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回

第六百三十八回

通天犀脾性溫和,不會無緣無故的發狂。一旦發起狂來,連金丹都抗不住它造成的傷害。何況那天發狂的是一群,碰巧師父到了緊要關頭以致走火入魔。

不僅師父身殞,前夫帶去陪伴女兒的兩位侄女,還有忠心耿耿的老雜役亦未能逃脫。

女兒安然無恙,老雜役的傷勢重得僅剩一口氣。撐到離夫人歸來,這才把死死攥在手心的一件東西交到她手裡,目光朝她女兒瞥了一眼,便飲恨歸西了。

這老忠僕是拼著魂飛魄散凝出靈力撐著這口氣,不然,等離夫人歸來,她怕是連屍身都沒了,更別說留下物件。

交代完後事,便身殞魂散了。

老雜役所留之物乃是一片葉子,由於緊攥且被血滲透,成了一團被揉碎的暗紅物。

儘管面目全非,離夫人仍憑味道認出那是讓通天犀嗅之發狂的靈植。葉子無礙,其果實僅需破點皮有汁液滲出,便能讓一頭身形龐大的通天犀狂性大發。

那種靈植不算稀罕,稀罕的是,它只在特定一處沼澤里生長。但甭說在師父的山頭,哪怕在當地任何一條山脈都找不出半株來。

這葉子哪來的?老雜役最後望女兒的那一眼又代表什麼?

離夫人不敢深想,只一味地搖頭,不願相信自己方才一掠而過的念頭。師父的居所離通天犀的群居地約莫三千多里,步行遠,乘坐靈舟卻不過片刻工夫。

自己的女兒天賦異稟,族裡有什麼資源盡量緊著她,包括靈舟。

她與女兒的關係一向親密,幾乎無話不談。女兒最擅長什麼,做母親的怎會不知?她僅需一小顆種子或小半截植株,便能催長成熟。

通天犀的群居地不會有那種刺激性的靈植,可前夫有,他為了入秘境做了充分的準備。包括刺激通天犀將它引向敵人,好為自己爭取多一點逃跑的時辰。

事實上,他確實這麼做了,結果適得其反。敵人跑得比他和幾位族兄弟快,反而自己人身陷囹圄不得不向外求救……

就算有那片葉子,離夫人也不相信自己的孩子如此不堪。為證明老雜役是錯的,證明自己的猜想大錯特錯,她重返師父的山頭尋找種那株靈植的坑。

只要女兒催長過,肯定有痕迹。

孩子才十二歲啊!哪有什麼壞心思?哪裡曉得如何毀屍滅跡?可惜,師父的山頭被衝垮了,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

另外,師父雖住在宗門外,畢竟是宗門的人,洞府外邊有留影石以防萬一。

宗門是小宗門,不敢將留影石當成普通靈石用,是以只有一塊。

掌門大師兄告訴她,那純粹是意外,並非敵人尋仇。留影石已被宗門撿到了,且經過眾人一同觀察判斷,看不到其他身影,可見此事純屬意外與人無尤。

但,留影石僅一枚,且被固定一個位置放在洞府外,遠離洞府門口它就錄不到了。

於是,離夫人不顧親人的勸說,獨自到那座坍塌的山石里逐塊翻找。找了近半個月,終於,讓她從碎石堆里尋出一小塊與眾不同的石頭。

一塊散髮絲絲瑩光的石頭,光芒十分微弱,幾乎散盡,混在碎石堆里難以辨認。這塊石頭本是一枚蛋形靈石,若是完整一塊,它的瑩光還挺搶眼漂亮的。

可它碎了,再過一些時日,等靈光散盡便是一塊普通的石頭了。

她記得它有個名字的,叫穿音石,能夠穿透結界與牆壁竊聽隔壁的談話聲……

「呵呵呵,怎麼可能?!我不信……」說到這裡,離夫人沖著楚殿主呵呵直笑,眼神逐漸開始變化,緊攥手裡的帕子,「這不可能!這肯定是師父的藏品……」

絕不是女兒偷聽到師父那晚說的話,懷恨在心。

「她才十二歲,青蔥懵懂的年華,哪有那麼深沉的心機?」離夫人兀自陷入回憶,「想她剛出生的時候,白白嫩嫩的一團……」

多麼的玉雪可愛,活潑機靈,怎會是那種心理陰暗的小煞星?

楚殿主見她神色恍惚,心疼不已。可這些話他從前聞所未聞,瞥在夫人的心裡數百年了。趁有神醫在,務必讓她一次說個夠宣洩心中的鬱悶。

做爹娘的,不會聽人一面之詞便懷疑自家孩子是個壞胚。

強忍心中的不安,離夫人在師父的山頭尋不到證據,但心中一直有根刺在。想起曾經和女兒地盧玩耍的小玩伴的下場,心底發寒,不由自主地私下查訪。

才發現那些孩子與其爹娘一個個對她避之則吉,充滿敵意和防備。在她一再懇求之下,那些孩子才支支吾吾地道出一些似是而非的內情。

比如,失蹤或墜崖的小姑娘們或說過她女兒的壞話,或比她女兒備受男孩的喜愛。

對她女兒懷有敵意的,嫉妒或在背後說過她女兒壞話的小玩伴,無一不受爹娘或長輩的訓斥打罵。挨訓的原因各種各樣,有時打得孩子自己都莫名其妙。

直到有一天,她女兒被一名小夥伴氣急了,指著對方脆聲道:

「連我你都敢得罪,你等著!」

幾天後,那小夥伴因追逐一頭小靈獸掉進獵人布置的陷阱里,身上插滿尖銳的竹片。是不是她女兒乾的無人知曉,反正自那以後,小孩們對她敬而遠之。

前夫家在當地小有名望,有的孩子爹娘自知惹不起他們,連夜搬走了。

有些事不禁挖,越挖越觸目驚心。

離夫人始終不信那是女兒犯的罪孽,畢竟那些孩子出事的原因都有跡可循,賴不到女兒的頭上。

可師父說的那番話,那些孩子的爹娘在面對她時流露的驚慌與畏懼,莫不如蟲蟻啃蝕著她的內心。她把心中疑慮告知前夫,前夫說她在秘境里生了心魔。

還說他全族正在為孩子謀個好前程,讓她不要誤聽誤傳害了孩子的一生。

最後,她實在忍不住了,拿著那塊穿音殘石盯著女兒,「你那晚聽到為娘師父的話了,是嗎?」

女兒看到那塊殘石,驚恐地雙目含淚,拚命沖她搖頭。

壓下心中的不忍,離夫人繼續質問:

「你恨娘的師父說你不好,罵你是孽障,所以你引來發狂的通天犀,踏平她的洞府……是與不是?如若不是,就讓娘探一探你的識海求證……」

確認孩子並沒有外人所言的惡毒心思。

聽到親娘要試探她的識海,那乖巧的孩子立刻卟嗵地跪了,搖著她的手哭求:

「娘,孩兒是無心的,孩兒只是心中憤怒,想讓他們受點教訓……孩兒不知後果會那般嚴重……娘,孩兒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向您保證……」

爹爹已經為她選好了宗門,不日便啟程前往參與招徒大會。

「娘,您就給孩兒一個改過的機會吧。」女兒泫然欲泣,模樣可憐。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一簾風月九重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一簾風月九重天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三十八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