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56】大婚(一)

【番外056】大婚(一)

翌日天剛亮,客棧便來了消息,秘境上空出現異樣,多半是寶物要現世了。

魔主大人與聖主帶着燕小四往秘境而去。

抵達秘境時他們才知道為何飛升后數百里之內荒無人煙,原來全是來這兒尋寶了。

有門派的弟子,也有散修,前者實力雄厚,佔了大多數。

散修們單獨行動的不多,有來之前便結了伴,也有來秘境之後臨時抱成的團,這些都不與三人相干。

三人既不願加入任何門派,也無意結伴任何散修。

倒是三人容貌實在太過出眾,走哪兒都忍不住叫人多看幾眼。

「哎,你們三個站住!」

一個十七八歲模樣的少年走了過來,看衣着打扮像是某門派的弟子。

他倨傲地看了三人一眼,道:「我家兩位師姐有請。」

三人古怪地看着。

燕小四問道:「你家師姐是誰呀?」

小弟子鼻孔朝天道:「萬劍宗的二小姐和四小姐!」

萬劍宗在上屆的名號不可謂不響,它家的大小姐、四小姐更是宗主的掌上明珠,在上屆幾乎是等同公主一般的存在。

可惜三人初來乍到,萬劍宗什麼鬼?聽都沒聽過!

燕小四問道:「哦,她們請我們過去幹嘛呀?」

「能幹嘛呀?」小弟子不可一世道,「你們是新來的吧?兩位師姐說了,允許你們加入萬劍宗。」

這話不大中聽,他們是新來的沒錯,可問也不問他們的意思,便一副施捨的口吻讓他們加入萬劍宗,彷彿是他們撿了天大的便宜似的。

「你怎麼知道我們是新來的?」燕小四是個好奇寶寶。

小弟子挑眉道:「你們身上還有雷劫的氣息,你們自己可能察覺不到,但外人還是十分容易分辨的,行了,別那麼多廢話了,跟我走吧!」

「哦。」燕小四對這什麼萬劍宗挺好奇的,想過去瞧瞧。

哪知小弟子卻擋在了她面前:「沒有你,只有他們兩個。」

魔主大人與聖主本就不想去這勞什子萬劍宗,看燕小四的份兒上才勉為其難走一趟,可他們居然沒要燕小四,那敢情好。

不去了。

二人帶上燕小四,頭也不回地走了。

萬劍宗一行人就在不遠處,自然看見了這一幕。

兩位師姐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她們是萬劍宗的掌上明珠,呼風喚雨慣了,還沒被人這般落過顏面,二人當即決定給他們一點教訓。

「師姐請息怒,這種事交給師弟就好。」另一名萬劍宗的弟子挺身而出,他是萬劍宗的家生子,爹娘都是下屆的飛升者,飛升后憑着過硬的實力加入了萬劍宗。

萬劍宗靈氣充裕,功法繁多,法器靈器更是層出不窮,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想不出色都不行。

他方才已經感知了一番三人的氣息,玄衣男子似乎是個魔修,白衣男子是正修,二人境界都在他之下,至於那丫頭……他根本感知不到任何靈力的波動,想必她不是飛升而來的,是上屆的普通人。

