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58】大婚(三)

【番外058】大婚(三)

九公主坐在鞦韆架上,一臉生無可戀。

原來他說讓她自己動,真的就是自己動啊,可這要怎麼動啊?

「動……動不了。」

她弱弱地說。

她太纖瘦了,沒那力氣自己把鞦韆給擋起來。

「笨蛋!」小鐵蛋心說,你就不會站起來走幾步,然後猛地坐下去,借力讓鞦韆飛起來么?

他心裡這般碎碎念,人卻是繞到九公主身後,伸出手來「抓緊了。」

「嗯。」九公主抓緊了鞦韆的繩子。

小鐵蛋輕輕一推,將她整個人推了起來。

她飛上了高空,微風拂面,她彷彿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被遺忘的記憶也好似沸騰的水珠在腦海里翻滾了起來。

「我……我想起什麼了……」她緊張地說。

小鐵蛋呼吸一滯,忙將鞦韆停了下來,巴巴兒地看著她「你想起什麼了?」

「鞦韆……少主府的鞦韆。」九公主回憶著說。

小鐵蛋心頭一喜,他倆第一次相遇就是在少主府,確切地說是在皇宮,不過那時他倆都沒顧得上注意彼此,因此小鐵蛋始終認為少主府的鞦韆架旁才是二人的初次。

「除了鞦韆架,還有什麼?」小鐵蛋兩眼放光地問。

九公主仔細想了想「攝政王,王妃,還有燕王。」

小鐵蛋激動不已「還有呢?」

「還有……還有……」九公主努力去回想,「啊,還有你……」

小鐵蛋虎軀一震!

「三個小侄兒。」九公主微笑著說,「小黑蛋,他們現在還那麼黑嗎?」

小侄兒現在還黑不黑的他不清楚,不過他的臉是黑了。

搞了半天,想起來的都是別人,可明明推她盪鞦韆的人是自己啊!

九公主見他一臉失望,慚愧地低下了頭「對不起啊……我……我還是沒記起你來……」

其實她大可撒謊說,她想起這麼一號人了,只是太久遠所以記得不太真切,相信世子爺也套不出什麼破綻,但她沒有這麼做。

她不擅長撒謊。

小鐵蛋深吸一口氣「沒事,我再帶你去一個地方!」

九公主懵懵懂懂地去了。

不去也沒辦法,她打不過他。

這一次,小鐵蛋帶九公主來的是一個屬下的府邸,那個屬下的夫人新誕下麟兒,尚未滿月。

與夫婦二人打過招呼后,小鐵蛋帶著九公主進了屋,來到搖籃前,指著襁褓中熟睡的小嬰孩道「你剛進少主府沒多久,我阿姐就生了孩子,你還有印象嗎?」

九公主先是搖了搖頭,隨後又微微點頭。

「這到底是有還是沒有啊?」小鐵蛋急得直撓頭。

要說攝政王妃產子一事的印象,九公主是有的,卻並不是來自自己的記憶,而是回宮后,宮人不厭其煩一遍遍說給她聽的。

所以,她知道自己曾經見過攝政王家的小姑娘。

小鐵蛋失望一嘆「這都沒想起來嗎?」

九公主盯著襁褓中的小嬰孩,忽然,那嬰孩嚎哭了一嗓子,九公主一個激靈,有什麼衝出了腦海。

「怎麼了?是不是想起來了?」小鐵蛋將她的異樣盡收眼底,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訴她,那會兒阿姐生了孩子,府上下高興壞了,九公主很想去看看小寶寶,可是她不敢,是他拉著她的手去的,還把小四給她抱了。

他至今記得她抱住小四時那副呆愣又緊張的樣子,真是可愛極了。

「我好像……抱了她。」九公主看著自己的手,若有所思地說。

「沒錯沒錯!」小鐵蛋點頭如搗蒜!

「還有呢?」他問,「誰讓你抱的?」

九公主搖頭。

不記得了。

小鐵蛋徹底泄氣了。

少主府的人都回憶起來了,怎麼獨獨就不記得他呢?

