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悍然襲殺!

第五百七十四章:悍然襲殺!

「啊啊啊~!」

心念一動,落日金虹槍回到手,劉玉只覺酣暢淋漓,由仰長嘯!

嘯聲,充滿自肆意,一種難以言喻的輕快。

一身氣血洶湧澎湃,就像壓抑了久的火氣,一瞬間釋放,身心都無比愉悅。

全力爆發,雖然危機還沒解除,但劉玉卻一種說的輕鬆。

方才的搏殺,與往日的練習截然同,非常沒害怕,反而一種久違的暢快。

倘若一直庸庸碌碌,那修仙的意義合?

如果一直畏首畏尾,那煉體為了什麼?

倘若能那啥,「鐵棒」何用?!

但憑手槍,刺破萬里雲!

雖然心暢快,但劉玉動作卻沒停,交錯而斬殺兩名妖修后,便繼續向北方遁。

沒忘記,自身還處於危險。

雙拳難敵四手,倘若被團團包圍,即使三齊修,說得也飲恨當場。

「砰」

巨狼與妖軀的屍體衰落地,發巨的動靜。

「類修士的實力......」

還路的妖修望見一幕,些眼禁閃驚懼。

「僅僅一照面,類修士便斬殺青狼兩個,若面對......」

易地而處,沒信心做得更好,一部分妖修追擊的動作,由遲疑了起。

少數妖修暗暗放緩動作,進一步被拉開距離。

它心裡十分清楚,就算最後憑藉數量的優勢,能夠名類修士拿,但其臨死的反擊,也很能讓自己飲恨當場。

妖修懂得思考,也知趨吉避害,故而一部分當即打退堂鼓。

實力弱,就想辦法活,而逞強頭!

至於逐漸靠近劉玉的兩名三階後期妖修,火眼金猿與紫鳥妖禽,眸則帶著憤怒之色。

種實力,還足以讓害怕!

兩妖依舊全力飛遁,一點一滴拉近距離,只繼續,用了多久便能追。

「嗖嗖」

黑風翅緩緩煽動,劉玉保持遁速全開,同密切關注四周情況。

見再妖修,膽敢攔自己進的路,由暗暗鬆了一口氣。

目睹車之鑒的慘狀,些妖修儘管嘴毫示弱,但身體卻非常誠實。

敢用身體正面阻攔劉玉,只用各種遠程攻擊騷擾。

「叮叮」

落日金虹槍舞得密透風,輕易將一些騷擾攻擊擊潰,劉玉回首望。

只見遠方的動靜,正漸漸平息,最初現的三金丹靈壓,知何已經沉寂。

身處樣的環境,意味著多半已經隕落。

而幾名隊友的身影,也消失視線。

只能根據靈覺,朦朦朧朧能感覺到其靈壓的存,但幾三階妖修的氣息緊隨其後。

「轟轟」

邊傳鬥法的動靜,顯然還激烈激戰之。

但只能快速逃,情況會越越兇險!

至於卓夢真此女,已被數名三階妖修圍追堵截,仍舊使盡所手段,控制那隻三階品傀儡抵擋,拚命朝自己方向飛。

看見一幕,劉玉面無表情。

並沒特意救的想法,此女若能自己跟,順手幫一把倒也無妨。

畢竟些候,沒隊友還真行。

「呼呼~」

短暫爆發之後,劉玉胸膛起伏,呼吸之間盡血液的氣息,但此及清理全身。

呼吸著種氣息,但沒適,氣血反而持續澎湃。

目光炯炯,心鬥志昂揚!

