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罪過

第七十八章:罪過

「兩位友還儘快將風家的殘餘解決掉吧。」

劉玉收好風偉的財物后,對兩笑著說,絲毫沒好意思,彷彿什麼都沒發生。

方才兩俱都停手之事,也彷彿忘了一般。

「劉友說的,候了結些風家餘孽了!」

候延澤、公孫蒼兩都表示同意,至於風偉的財務,都默契的沒提,似乎都遺忘了一般。

公孫蒼對風家仇恨最,說了兩句就提著那白色葫蘆法器,興緻沖沖屠殺風家修士,似乎能從風家修士的死亡獲取快感一般。

隨著風偉死亡,候延澤與公孫蒼騰手,意味著場「眉山之戰」即將落帷幕。

劉玉並嗜殺,接沒再手,而回到剛才的位置,等待伍昌的審問結果。

相信剛才的手震懾住候延澤、公孫蒼后,諒兩家也敢違反約定,最後搜刮到的資源、靈石部分還會到手。

當然若兩家識相的話,劉玉也介意敲打一番。

以兩家族的底蘊,陰雷子與金風散形符種的底牌能再了,也就沒地方什麼能讓劉玉顧忌了。

約半刻鐘后,風廣幽終於忍受住,吐露了情報。

伍昌撤銷隔音結界,向劉玉邊走,此風廣幽躺地,已經奄奄一息。

「如何?」

劉玉神識傳音。

「幸辱命,此知的都說了。」

伍昌輕輕點頭說,隨後嘴唇微動神識傳音,將拷問的消息複述一遍。

從風廣幽身拷問的消息,致與風廣秀講得一樣,伍昌一會就講完了。

劉玉聽完之後心裡做了比較,兩體說得都一樣的,說謊的能性極。

相傳一種「搜魂」之術,只高階修士方能施展,能直接從修士的元神搜取想的消息,快捷又靠,比從修士口得到的消息真實靠許多。

種秘術遠鍊氣期修士能接觸的。

劉玉心思索著,微微沉吟了一會,緩緩點頭表示得到消息無誤。

「既然合歡門修士的消息已經得到了,劉師兄幾如何……。」

伍昌說著,手指向被擒拿的風家三,向劉玉投問詢的目光,詢問該怎麼處理幾俘虜。

「風廣幽……」

劉玉目光冰冷,沒把話說完,手做一抹脖子的動作.

一眼之間判決了此的命運,冰冷無情。

「!」

伍昌聽聞此言,立刻低聲應,儼然一副屬的模樣,成為狗腿子的趨勢。

說完手心冒一成拳頭的火球,想著風廣幽走,將焚燒條生命。

做風廣幽的安排后,劉玉到被束縛的風廣秀身,對著冷冷:

「很好,廣秀友沒說謊,劉某會遵守承諾放了才弟弟。」

「劉某沒答應放,友沒為自己的性命考慮呢?」

劉玉似笑非笑,看著如驚弓之鳥一般的女,方才與伍昌交談距離遠,以修仙者的耳力,自然都聽到了。

「只求劉友遵守承諾放廣林一條生路,妾身便滿足了。」

「若友看得妾身幾分姿色,妾身願做牛做馬服侍友!」

風廣秀急忙說,生怕劉玉反悔,一心一意為弟弟考慮,把其看得比自己的命都重。

隨後才為自己做打算,想利用姿色誘惑眼。

「姐~」

與綁一起的風廣林淚流滿面,用憤恨的目光看向劉玉。

「好一姐弟情深,劉某並沒把一隱患留身邊的打算,所以還……」

劉玉面看喜怒,絲毫沒被「姐弟情深」的橋段所打動,也沒被風廣秀的美色所誘惑。

此的心如玄冰一般冷硬,沒一絲一毫心軟,話到一半就控制子母追魂刃向風廣秀的頭顱橫切而。

風廣秀臉色蒼白如紙,聽到劉玉面的張嘴還想說些什麼,子母追魂刃根本沒片刻停留。

「噗呲」「砰」

一烏光閃,隨後鮮血噴涌,的頭顱掉落地。

兩被綁一起,所以屍體並沒倒地面,只鮮血噴得風廣林滿頭都。

少年目光獃滯,似乎還接受了事實,那對自己無微至的姐姐就樣死了?

劉玉一招手將繩索法器收起,沒了束縛風廣秀的屍體立刻往地一倒,發聲音。

風廣林才反應將親姐姐的屍體摟住,停哽咽。

「別傻了,劉某說放一條生路,走吧。」

劉玉冷漠,如今生命的死亡再也無法讓心湖泛起漣漪。

少年成了青年,青澀也已然褪。

聽到仇的話,風廣林回神,抱著親姐姐風廣秀的屍體一語發朝山走,低著頭將恨意深深隱藏。

真無邪的少年,經歷一晚后似乎成熟了許多,以雙靈根的資質,將或許會一番作為。

候伍昌已經處理完風廣幽,走到邊,也看向風廣林,等待劉玉指示。

劉玉眉頭一挑,沖試了眼色。

伍昌立即會意,取那把土黃色飛劍,黃光一閃就向著那少年的後背刺。

「噗」

風廣林抱著姐姐屍體走了十幾丈,就被飛劍刺入胸膛,噴一口鮮血,隨後兩具屍體倒了地。

伍昌收回土黃色飛劍,法決一掐彈兩火球,便將對姐弟的屍體化為灰燼。

「修仙界優勝略汰、適者生存,魚吃魚魚吃蝦米,沒例外,也沒無辜的。」

劉玉微微眯著雙眼,看向紅色火焰逐漸化為灰燼的屍體,心浮現《魔修略》的片段,突然生些許明悟。

「無辜?」

弱,本身就一種罪。

……

候延澤、公孫蒼兩名鍊氣後期的高手加入戰局后,局勢完全呈一邊倒,剩的風家修士根本沒抵抗之力,已經全部被殺死。

伴隨著眉山被血洗一空,風家只剩四名修士外地看守產業,難以翻起浪花。

自此,寒月城方里盛極一的眉山風家,徹底成為。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仙府長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仙府長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八章:罪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