他感覺很失敗,同時也很痛心。

他耷拉下英俊的小腦袋,表情有點兒委屈。

九公主看著他這副樣子,心裡忽然有些過意不去,她猶豫了一下,用兩根纖細的手指輕輕地拉了拉他的袖子,說道「對不起啊……」

小鐵蛋重新振作起來,沖她若無其事地笑了笑「沒事!那會兒你還小,才七歲不到,不記得也正常!」

「可我記得他們,就是不記得你了……」九公主低下頭,她自然不是失憶了,她都這麼大了,不記得六七歲的事也是正常的,只是不知怎的,心裡怪難受的。

或許是她習慣了旁人的漠視,覺得自己就該是一個被人忽略與遺忘的人,而如今這種情形反過來了,她就覺得自己太不是東西了。

說白了,她很輕看自己,不認為自己值得被銘記。

小鐵蛋見九公主的情緒又低落下來,以為她又被自己嚇到了,忙撓撓頭道「哎呀,我沒有怪罪你的意思……你別害怕……你肚子餓不餓啊?我請你吃東西,向你賠罪!」

九公主沒說餓不餓,小鐵蛋依舊帶她去了。

去的是那家百年老字號的小鋪兒。

「我跟你說,這裡的浮元子是祖傳手藝,可好吃了!國君帶我吃過一次,之後我每個月都來!」小鐵蛋與九公主坐在一個安靜的角落,這會兒已過了用飯的時辰,人不多,他要了兩大碗浮元子。

九公主吃了一口「這不就是……湯圓嗎?」

「也是!但口感更細膩一些。」

「嗯。」九公主深以為然,京城的湯圓吃起來更勁道、更彈牙一些,還有淡淡的顆粒感,她很喜歡,這裡的浮元子卻細膩得入口即化,而且太甜了,其實她是有些吃不慣的。

「不好吃嗎?」小鐵蛋問。

「太甜了。」九公主說。

「你們女孩子不都愛吃甜的嗎?」小鐵蛋不解地問。

九公主微微搖頭「嬤嬤不讓吃太甜的,說會胖。」

「那你嘗嘗他們的酥肉!也很不錯的!」小鐵蛋讓人上了一盤剁椒酥肉。

九公主沒動筷子。

「你不愛吃酥肉啊?」小鐵蛋問。

九公主看著盤子里的辣椒,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道「辣,會長面皰。」

有一次她貪吃辣椒,長了兩個小面皰,被嬤嬤訓斥了好久。

嬤嬤說,皇家公主,儀容不可廢。

小鐵蛋眨巴著眸子看向她「你怕長那個啊?」

九公主垂下眸子「難看。」

小鐵蛋忽然就笑了「我不嫌你難看!」

說罷,果斷給她夾了一塊酥肉,「吃吧!」

九公主咬唇,在小鐵蛋鼓勵的注視下,把碗里的酥肉吃了。

小鐵蛋道「還有浮元子,你別怕胖!我就愛胖姑娘!」

九公主一愣。

小鐵蛋看著她目前十分單薄的身形,咽了咽口水,說「呃……我是說……你瘦了,我就喜歡瘦子,你胖了,我就喜歡胖子!」

九公主默不作聲地吃了起來。

小鐵蛋又差人去附近買了幾樣上好的點心與菜肴。

這家店主打浮元子,連酥肉都是最近才開始賣的,小鐵蛋讓人買過來的菜肴里有一道東坡肉,肥瘦相宜,軟糯細膩,咸甜適中,九公主吃得有些停不下來。

小鐵蛋沒吃多少,所謂秀色可餐,他看她吃就已經很滿足了。

「你……幹嘛老看著我?是不是我吃太多了?」九公主甫一抬頭,見小鐵蛋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當下便有些緊張。

小鐵蛋忙擺手「不是不是,你別誤會!」

說好的霸道世子人設,在發現九公主膽子這麼小后,已經一秒變小奶犬了。

「咳。」小鐵蛋清了清嗓子,「我就是想問你,你恨我嗎?」

九公主沒直接回答他的話,而是頓了頓,說道「其實,如果你是為了賠給我一個夫君才娶我,沒必要的,我不喜歡他。」

「嗯?」這話把小鐵蛋說興奮了,「啥……啥叫不喜歡他?你為何不喜歡他?」

九公主看了他一眼,小聲道「他和你一樣丑。」

小鐵蛋「……?!」

我特么……是該喜還是該悲啊?