「嗖嗖」

夜空,一兩后,三流星般的遁光划。

遠處,還更多遁光趕。

都幾十裡外,沒十息間,恐怕還追。

此,劉玉與一猿一鳥的距離進一步拉近,已經足十里。

甚至紫鳥妖禽,已經步之內,停發動各種法術攻擊,試圖影響劉玉的遁速。

而一路飛遁,憑著修仙者的直覺,估算約已經飛了差里。

按照七國盟的資料,幾十里到一百里之內,便會見到口。

「如果能擺脫兩妖,妖族便能刻刻鎖定自己的位置,面臨無休無止的追殺。」

「了準備之後,得會旗鼓相當的對手,很能三階巔峰妖修,甚至四階能夠化形的妖修。」

「里,沒規則講。」

片刻后,劉玉遙望數十裡外的屏障,心念頭急速轉動。

萬妖陣的另一邊就眼,如果能擺脫追兵,即使逃陣法,也意味著安全,危險程度會降。

觀後面兩妖的架勢,打算就此為止。

所以,必須斬殺後面兩妖,亦或者將之嚇退。

否則,危險就會一直持續,並且越越,直至將自己吞噬!

「該如何行事?」

感應到口處,若隱若現的幾妖氣,劉玉心念急轉。

想著想著,由握緊腰間的破敗之劍。

「動用破敗之劍?」

「以自己此的境界,勉強催動一次倒難,而且滅殺兩妖,應該成問題。」

遁光停,落日金虹槍噴吐槍芒,劉玉默默思索。

雖然「劍靈」還願意全力配合,但境界比當初的唐寶更高,並且仙府沒少練習,對破敗之劍的操控更為熟悉。

而且對於如何掌控地靈氣,同樣非常熟悉。

雖然外界,單憑本身還做到操控地靈氣,但只動用破敗之劍,就能短暫做到。

綜合算,屆所爆發的威能,足以遠遠超金丹極限,滅殺兩妖成問題。

「行、行。」

但劉玉轉念一想,還放棄了誘的念頭。

捨得十萬靈石動用一次,而動用破敗之劍的聲勢,一片區域內的地靈氣都會被牽引。

擔心,引起化形妖修的注意。

一旦被化形妖修盯,那就欲哭無淚了。

畢竟,此地距離黑龍群山近,而且正逢「黑蛟王」壽辰,想必四階妖修會少。

「既然如此,只憑本身實力,速戰速決了。」

眸思索之色漸漸褪,劉玉定決心,目光漸漸堅定。

樣想著,遁光停,但遁速卻悄然減緩了一些,繼續飛行尋找機,

法力暗暗運轉,法寶蓄勢待發。

只找一好機會,便會立刻回身,發動雷霆一擊!

「撲騰撲騰」

紫鳥妖禽精美華麗的一對翅膀,以一種特定的頻率煽動。

每煽動一次,妖軀便會快速移動一段距離,然後漸漸放緩,一次煽動又暴增。

速度之快,幾乎達到三千八百里的平均速度,比劉玉與火眼金猿都快一些。

「終於後繼乏力嗎?」

「呵呵~」

劉玉遁速放緩的第一間,紫鳥妖禽就清晰覺得到,但沒多想。

它反而連連煽動翅膀,想將惡的類修士獵殺,好邀功於妖王之。

「嘰咕~」

隨著距離漸漸接近,眼看足三里,紫鳥妖禽發興奮的鳴叫。

它利爪,撕碎類修士身軀,品嘗其血液的味,看看體修的肉到底硬硬。

體修肉身再強,還能強強悍的妖軀?

先兩妖的場,紫鳥妖禽只以為兩妖一意,或者惡的類修士動用秘術,根本無需忌憚。

樣想著,此妖張開鳥喙,噴一口深紫色的詭異霧氣,浩浩蕩蕩向劉玉包圍而。

賦神通——腐蝕紫霧。

紫鳥妖禽的本命神通,具極其強的腐蝕力,對鮮活生命的殺傷力最。

隨此妖一直成長到三階後期,此甚至能夠腐蝕寶!

紫色霧氣迎風便漲,迅速瀰漫十丈左右的空間,接著快速向劉玉飄。

所之處,瀰漫濃濃惡臭。

偶爾一滴紫色液體低落地面,都會迅速腐蝕一坑,讓周圍草木植物死絕。

「神通些詭異。」

目光落日金虹槍的槍芒,都詭異的紫色霧氣消弭,劉玉本能覺得對。

憑著豐富鬥法經驗,感覺一般的攻擊,只怕管用。

沒讓本命法寶試試的想法,眼見紫色霧氣迅速襲,劉玉左掌一番。

「噗」

一刻,一朵深青妖異的火焰,便手浮現而,並斷跳動。

青陽魔火!