憑他如今的實力,以一敵二不成問題。

他果斷去找三人的茬兒。

「知道多少人擠破腦袋想要進入我們萬劍宗嗎?我師姐是看得起你們才就地收你們為弟子,否則就憑你們兩個,十年一次的宗門大選,壓根兒進不去。」

他囂張地說着。

三人誰也沒理他,權當他在放屁。

他這下急眼了,動口不行那便動手唄,原本也是計劃要收拾他們一番的。

只是誰也沒料到的是,堂堂萬劍宗入室弟子,居然沒在魔主大人手中走過三招。

這還是為了不噁心到燕小四,把人引開用了一招,秒殺之後就地掩埋用了一招,一共三招。

所有人瞬間傻眼。

魔主大人收拾完人後,還用白帕子擦了擦手,之後才拉過燕小四的手,極為護犢子地離開了原地。

「二姐姐,他們太過分了!」萬劍宗的四小姐氣得跺腳。

她們最初邀請聖主與魔主大人過來,其實是看上二人的美色了,上屆俊男美女如雲,可那般丰神俊朗的實屬頭一回遇見。

她更喜歡那名白衣男子,二姐姐卻是看上了玄衣男子。

本以為搬出萬劍宗的身份便能十拿九穩,不料人家根本看不上。

二人一雙眼睛裏似乎只有那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

四小姐罵罵咧咧道:「不知道哪裏來的狐媚子!讓我查出來,定要仔細她的皮!」

二小姐蹙了蹙眉,道:「算了,別忘了我們此行的目的。」

男人雖好,可到底比不得寶貝重要,何況若是得了寶貝獻給父親,父親高興之下,難保不會答應幫她得到這個男人。

父親出馬,總是萬無一失的。

秘境的異象主要表現在天際的一抹彩虹上,一般來說,雨後才有彩虹,然而秘境中並未落雨,這十有八九是靈芝草本身的能量波動引起的。

眾人都朝着彩虹的方向涌去。

燕小四三人也隨大流。

「剛剛那兩個萬劍宗的小姐是看上你們了嗎?」燕小四閑聊。

「沒有的事。」魔主大人說。

燕小四撇嘴兒:「別騙我,我不是小孩子了,不是看上你們,為什麼不要我?」

魔主大人寵溺地揉了揉燕小四的腦袋:「她們眼瞎。」

御劍從幾人頭頂飛過的萬劍宗姐妹聽到這話,險些沒一個踉蹌栽下來!

不接受她們的美意就算了,竟還罵她們眼瞎?

真千金與狐狸精都分不清,到底誰眼瞎?

彩虹的下方聚集了四面八方而來的修士,雖說異象已現,可寶貝到底會從哪兒的地表鑽出來,或者撕裂空間飛出來,誰也無法確定。

目前大家能做的就是等,或者找個地方蹲守,沒準兒自個兒蹲守的地方就是一會兒寶貝出來的地方。

「我們也要在這裏等嗎?」燕小四看向二人。

二人想了想,齊齊點頭。

其實在哪兒都一樣,若這秘境中果真有上古寶物,那麼憑這些人的本事是沒那麼快打敗守護獸的,所以不論寶物是在這裏,還是在別的什麼地方,他們一定都趕得及。

既如此,就不必費力輾轉了,原地養精蓄銳吧。

魔主大人從乾坤戒里拿出一個十分華麗的帳篷,讓燕小四住了進去。

隨後,他又抖出一根大羊腿以及一滿桌子的作料,就地烤了起來。

一旁的人都傻眼了。

確定是來奪寶的么?不知道還當你特么是來度假的呢!

魔主大人何止是烤羊腿,他還烤了一隻山雞,撒上孜然粉與白芝麻、香蔥,肥肉滋滋的,可把眾人饞壞了。

他們之中絕大多數是沒有辟穀的,但十天半個月不吃不喝也不會有事,可不會有事是一回事,被人饞得口水橫流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四周很快響起了一大片吞咽口水的聲音。

燕小四從帳篷里探出一顆小腦袋,見有吃的,眼睛都放綠光了。

她走過來。

魔主大人從乾坤戒里抖出一個小板凳讓她坐下,又在她身後撐了把大陽傘不讓太陽曬到她。

眾人簡直都無語了。

兄嘚,你這是把家給搬來了吧?

其實在魔主大人看來,這種裝備也就供燕小四白天歇個午,真大晚上的就寢就太委屈燕小四了。

燕小四挨着魔主大人坐下。

魔主大人把烤好的羊腿遞給她。

她大快朵頤地吃了起來。

她唇紅齒白,一口咬下去,小腮幫子鼓鼓的,油脂在唇角爆漿溢出來,這下所有人都感覺自己飢腸轆轆了。

聖主困惑地看了眼魔主大人。

他其實也有儲物裝備,但裏頭裝的都是功法、法器和丹藥,沒這麼多世俗所用之物。

在他眼裏,這些都是修行者用不着的東西,可偏偏燕小四就很喜歡。

「你也坐。」燕小四見聖主站着,往一旁挪了挪,把自己的小板凳分出一半給他。

魔主大人一秒從乾坤截里抖出了一個新凳子!

眾人被燕小四饞得不行了,若只是食物的香味倒還沒這麼難受,可燕小四吃得太香了啊,沒見過那麼能吃的,就連某些修士的厭食症都被瞬間治癒了。

只不過,他們總不好意思去找人家要吃的呀,傳出去他們成什麼了?乞丐還是惡霸啊?惡霸倒也沒啥,可霸一塊肉合適嗎?

臉還要不要了?

「這位道友,沒見大家都在專心尋寶嗎?你這麼做不大合適吧?」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修士開口了。

他是最饞的,因為他就坐在燕小四的下風處,那香味直往他鼻子裏灌呀!

燕小四啃肉肉的動作頓了頓。

「你吃,沒事。」魔主大人輕聲說。

「哦。」燕小四繼續埋頭吭哧吭哧。

魔主大人冷笑着看向老修士:「我們做什麼了不大合適?是不讓你們奪寶了,還是殺人放火了?你想吃就直說,何必這麼拐彎抹角的?」

老修士聽前面還有些憤憤不平,可最後一句直把他耳朵都聽豎了:「你、你是要給我分一點嗎?」

魔主大人拿着烤好的山雞走到他面前,勾唇一笑:「當然……不!」

他狠狠地饞了老修士一把,頭也不回地走了。

老修士肺都要氣炸了呀!