九公主噗嗤一聲笑了「逗你的。」

這一下一上的,小鐵蛋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被嚇停了哇。

九公主放下筷子,苦笑了一聲,壯膽望進小鐵蛋的眸子「我不喜歡他,我也不喜歡嫁去匈奴,大婚的第一晚他就開始帶著我逃亡了,他外公企圖砍掉我的手指,用以威脅大周的將士,他沒這麼做,你們都認為我應該感激他,但我感激不了,他如果真的希望我置身事外,從一開始就不該帶上我。

我努力裝得很乖,就像這些年我在皇宮一樣乖,這樣他就不忍心對我下手,他並不是真的不忍心,只是認為還沒到不可挽回的地步,真到了那一步,他會毫不猶豫地砍下我的手指。」

小鐵蛋聽得一顆心都揪起來了。

沒人知道她經歷了什麼。

沒人知道她的害怕,也沒人體會她的絕望。

甚至在事後,她還必須為那個「曾經從外公手中護住了她」的混蛋守節三年。

她是帶著怎樣的心情為他守節的?

小鐵蛋這會兒只恨自己射得太快太准了,不該一箭射死那混蛋的,該把他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九公主道「我很感激你把我從泥潭裡救了出來,所以你真的不欠我什麼,反倒是我欠了你……你沒必要把自己賠給我……」

「那就把你賠給我。」小鐵蛋打斷她的話。

「什麼?」九公主又是一愣。

小鐵蛋正色道「你不是說你欠了我嗎?那你準備拿什麼報答我?」

「我……」

小鐵蛋哼道「無以為報吧?以身相許會不會?」

九公主捏了捏帕子,撇過臉,道「以你的條件,可以娶一個更好的公主。」

小鐵蛋握住她的手,定定地看著她不願轉過來的側臉,一字一頓說「我不是喜歡公主,只是我喜歡的人,恰巧是個公主。」

九公主的手心都在冒汗。

小鐵蛋目光堅定「你在他面前的乖是裝的,在我面前的膽小的也裝的吧?你一點也不怕我,你只是想要試探我。」

九公主被他的那一側臉頰如同火燒一般「我那會兒又不知道你我是舊識。」

「那你現在知道了?」小鐵蛋緊緊地抓住她的手問。

九公主咬唇不語。

「我送你回去。」小鐵蛋站起身。

「回……哪裡?」九公主轉過了臉來,仰頭望著他。

小鐵蛋道「馬車啊,迎親的隊伍就要進帝都了,可不能誤了及時,怎麼?你以為本世子要把你送回大周嗎?」

九公主低下頭沒說話。

小鐵蛋將人送到了隊伍紮營的地方「去吧。」

九公主抽回了被他牽著的小手,悶頭往馬車上走。

小鐵蛋定定地看著她遠去的背影,期盼她能回頭看他一次,然而令他失望了,她就那麼走到了馬車前。

他垂眸,用腳踢了踢路邊的小石子。

忽然,九公主的身影折了回來,如一隻輕盈的飛燕,提著裙裾朝他奔來,在他愕然的注視下,飛快地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小鐵蛋整個人都驚呆了!

九公主紅著臉往回跑,跑了沒幾步又倏然轉過身來,目光盈盈地看著他「雖然,不記得小時候的事了,但三年前你騎著高頭駿馬出現在我面前的一霎,我就知道,我的英雄來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058】大婚(三)

%