「對付種攻擊,還用此火比較好。」

劉玉冷冷一笑,青陽魔火脫手而。

雞蛋的青色火焰迎風便漲,迅速佔據一片空間熊熊燃燒,然後毫示弱撞了紫色霧氣。

「噗~」

「滋滋~」

青色火焰與紫色霧氣相遇,響起密集劇烈的燃燒聲、腐蝕聲。

兩者接觸的第一間,便產生了劇烈反應,如同水火相容!

紫色霧氣雖然詭異,但本質還特殊的水屬性神通,些受到青陽魔火克制。

一面青色火牆橫亘劉玉十幾丈處,管多少紫色霧氣瀰漫,都被化為一縷縷普通的黑煙消散。

隨著間推移,霧氣體積快速縮。

「錯。」

見青陽魔火的表現,劉玉由輕輕頷首。

青陽魔火已經一品靈火,又后吞噬了千度燃料,自己些年也沒忘記培養,如今威能已經今非昔比。

算一品靈火,比較強的一批了,甚至能燒毀法寶!

火牆橫亘、霧氣籠罩,的身形隱沒其,變得朦朦朧朧。

「好機會!」

劉玉敏銳察覺到,一突襲好機。

接近金丹巔峰的神識一動,迅速自身周圍形成一「神識之牆」,從兩妖神識消失見。

「咦?」

類修士消失見,紫鳥妖禽眼閃驚訝,以為對方施展秘術逃跑,它連忙搜尋起。

而火焰金猿的靈目賦,也因為火牆與霧氣碰撞,強的威能四溢,所以暫清楚情況。

正當紫鳥妖禽,飛速接近火牆一里之內,想到探查劉玉的情況。

異變陡生!

一片刺目無比的青色光華,忽然穿透青色火牆與紫色霧氣的阻擋,照耀紫鳥妖禽身軀。

緊隨而至,便一陣極為虛弱的感覺。

妖力滯澀、力量衰弱,妖軀變得沉重,精神都些萎靡。

枯萎!

為了讓此妖盡能的衰弱一點,劉玉此次神通沒半分保留,盡全力釋放本命神通,從精、氣、神三方面削弱對方。

以此的境界,約能削弱對方一右的總體實力,降低境界之間的差距。

並且,「枯萎」無法被阻擋!

「好,類修士的詭計!」

「惡!」

察覺對,紫鳥妖禽心怒吼。

它努力振作精神,就想抽身爆退,先退到一安全距離再做打算。

但劉玉,豈能讓此妖如意?!

「嗖」

紫鳥妖禽才剛剛一動,火牆便傳動靜,響起細微的破空聲。

火牆向兩側分開,劉玉手持淡金長槍從殺。

變化到四丈的身軀,蔚藍色的靈光浮現,竟悍然向三階後期妖修靠近,打算貼身肉搏!

考慮到即使用本命神通虛弱對方,但此妖畢竟皮糙肉厚的妖獸,單憑鍊氣方面的修為,很難快速擊殺對方。

故而,劉玉果斷再次選擇近身搏鬥。

如此,兩方面的實力才能最程度發揮。

那之,無形無質的神識,已經眉心匯聚,壓縮成牛毛的針刺。

驚神刺!

劉玉一口氣凝聚十枚神識之刺,向兩名妖修各射,力求一擊必殺,受到打擾。

「嘰...嘰嘰...嘰咕」.