「黃口小兒!憑你也想羞辱老夫!欺人太甚!看招!」

老修士亮出法器流星錘,朝魔主大人攻擊了過去。

魔主大人眼皮子都沒抬一下,拂袖一揮,反手打出一道魔氣,將老修士重重地震飛了。

所有人皆是一愣。

那老修士是一名散修,然而卻是境界驚人的散修,不然也不可會膽子單獨行動,他的境界分明在這玄衣少年之上,卻被對方如此輕鬆地打飛了。

這、這也太……

「他是魔族人!」

人群中,不知誰大聲喊了一句。

眾人接二連三地反應過來,方才那股力量着實陌生,可細細一分辨,可不就是魔氣嗎?

「有魔族人混進來了!大家快殺了他!」

眾人一擁而上,將三人團團圍住了。

燕小四放下啃了一半的羊腿,愣愣地看向魔主大人:「小昭哥哥,你是魔族人嗎?」

魔主大人威武霸氣的身軀就是一僵。

當那群人一窩蜂地朝他湧來時,他並沒有絲毫恐懼,大不了就是殺,這些年他經歷的殺戮還少嗎?

然而燕小四一句話,便瞬間讓他的心提了起來。

方才真是大意了,讓人識破了他的魔族身份。

她……是不是也要厭棄他,與他為敵了?

聖主看向燕小四,眸色複雜。

他與魔主本就沒什麼交情,這些人要殺他,他不會多事地幫他。

除非——

聖主的目光投向了身旁的燕小四。

燕小四已經將羊腿放回了烤架上,淡淡地站起身來。

啪!

一塊石頭砸在了魔主大人的肩膀上,他沒有閃躲,就那麼緊張地看着燕小四。

燕小四垂下了眸子。

魔主大人的手中還拿着用棍子穿好的山雞。

他捏著棍子的手緊了緊。

燕小四默默地抽出了腰間的匕首,猛地朝魔主大人射了過來。

魔主大人閉上眼,絲毫沒有閃避。

然而想像中的疼痛沒有傳來,匕首貼着他的耳畔呼嘯而過,撞上了一柄偷襲魔主大人的長劍。

長劍被毀,匕首刺中了偷襲者的胸口。

「啊——」偷襲的修士一聲慘叫,整個人掀飛出去,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魔主大人猛地睜開眼,回頭望了望那名修士,繼而難以置信地看向燕小四。

燕小四莞爾一笑:「你是魔族人,但你也是我的小昭哥哥呀!」

魔主大人的心裏忽然酸酸澀澀的:「你這樣……可就是與所有人為敵了?」

正魔不兩立,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否則也不會有兩條飛升通道了,這本就不是魔修該出現的地方。

燕小四聳了聳肩道:「如果他們今天要對付的人是我,小昭哥哥會拋下我嗎?」

「當然不會。」為了你,我願與天下為敵。

燕小四甜甜一笑:「那我也不會拋棄小昭哥哥!」

魔主大人走上前,輕輕地撫了撫她臉頰:「好。」

聖主淡淡地別過臉去。

雙方正式開戰。

「你沒必要摻和進來的。」魔主大人對正面迎敵的聖主說,「他們都是你同道中人。」

聖主沒說話,只是一劍斬殺了一個偷襲燕小四的散修。

看着一地的鮮血,魔主大人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這傢伙的戾氣幾時變得這麼重了?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

遠在大周的九朝仙君並不知自家寶貝閨女被兩個臭男人拐跑的事,小鐵蛋要大婚了,他帶着俞婉回了大周。

二人如今也是三十多的人了,不過歲月並未在二人身上留下多少痕迹,相反,有了歲月的洗禮,彼此身上都多了一分成熟的韻味。

小鐵蛋今年二十一了。

國君冊封俞邵青為定國公,小鐵蛋如今是定國公世子。

不過,他的身份又不僅僅是國公府世子,他還是國君的外孫,國君在他十歲那年冊封他為南詔小郡王。

同樣被冊封為小郡王的還有他的小弟弟——那個只比燕小四小一歲的狗蛋。

沒錯,當初給燕小四取的小名沒用上,後來他阿娘生了個兒子,小鐵蛋不由分說地送(塞)給他啦!

小鐵蛋娶親的對象的大周九公主。

他與九公主是在大周認識的,那時他還小,住在阿姐與姐夫的少主府,九公主是皇后的養女,皇后待九公主不善,阿姐將她接到府中小住。

他從沒見過那麼漂亮的小姑娘,像一朵明艷的花蕾開在了他幼小的心口。

他是年初正式提出求娶九公主的。

九公主與他同歲,按兩國的說法,這已經是老姑娘了,國君與老夫人一開始都是不同意的。

不僅因為九公主年紀大了,還因為九公主是個寡婦。

而九公主的夫君,是他親手射死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056】大婚(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