則只死路一條。

一旦被發現,如無特殊手段,普通金丹插翅難逃!

草叢,望著巨的湖泊竭力收斂氣息,一間默然無語。

敏銳靈覺,使劉玉能夠感覺到,水、岸邊殘留的縷縷特殊氣息。

「便蛟龍之氣?」

心暗。

湖若隱若現的蛟龍之氣,確實非常特別。

劉玉細細感應。

以金丹修士的生命本質,居然都一種難受的感覺,雖然並會影響自身實力的發揮。

意味著,四條蛟龍的生命本質,比金丹修士還高半籌。

此血脈的優越!

「乘的靈妖血脈,便如此強,那麼傳說的真靈血脈,又何等力量?!」

劉玉默默想。

與普通修士相比,蛟龍血脈確實算得「高貴」。

種先蛟龍,相比無數修士與妖獸,身確實流淌著「高貴的血脈」。

類修士,恐怕只「能後裔」,或者一些特殊的靈體,才能夠血脈方面與之相比。

「某種程度而言,就「生而神聖」啊。」

劉玉微微一笑,並羨慕。

知為何,又想到了世的一句話:王者以血脈為榮,血脈卻以王者為尊!

「友,何妙計?」

摒除雜念,劉玉沉聲。

聞言,卓夢真、慕雲煙、蒼樓老、高劍寒的目光都望了,但卻皆微微搖頭髮一言。

顯然,也沒什麼好辦法。

「先交換一番情報吧。」

蒼樓老提議。

說完,首先開口,將清虛派收集到的,關碧波潭的信息說了。

了鷹嶺成功合作的經驗,一次眾倒爽快了許多,沒那麼多猶豫。

蒼樓之後,便劉玉,之後卓夢真、慕雲煙、高劍寒三。

信息綜合起,關於碧波潭的冰蛟,劉玉又了解到其少生活習性。

其性喜陰,喜待陽光之。

一般情況,四條冰蛟都喜歡待陰暗潮濕的湖底,輕易會。

由於未知原因,從至少兩百年開始,其兩隻三階巔峰的冰蛟,每半個月就會狩獵一次。

間長短,但最短短少於兩刻鐘,最長會超三刻鐘。

交流完信息皆陷入沉默之,思索渡湖之策。

劉玉心念頭轉動,但一之間,也沒想到好辦法。

聯盟給建議,通重重難關的方法,最好還根據妖獸習性制定,非常建議硬拼。

草叢相互投探尋的目光,但皆眉頭緊鎖。

「妾身認為,待那兩隻三階巔峰冰蛟外之,或許以嘗試渡湖。」

慕雲煙開口,試探性的說了一句。

「兩刻鐘的間,實短暫。」

蒼樓老搖了搖頭,神色頗為無奈。

能冒險,將生死交付虛無縹緲的運氣,所以只能按照最短的兩刻鐘算。

「啊。」

卓夢真眉頭緊皺。

凝結金丹后,本以為之後一片坦途,誰知好死死遇到獸潮爆發,忙於奔命到處救火。

其幾次,還差點命喪妖獸之口。

如今身處橫斷山脈,更得心翼翼,修為也隊伍最低的一。

種感覺,此女非常討厭!

只因為合歡真君的命令,還凝結金丹欠的負債,得。

沒什麼好辦法又陷入沉默。

「既然暫沒好的計策,依劉某之見,等妨先觀望一段間。」

「多了解一番冰蛟的行規律,再做打算遲。」

十幾呼吸后,劉玉提議。

忽然,靈光一閃,又接著問:

「對了,既然冰蛟喜陰,那麼日光正濃的候,其靈覺妖識,否會收縮呢?」

「青陽友的意思?!」蒼樓老睜開了眼睛。

如果趁兩條三階巔峰冰蛟外,剛好又日光正烈的候,趁著其靈覺收縮,那麼渡湖把握確實以提升少。

「嗯。」

劉玉肯定的點了點頭。

「冰蛟並畏懼陽光,只本能的喜罷了。」

「正因種本能,當日光正烈的,其靈覺與妖識,倒真能本能的收縮。」

思及看到的資料,慕雲煙馬說了。

因為飄雪閣多為女修,修鍊冰屬性功法的少,故而比較關注冰屬性的資源。

剛好翻看夠一本典籍,了解了各種冰蛟的習性。

暫想更好的對策只好先暫觀望,等到兩條冰蛟外狩獵,同又日光正烈的日子。

暫定好策略,劉湖邊,挖了一隱蔽洞府,輪流觀察碧波潭的動靜。

由於迫切想了解碧波潭信息,劉玉主動請纓,自己第一執勤。

四都進入地洞府,獨留一外執勤。

著「隱靈術」收斂氣息靈壓,還「存神妙法」的技巧,以周身布置一「神識之牆」,隔絕神識妖識的探查,倒擔心自己會被發現。

「為何那兩隻三階巔峰冰蛟,會穩定半月外一次呢?」

叢林間,劉玉凝視湖心方向,眼閃一絲深思。

隱隱覺得,倘若從方向調查,或許會錯的收穫。

沿著思路,最好的調查方式,便趁著兩隻三階巔峰冰蛟外的候,趁機進入其巢穴查探一番。

樣一,就冒險了。

知其何想法,反正劉玉心,完全沒任何意動。

還認為,應該穩妥一點。

畢竟隊伍的最終目的,穿越重重難關,最終與域取得聯繫,而尋幽探密。

「奇怪,為什麼三階巔峰的冰蛟外,而另外兩隻冰蛟?」

「按照妖獸的傳統而言,應該弱者服務強者才對,即使著血緣關係。」

「如此同尋常的情況,一定著某種原因。」

「其,莫非什麼隱秘?!」

「受傷?進階?懷孕?」

千百念頭,如果泡影一般升起,最終又破滅消失見。

搖了搖頭,將奇奇怪怪的念頭放到一邊,劉玉席地而坐也嫌臟。

摘一株類似狗尾草的植物,放手搖晃把玩,同密切關注碧波潭的動靜。

冰蛟一次狩獵,知什麼候,只等等才能知了。

樣想著,劉玉取一本火屬性功法典籍,開始翻看起。

分心兩用,對現的說輕而易舉,即使分心觀看典籍,碧波潭的動靜逃觀察。

稍風吹草動,便能立馬察覺。

本火屬性功法,只能修鍊到築基巔峰,對如今的劉玉而言值一提。

,也並非沒取之處。

其一些技巧,還值得了解學習,補充到自己的知識體系。

只各方面知識更多,劉玉便能仙府世界推演,將之更近一步升華。

一塊磚石雖起眼,卻搭建高樓廈或缺的部分,一點一滴的基礎牢固起,才能搭建令驚嘆的建築。

修仙之,亦如此。

所以儘管身處危機重重的妖獸山脈,劉玉只間,還會拿一本典籍閱讀揣摩。

「「存神妙法」雖然能夠直接修鍊到化神期,但目自己手,也只三層的部分,只能夠修鍊到金丹境界。」

「倘若能找到後續的功法,也就只能自己推演了。」

半日後,劉玉放典籍,開始思索煉神方面的事情。

至於放棄神識修行?

完全沒種想法。

「選擇推演的話,「存神妙法」比之「青陽功」,倒容易少。」

「自己得到的內容,雖然沒後面境界的具體修鍊方法,但卻著概的方向,類似於「總綱」。」

「了「總綱」,推演起就簡單多了。」

「但收集幾種神識功法作為參考,還必少。」

「慕雲煙......」

眼閃莫名之色,劉玉又想到了此女。

其金丹期境界,又飄雪閣樣的宗門身,還著四百多年豐富閱歷,確實折扣的「老牌金丹」,絕非易於之輩。

而且慕雲煙修鍊了「幽夢心經」,意味著神識方面會防禦,自己動用「驚神刺」快速將之擒拿條路,怕走通了。

「難辦啊~」

想到里,劉玉也禁感到些頭痛。

自從金丹以後,發現許多方面,自己都重新籌謀,一種停的感覺。

仔細一想,劉玉明白才正常情況。

一般的功法,修鍊到金丹境界,就沒了後續。

散修或者家族的修士,如果幸走到一步,也得重新收集功法。

至於煉神方面的問題,純屬因為劉玉覺得,方面潛力挖。

才一直忍著煉神之苦,堅持到了現。

「希望元神強,真能對突破化神境界,所助益吧。」

劉玉收起典籍,雙手環胸望向碧波潭,默默想。

也想,如果自己修鍊「青陽功」,修鍊「存神妙法」,甚至修鍊「星辰真身」,會什麼模樣?

如果當初選擇一本普通功法,現又什麼境界?

金丹期?金丹後期?亦或者金丹巔峰?

搖了搖頭,劉玉知答案,但並後悔三齊修,只樣才能最程度發揮仙府的用處。

始終謹記,自己最的依仗,還仙府!

如果換了一種普通功法,期的修鍊速度能更快,但到達一定境界,更能進無路!

水一線的湖,一些性格溫馴的妖獸,或湖愜意遨遊,或悠閑飲用清澈的湖水。

劉玉將一幕收入眼底,面無表情觀察湖動靜。

很快,發現了奇怪的一點。

知什麼原因,碧波湖「安逸生活」的妖獸,最高的都只一階巔峰,相當於鍊氣圓滿。

神識所,竟然沒發現一隻二階妖獸的身影。

湖面風平浪靜,就樣兩日間。

兩日後,劉玉正想休息一會兒,叫高劍寒輪換。

「噗呲」

但就轉身走遠,一陣巨的破水之聲,忽然響起。

同,兩股三階巔峰的靈壓,瞬間籠罩方圓數十里。

劉玉面色微變目光一凝,猛然朝湖心方向望!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五十一章:渡湖之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