並無防禦神識攻擊的神通法術,紫鳥妖禽當即元神劇痛,意識陷入恍惚之,原地發無意識的鳴叫。

「類修士,住手!」

「吼!!!」

火焰金猿似乎防禦神識攻擊的手段,只恍惚半瞬便清醒,望見接的一幕,由發聲震四野的怒吼。

它想救援,但還裡外,些鞭長莫及。

「呵」

聽到吼叫,滿臉血污的劉玉,只冷冷一笑,動作未曾片刻停止。

趁此機會,到紫鳥妖禽身。

落日金虹槍靈光盛,繚繞金紅烈焰的槍尖寒光一閃,對準此妖腹部丹田閃電般刺。

「咻」

眼看就皮開肉綻,被穿通透,關鍵刻紫鳥妖禽忽然清醒,勉勵揮動一雙利爪抵擋。

「叮叮」

恐怖的巨力與威能,利爪沒受到損傷,但卻被盪到一邊。

「噗」

損耗了一部分威能,落日金虹槍精準刺入此妖腹部,但因為威能被消耗多,最終沒完成一擊必殺。

見此,劉玉像早預料,瞳孔依舊一片冰冷。

強忍著短間內,消耗量神識之力帶的虛弱,再次凝聚一根「驚神刺」,射紫鳥妖禽眉心。

「呃啊~」

受此一擊,紫鳥妖禽剛剛蘇醒,便再次陷入恍惚。

它試圖抵抗,但無奈沒方面的賦神通,也會相應的秘術,只能帶著驚怒甘陷入黑暗。

「噗」

關鍵刻,劉玉心奇的冷靜。

迅速抽沾染血跡的槍尖,離開紫鳥妖禽一段距離,恐怖的肉身巨力灌注槍身,再次沿著方才的血洞刺。

同青陽魔火從口吐,向此妖妖軀落。

到半瞬,紫鳥妖禽再次醒,但一次卻完全及抵抗。

「嘰嘰~」

它發凄厲的哀鳴,聲音充滿虛弱與無力。

低頭望,只見腹部丹田部位,被一桿金色長槍穿。

妖丹已經破碎,妖力受控制,元神失歸宿。

轉瞬之間,紫鳥妖禽目光神光便暗淡半。

雖然沒立即死,但體內妖力渙散,甚至控制了身體。

「嘰嘰嘰~!」

看著越越近的青色火焰,從嗅到死亡的氣息,紫鳥妖禽叫聲陡然變得尖銳。

它想控制身體掙扎,但被落日金虹槍穿通透,妖軀虛弱無力,反抗顯得蒼白且無力。

丹田法力與肉身力量,悉數灌注於本命法寶,劉玉強行鎮壓紫鳥妖禽,防止其掙脫。

雖然妖丹破碎,此妖一身實力得七七八八,但能因此而意。

變化左右,粗壯無比的落日金虹槍,從紫鳥妖禽丹田一穿而。

使之失反抗力量的同,將其卡著槍頭位置。

遠遠看,就像即將放到篝火架的燒雞,已經拔掉羽毛處理完畢。

一刻,果其然,青色火焰便此妖身軀熊熊燃燒。

「呃啊啊~~!」

紫鳥妖禽發凄厲無比的慘叫,聲音飽含痛苦,希望得到解救。

它的血肉,青色火光,慢慢化為灰燼。

此的火眼金猿,還一兩裡外,只能眼睜睜看著。

「嘶呼~」

劉玉手提長槍,槍頭串著紫鳥妖禽,口口呼吸。

目光冰冷,帶著兇狠與殘忍,好整以暇望了,露一殘忍的微笑。

「吼吼!!!」

見如此模樣,火眼金猿感覺被看,當即怒吼連連。

此猿揮舞粗壯的雙臂,打金色拳印。

此次含怒手,威能更為強,金色拳印數量也更多。

「咻咻」

但劉玉慌忙,落日金虹槍偏轉角度,繼而激射量的金色槍芒。

「呃啊~!」

槍芒的現,讓被串其的紫鳥妖禽再一次鮮血淋漓,哀鳴愈發凄厲。

但此妖的哀鳴,很快由盛轉衰,漸漸沒了聲息。

深青色火焰,它形體的血肉迅速消失,很快就變成一骨架,被掛落日金虹槍的槍身。

手段盡,劉玉全力爆發,堂堂三階後期妖,居然都一兩息內慘死當場!

雖然紫鳥妖禽靈妖血脈,但也足以讓萬妖驚懼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七十四章:悍然襲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